第496章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第一更求月票!)

    “不了,我刚吃完早饭,早上吃甜品不太好,容易导致神经性低血糖。”温一诺笑眯眯地科普了一把。
    唐小姐:“……”
    她若无其事点点头,“是吗?不过我一直习惯早晨吃一碗燕窝,养颜又养胃,而且我本来就低血糖,所以不怕的。”
    温一诺:好吧,你高兴就好。
    她没有再接这个话茬,直截了当地说:“唐小姐,我昨天跟方太太谈话,她提到几件跟您有关的事,您能不能解释一下?或者澄清一下?”
    “什么事?我跟那个女人没有交集,我不知道她能说什么话。”唐小姐狐疑问道。
    温一诺清了清嗓子,说:“第一,方太太说,她曾经让私人侦探跟踪您,可是有一天,她发现您明明在市区商场里逛街,可是一转眼,您就站在她面前,就是她家前面的草坪上。您同时出现在两个相隔二十多公里的地方,请问您是怎么做到的?”
    “第二,半年前,方太太半夜去来你家找她先生,结果在你家门口的草坪上,看见很多人在开party,然后突然灯熄了,人全不见了,她亲眼看见虞先生从你家里出来。请问半夜三更,你家从哪里请来的人开party?”
    “第三,开party事件过去之后,第二天方太太出去买菜的时候,正好看见你在马路边缘,她一怒之下,开车撞你,把你撞倒在地,还看见你的耳朵和嘴里都流血了,她很害怕,当时马上就跑了。她明明听见有警车和救护车的声音,以为你被人送医院了。可是第二天,又看见你完好无损的在小区里散步。——请问你是怎么做到这么快痊愈的?”
    温一诺问这三个问题的时候,很有技巧。
    她都是用先入为主的方法,让人觉得这三件事都是真的,她需要的只是唐小姐对这些看似不可能事件的解释。
    不过唐小姐愣了一下,直接反问说:“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方太太是不是得了癔症?”
    “癔症?”温一诺没料到这个回答,蹙眉沉吟,“你是说那都是她的幻觉?”
    “当然是幻觉。”唐小姐斩钉截铁地说,“我怎么可能同时出现在两个相隔几十公里的地方?我更不可能半夜三更在门前草坪开party,就算我愿意开,也没有朋友会来啊……当然,她用车撞我就更是她臆想出来的。如果我真的被撞得那么严重,怎么可能第二天就完好无损地在小区里散步?”
    温一诺眉头皱得更紧。
    不知怎么搞的,她知道唐小姐说得更有道理,可是她还是挺相信方太太的话的。
    她琢磨了一会儿,觉得这三件事都是方太太和唐小姐两个人各执一词,她得想个法子验证一下谁真谁假。
    不过现在没法做,她就转移了话题,说:“好吧,那三件事暂且存疑。我另外还有一个问题,昨天我看了你和汪道士、全道士谈话的视频,觉得有些矛盾的地方,希望你能澄清一下。”
    “矛盾的地方?”唐小姐警惕起来,她两手交握,搁在并起的双腿上,坐得很直,似乎有些紧张。
    温一诺微微一笑,声音柔和了一些,淡声说:“我记得您曾经对我们这次比赛的筹备委员会说过,说虞先生对您母亲始乱终弃,害了她的性命,您要报仇,但是因为过去了二十多年,什么证据都没有了,您没办法诉诸法律,只好求到我们这里,要求我们让虞先生‘罪有应得’。”
    唐小姐点了点头,没有否认:“对,我是说过。”
    “可是昨天的视频上,您又说是因为虞先生跟您母亲激烈争执,将她推倒在地,然后因为无人在家,您母亲哮喘发作,没有得到及时救治,才死在自己家里。”
    温一诺将昨天看见的视频重播甚至从手机上的道门APP里调了出来,播放给唐小姐看,继续追问:“所以从您的叙述来看,虞先生最多有道德上的问题,至于违法犯罪害您母亲的性命,根本谈不上。而且真实情况是这样的话,根本谈不上什么证据,也不需要证据。”
    “因为您的回忆已经明明白白洗清了虞先生的嫌疑,请问您找我们道门是真的要让虞先生‘罪有应得’吗?您到底要做什么?”
    唐小姐有些不自在地垂下头,露出天鹅一样的白玉颈项。
    她看着地面上繁花似锦的地毯,声音渐渐冰冷,还是那句话软硬兼施:“……这是你们道门的问题。你们既然接了我的委托,就要按照我的委托去做。”
    可惜这一次她面对的不是汪道士和全道士,而是温一诺。
    温一诺微微笑着说:“是吗?可是我不这样认为。法律文件还有个权利和义务相符合的条款呢,并不是我们接了你的委托,就一定要按照你的委托去做。”
    “我相信筹备委员会跟你签委托协议的时候,肯定有一定的免责条款。比如说,如果你提供的情况有问题,委托也可以作废的。”
    温一诺反将一军,唐小姐终于开始正视她了。
    她缓缓抬眸,从上到下打量着温一诺,闭了闭眼,说:“……其实我母亲去世那一段,是我自己后来推测的。”
    “自己推测?包括哮喘发作吗?”
    唐小姐有些尴尬:“我那时候还小,是我母亲的闺蜜后来跟我说的,她说是我母亲的前男友来找她,两人争执之后,我母亲哮喘发作,没人在场帮她,她才窒息而死。”
    “你母亲的闺蜜?”
    “嗯,她前些年也去世了。我可以把她家的地址给你。”唐小姐说着站起来,想上楼去拿自己的包。
    温一诺忙摆了摆手,“不用了,既然去世了,那就是死无对证,找她家人有什么用呢?”
    “死无对证?!”唐小姐像是被伤害到了,态度生硬起来:“温天师,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还是不相信我?”
    温一诺眨了眨眼,“我没有不相信你。”
    唐小姐松了一口气。
    温一诺紧接着说:“可是我也没有相信你。”
    唐小姐:“……”
    她眯起双眸,“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接你们任何一方的委托,作为参赛者,我的目标是找出这件事的真相。”
    “什么真相?虞先生如何害死我母亲的真相吗?”唐小姐眼前一亮,脸上的神情又热切期待起来。
    温一诺只想翻白眼,她现在觉得,方太太比唐小姐还靠谱一点……
    难道是因为方太太年纪比较大,唐小姐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不,唐小姐,我只是想知道,既然在你心里,虞先生是害死你母亲的凶手,你为什么还要跟他在一起?做他的情妇?你告诉我,你这么做的,真是要舍身饲虎,为你母亲的死寻找证据吗?”
    唐小姐的瞳孔猛地缩了起来,但很快又恢复正常。
    她缓缓架起腿,换了个姿势坐着,慢慢抬起自己的一只手,垂眸审视自己手上新做的指甲,嗤地笑了一声,“我做虞文康的情妇?哪个神经病跟你说的?方青华那个疯子吗?”
    温一诺:“……”
    她温和但坚定地摇了摇头,“唐小姐,请不要侮辱方太太的人格。至少方太太说话有条有理,有根有据,逻辑通顺,证据链完整,疯子是做不出来这些事的。”
    唐小姐大怒,唰地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看来你们已经站在方青华和虞文康那边了?那还来找我做什么?!你们是不是应该给我从那边出去!”
    这是想赶他们走了。
    温一诺不紧不慢地朝唐小姐压了压手,“唐小姐稍安勿躁,我们是来谈事实,准备解决问题的,不是来站队的。”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有事说事不好吗?干嘛动不动就跟幼儿园小孩子一样画个圈,你跟她玩,我就不跟你玩?”
    唐小姐握着拳头,全身都在颤抖。
    她昂着头,闭着眼睛,鼻翼微微翕动,过了一会儿,才让自己平静下来。
    她颓然坐回沙发上,用手捧住脸,哽咽着说:“……我只想为我母亲讨回公道,为什么就这么难呢?”
    温一诺看她伤心的样子不像做假,对她又有点同情了。
    她静静地等她哭完,才递过去一张纸巾,说:“唐小姐,如果您怀疑您母亲的死亡另有原因,我们才有理由帮您。如果只是哮喘发作无人救助,这个真的不能把虞先生怎么样。”
    “我们可以帮您在道德谴责他,在网络上网暴他,给他公司领导写匿名举报信,把他搞臭,这也算是‘罪有应得’了吧。”
    温一诺的这个建议一出,看直播的观众都笑歪了嘴。
    【直播观众A】:“神特么道德上谴责他!”
    【直播观众B】:“来啊一起网暴啊谁怕谁!”
    【直播观众C】:“更搞笑是‘搞臭’这个词,简直是古典得不能再古典!噗哈哈哈哈……”
    ……
    温一诺看不见这些弹幕和留言,但是唐小姐错愕的神情还是让她笑出了声。
    “怎么了?难道这样还不够吗?”温一诺循循善诱。
    唐小姐两手拧成一团,显示她纠结的内心。
    她想了好半天,才迟疑着说:“您的意思是,我母亲的死,可能不是因为哮喘?”
    温一诺忙摆手:“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你母亲到底是怎么死的,医院有证明,你……”
    唐小姐这时突然说:“没有,我母亲的死,医院没有医学证明。”
    温一诺:“……”
    “没有医院证明?那怎么能证明她去世了?”温一诺更加迷惑。
    “不,我的意思是,她送到医院,已经死亡,医院的死亡证明上,只说她是窒息而死,但是有没有外力,他们不知道。这要验尸报告才能给出这样的结论,但是我母亲没有被验尸,直接火化了。”
    “不过我母亲有哮喘这件事,也是听我母亲的闺蜜说的,但我母亲确实有看医生的病历,上面有哮喘的历史,还有处方药。”
    温一诺要想一想,才明白唐小姐曲里拐弯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你母亲确实有哮喘,而且你母亲也死于窒息,但是不是由哮喘引起的窒息,并没有医生证明,是这个意思吗?”
    唐小姐意外地挑了挑眉,“……温天师很会归纳总结,也很有逻辑,没想到道门里还有温天师这样的学霸高手……”
    温一诺:“……”
    虽然她学习成绩是不错,可这跟她的道门资质有什么关系?
    她的道门资质比学习成绩要厉害得多好不好!
    温一诺腹诽着,面上还是带着谦虚的微笑,淡淡地说:“唐小姐过奖,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确实还是可以试试一下追本溯源的。”
    “追本溯源?”唐小姐眼睛睁得更大了,“什么意思?”
    “您的委托是汪道友和全道友接的,我相信他们应该已经在着手做这件事了。”温一诺卖了个关子,没有完全说出来。
    而且这个委托确实是汪道士和全道士的任务,她也不方便插手太多。
    她今天这段视频,应该能帮汪道士和全道士的忙。
    他们会知道往哪个方向去“追本溯源”,才能接近事实真相。
    温一诺站了起来,“谢谢唐小姐您的合作,如果我们还有问题,能再找您吗?”
    “当然可以。只要是能完成我的委托,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唐小姐送她和主持人一起出门。
    温一诺笑而不语。
    从唐小姐的大宅离开,温一诺没有回何之初的那栋房子,而是跟着主持人去了另外三个参赛选手住的房子。
    诸葛先生关在房子里,据说已经有了眉目,开始做策划了。
    汪道士和全道士刚刚看完温一诺在唐小姐家的谈话,确实也受到很大启发。
    汪道士兴奋地说:“追本溯源!对啊!我们应该做追本溯源!”
    全道士有些不好意思,对温一诺说:“温道友,这是您想出来的法子,我们……我们……”
    “没事,追本溯源是道门手段,又不是我独创的。我只是提了一嘴而已,你们不用顾忌我,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温一诺笑眯眯地说。
    她对汪道士和全道士印象很好,也不介意帮他们一把,好抗衡诸葛先生。
    至于她自己,她觉得自己已经站在更高的位置上,看见的是更完整的风景。
    就像拼图一样,她已经拼好了两块图,就等着第三块图了。
    汪道士和全道士去他们的小书房开始做“追本溯源”准备的时候,温一诺找到主持人,说:“我能找那位虞先生说说话吗?”
    方太太和唐小姐是委托人,她们有义务接受参赛者的问话。
    但是虞先生不同,他们甚至不晓得这个男人知不知道他身边的两个女人,正因为他,而展开一场道门大战!
    ※※※※※※※※※
    这是第一更,今天是六月最后一天了,亲们的月票赶紧投了吧!
    第二更晚上七点。
    月票和推荐票还有吗?没有的话,就把下个月的月票投给如果吧!
    群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