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 他叫我来,我就来了……

    下午一点半,会议继续,实习招聘考核也继续。
    会客室中,周成龙看着手中的面试题,感觉后脑勺的头发又掉了不少。
    按照流程,他将提出三到五个技术性问题,考察面试者的专业水平。
    这便是面试单P。
    之后,给出一个虚拟的项目,让几位面试者协作讨论,考察其表达和团队协作能力。
    这便是传说中的……
    群P了。
    当然,今天就两个人,群P就P不起来了。
    该P的都P过后,由身边的梁钰提一些人资相关的问题,考察工作稳定性、思想政治、性格等方面内容。
    “哎,怎么就到这一步呢……”周成龙揉着后脑勺叹道,“梁姐,我这里准备好了,硬着头皮来吧。”
    事情就是这样,本来应该是李峥硬着头皮来的,结果周成龙不得不头铁了。
    “好。”梁钰最后提点到,“如果前两个问题他回答不上来,后面的问题适当放低些难度,别太打击他们,毕竟人家几年后,搞不好真的是我们系统的人才。”
    “嗯。”周成龙点了点刚打印出来的题目,“10道题,难度我已经分过级了,保证跟视力测试一样动态调整。”
    “还好有你,换个人我都兜不住了。”梁钰一笑,这便冲门口说道,“李峥,请进。”
    门被瞬间推开,而后合上。
    李峥颔首行礼过后,稳稳地坐在了对面的椅子上。
    双手平铺,目光如炬,不怒自威。
    假如这真的是一场航天乐园一日游。
    那么它也许迎来了史上最认真硬核的玩家。
    这也导致,其他玩家的体验直线下降。
    至少周成龙和梁钰面对这种游玩态度,手心已经开始冒汗了。
    “那个,李峥,轻松一点。”梁钰干咳了一声,低头翻着简历说道,“自我介绍就免了,先简单说说为什么要来应聘吧。”
    李峥这便点了点头,毫不迟疑开口。
    “一是为了学习,工程学是我的短板,也是从研究问题通向解决问题的必经之路。”
    “二是为了航天,我亲眼目睹了黄二的发射失利,当时就下定决心,将自己未来一年的心力献给航天,我的微薄之力对一院来说也许轻到连一滴水都算不上,但我仍坚持己愿,抱歉给两位老师添麻烦了。”
    “三是为了逾静,她本身的才华几倍于我,但却是一个有绝望倾向的人,明明醉心于航天,却又因天文尺度与人类的渺小而绝望。黄二的失利会让这种绝望加深,而我想证明一个更光明的未来,与她一同看到更耀眼的终点。”
    直到李峥说完七八秒后,周成龙和梁钰才意识到他回答完了。
    一、二两点好说。
    第三点……实在是……
    他们能体会到李峥的用心,甚至能体会到其中的浪漫。
    但……
    真有人拿这里当玩浪漫的地方?
    退一步说,一个人说话的格局是要与他的身份成正比的。
    如果身份与所言的落差太过悬殊,且发言者是一位高中生。
    那么最终的效果就只会导向两个字——
    中二!
    作为周成龙,他一开始是能感受到李峥发言的力量的。
    但回过味来,意识到这个逼只是个高中生后。
    难免又生出了一些“病的不清”的想法。
    旁边的梁钰则是又擦了把汗:“还真是……有决心啊……但是你也知道,是否能成为一院的一员,并不是以决心来衡量的。”
    “当然。”李峥点头道,“如果我未达到实习水平,那留在这里就只能是添乱,现在正是归零最严峻的时刻,工作容不得半点耽误。今天的事,我也再次向周老师道歉,耽误你的时间了。”
    “没有的事。”周成龙笑道,“我也是在为团队考察后备力量,如果真的有高中生能达到我们的考核要求,充实我们的队伍,这正是对工作最大的帮助。”
    笑的同时,他也看出了李峥的决心与想法。
    他确定,李峥是很懂事的,那自己也就不用再当太子陪读那么小心翼翼了。
    此时再面对李峥,他也拿出了正式面试时的严肃态度。
    “李峥,咱们相处的时间也有小半天了,我很理解你的心情,也支持你的态度,但正如你所说,现在工作强度极大,但我们的人力指标和配给资源是有限的,必须把所有资源都用到刀刃上。”
    “因此,这个面试,我不会考虑你高中生的身份,一切将以正规985理工科硕士的标准进行。”
    “倘若你未能通过,也不要气馁。”
    “我相信,未来的某一天,当你经过了本科和研究生学习后,一定能通过考核。”
    “谢谢周老师。”李峥点头应道。
    “好,那我先提一个相对简单的问题。”周成龙放下卷子说道,“简述切应力互等定理,并说明其推导思路。”
    听到这个题目,梁钰是懵的。
    不过她很满意,懵就对了。
    她好歹也是硕士学历,虽然不是物理专业,但至少知道这绝不是高中知识。
    如果李峥只是走关系混过的笔试,这道只有周成龙自己知道,中午才搞出来的概念题,足以让他原形毕露。
    趁着李峥思索的功夫,梁钰已经开始想如何说圆场的话了。
    然而李峥的思索,只是在组织语言罢了。
    他只会跟很熟的人在一起不过脑子说话。
    在这种场合,他必须注重叙述的严谨与简洁。
    外加他早已超脱了“背概念”的初级境界,面对材料力学的基础概念题,拿起来就说反而不太可能,需要脑子里过一遍原理和推导,再用自己的语言表达。
    脑子里整通顺后,他才稳稳开口。
    “在相互垂直的两个平面上,切应力必然成对存在,且数值相等。”
    “两者都垂直于……”
    “……这就是切应力互等原理。”
    “至于这个结论,是由平衡方程推导而来的。”
    “用相邻的两个横基面和两个纵截面……”
    “截出边长分别为dx、dy、δ……微一下子……代入方程……”
    “最终得出τ=τ`。”
    “这个定理还有引申的讨论状态。”
    “如纯剪切状态……”
    “……被称为切应变……”
    “此外,切应力互等定理不仅在……”
    其实,当李峥说到“平衡方程”的时候,周成龙就已经没在听了。
    由于后脊发凉,头皮冒汗,过于震惊,他想听也听不下去了。
    这他妈高中生??
    现在高中生已经这么恐怖了么?
    单拿出这道题,也许不算太难。
    但问题就是,周成龙是随便单拿出来的。
    能如此完满地回答这个概念,也就意味着李峥掌握了整个“基础材料力学”。
    基于此,这个瞬间,他基本已经认定。
    李峥没有作弊。
    是真本事。
    虽然难以理解。
    但这个高中生,配得上他之前说的那些话。
    至于梁钰,从普通懵逼演化成了纯懵逼。
    这种懵上加懵的状态,辅以周成龙紧张的神色,终于让她也意识到……
    一日游,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相反,她自己的状态反而更像是一日游。
    就像是一个老休闲玩家,本来只是想进新手村带带新人,却不巧撞上了满级憋佬。
    梁钰紧闭着嘴,不说话,不敢说话……
    接下来的力学问题与工程热力学问题,李峥同样圆满解答。
    周成龙也正如视力测试一样,试着提升难度,挑战极限,问到了高分子物理。
    结果李峥竟也大差不差地答下来了。
    “非常,非常,非常好……”周成龙惊愕地放下了卷子,“我没什么可问的了,你自己介绍一下专业了解程度吧……”
    “这个……”李峥为难道,“我学的都不太深……非说的话,对化学和机械,也略懂吧。”
    周成龙眼儿一瞪。
    不太深?
    瞧不起我们是吧?
    好好好,化学机械是吧?
    周成龙临场掀开笔记本电脑,从题库里翻了两道题出来。
    “无机材料懂么?”周成龙怒目催问,已经有些失态。
    “略懂。”李峥如实答道。
    “好!请简述弗兰克尔缺陷和肖脱基缺陷。”
    “稍等我想想……这部分晶体内容是好久之前看的了……”李峥揉着头不太肯定地说道,“弗兰克尔缺陷……应该是同时形成等量的空位和间隙原子的缺陷,与之相比,肖脱基缺陷只形成空位而不形成等量的间隙原子。”
    这一次,别说梁钰,周成龙自己都听得一脸懵逼。
    他也只好扫视题库的答案。
    “怎么这些你都知道?”周成龙抱头道,“这不合理啊,你一个高中生学这玩意儿干嘛?”
    “之前搞化学竞赛学的……”
    “化竞?”周成龙呆呆问道,“拿奖了么?”
    “嗯……老师你这么问我不太好意思。”
    “赶紧的,省一?”
    “国金吧……”
    “进集训了?”
    “进了。”
    “国……国家队?”
    “没进。”
    “可算到头儿了……”周成龙揉着胸口道,“那决赛第几啊?”
    “第一。”
    周成龙一口险些喷出来:“集训第几?”
    “第二。”
    “???那没进国家队?”
    “这里故事有点多,要不你上逼呼搜搜吧。”
    “回……回头吧……”周成龙稳了口气,拿起保温杯喝了一口才又问道,“那你不是应该考化学专业么?”
    “更喜欢物理一些。”
    “所以……你这些积累……也是因为物理竞赛?”
    “是了。”
    “那我直接问了……第几……”
    “还是第一……”
    “啊。”周成龙一个仰头倒在椅子上,良久过后才冲梁钰道,“梁姐,你怎么没告诉我……”
    “没写啊……”梁钰也是一脸汗,“物化双省一的遇到过,双金牌的极偶尔也有,可双冠军……”
    “肯定没有……这个肯定没有……”周成龙慌忙合上电脑,“行了,搞错了搞错了,这位是大神……我不问了……”
    “真的只是略懂。”李峥解释道,“您稍微问我一些更深的,实际相关的我就不懂了。”
    “问你那些个就是真的欺负人了,你都没碰过怎么可能知道?”周成龙忽然想起了什么,忙又问道,“林逾静该不会也……”
    李峥木木点了点头。
    “艹啊……”
    之后,待二人梳理好情绪,才敢唤林逾静进来。
    简单客套过后,梁钰尽量沉稳地,提出了相同的问题。
    “那逾静,你先简单说说为什么要来应聘吧。”
    林逾静一懵,指着门外道:“他叫我来,我就来了……”
    周成龙和梁钰同时捂头。
    太尼玛齁了……难受。
    这二位要是真进来了。
    广大单身的同志受得了么?
    之后,周成龙照例提出了几个问题。
    相比于李峥的回答,林逾静明显差了很多。
    不过物理学专业的标准,她当然也是合格了,只是知识不如李峥那么全面。
    因为已经见识到了李峥的恐怖,此时再面对李峥嘴里说的“几倍于他”的林逾静,周成龙反倒完全没有被吓到。
    但仔细想想,这种程度的高中生也绝对是怪物了。
    看着两位老师略显失望的神色,林逾静情知不妙,但也莫得办法,只能叹气了。
    “唔……”林逾静低着头,下意识护住了肩,“看来……李峥表现的很好啊。”
    “好过头了。”周成龙摆手道,“你别灰心,你也没问题,只是李峥把标准提高了,我特意挑的难题,有两道是跨学科的,算超纲了。”
    林逾静眼睛一亮:“就是……我也通过了?”
    “我这关算是通过了。”周成龙靠在椅背上叹道,“你俩这是准备了多久啊,整个高中都在整这个吧?”
    “嗯……确实很多内容跟物理竞赛有重合……”林逾静喃喃道,“不过真的准备应聘,大概只有三个星期……很多教材都来不及看,只能当研究生考试突击了……”
    “三个星期?”周成龙重又瞪着眼睛直起了身,“这么说……是黄二失利的时候才决定来的?……等等,沈老师那几天都住在发射场没回家,原来如此……”
    林逾静有些颓丧地点了点头。
    “我……我答的不好……好丢人,可别告诉她。”
    “不不不!”周成龙愤而起身,“你的表现非常优异,完全没有给沈老师丢人,至少比我当年要好了……不是你的问题,是李峥那小子太他妈过分了。”
    “是吧!”林逾静猛一抬头,委屈得想哭,“一天啃好几本教材……这谁比得过啊!”
    “别哭别哭……”周成龙忙安慰道,“逾静你放心,咱们一院一部都是沈老师的徒弟,那小子要是敢欺负你,师兄们帮你干死他!”
    “唔!”
    “成龙……”梁钰咽了口吐沫劝道,“别太激动……”
    “梁姐……这没办法不激动啊……”周成龙说着便把电脑抱在了胸前,瞪着眼睛指向门外,“就他们这个学习能力,几个月就能出师,现在这种时候能来两个不占编制的大神帮忙,陈主任知道了还不得亲自跑过来了。”
    “等等……咱们……玩真的啊……”梁钰又咽了口吐沫,“这……高中生……流程不好走啊。”
    “放心,他俩绝对根正苗红。”周成龙这便起身朝外奔去,“梁姐你先照顾一下,我这就找主任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