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七章 天塌下来高个子顶着

    不能逃,不能躲,眼看上面吊着的钢板就要落下来,这个时候,该怎么办?
    在这一瞬间,秦振华就看到了那个刚刚焊接起来的钢板,两块钢板,各是一米见方的,中间的缝隙焊接起来,那就是两米长的了。
    在焊接的时候,旁边是有支架的,把两块钢板对接在一起,竖着放起来。
    如果是平时的钢板焊接,那是把钢板平铺在地面上,直接焊接,毕竟,这种钢板是很重的,但是现在,这种钢板两边的强度不同,材料不同,是在两边同时焊接的,既然两面同时焊,那就不可能是平铺的,只能是竖立起来。
    现在,秦振华的目光望过去,卢峰的目光也望了过去,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要干什么,然后,两人几乎是一起冲过去的。
    两块钢板焊接起来,就有两米高了,现在,两人冲过去了之后,一人靠着钢板的一边,然后,两人都伸开胳膊,将这一米宽的钢板,用力地扶住!
    此时,两人的身体,紧紧地贴着钢板,两人的胳膊,用力地扶住钢板,两人的腿,都扎成马步,这一刻,两人的胳膊,都用尽了全力,来吧,来啊,不成功,便成仁!
    头顶上下来的如果是碎块,两人也不敢这么做,现在,头顶上下来的是一整块的钢板,这块钢板的面积是很大的,现在,两人把这块焊接起来的钢板固定起来,这样,当头顶上的整块的钢板砸下来的时候,正好用手里的这块焊接钢板顶着。
    这叫什么?天塌下来,由个子高的顶着!只要这块钢板在这个过程中,能承受住压力就行。
    这当然是没问题的,这可是咱们钢铁厂里面最新式的材料!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两人刚刚跑过去,固定住的时候,头顶上的钢板,已经带着迅猛的力道,砸了下来!
    “咣!”头顶上的钢板,砸着下面钢板的边缘,发出来了巨大的声响,这声响如此的清脆,震得耳膜嗡嗡作响,秦振华只感觉到两手虎口发麻,已经被震得要裂开了。
    下面的钢板,稳稳地接受住了考验,虽然上面的力道相当巨大,但是,钢板硬生生地抗住了撞击,两米高的钢板,从中间甚至稍稍地弯曲了一下,但是,依旧稳稳地顶住了,没有被砸垮!
    哪怕就算是带着巨大能量的穿甲弹过来了,也得挡住,更不用说这种普通的撞击了,又是从侧面撞击,用的是钢板自身的受力!
    头顶上落下来的巨大的钢板,被这块竖着的钢板顶住了!此时的秦振华,虽然耳朵里在嗡嗡直响,但是,脑子里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生死只在一瞬间啊,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生死了,每一次,都是这么的千钧一发啊。
    如果头顶上那巨大的钢板,直接砸下来,砸到两个人的身体上,那两人,全部都要被拍成肉饼的,没错,两人原本是三维结构,这一拍,就会拍成一个二维平面了,做成标本,倒是可以给医学院送过去,秦振华在这个时候,还有些闲暇能开个玩笑。
    就在刚刚要松一口气的时候,头顶上那块钢板已经开始偏了。
    毕竟只有一个支点,当钢板撞击下来,反弹上去,再落下来的时候,头顶上这块巨大的钢板,就如同是跷跷板一样,开始倾斜了!
    刚刚倾斜的时候,速度相当慢,但是,那趋势还是能够看到的,这钢板,向着卢峰那边的方向滑落!
    “卢师傅,快过来!”秦振华大声地喊道,他喊着卢峰,想要让卢峰过来。
    而此时,卢峰也已经发现了不妙,迅速地动了起来。
    他只要绕过来,绕到秦振华这边来,就不会出事,如果要是没有绕过来,钢板下滑,斜面这边的支点,迟早是要滑下去的,卢峰还是会被钢板砸成肉饼。
    卢峰迅速地向这边跑,秦振华也无力救援,在头顶上的钢板滑过去的时候,他还得继续扶着手里的钢板,保持平衡。
    钢板滑落,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而卢峰,终于在钢板落下去的瞬间,发出了一声惨叫。
    “啊…”
    卢峰的整个身体,已经过来了,此时,只有他的左手,还在奔跑之中,习惯性地来回摆动着,左手刚好和钢板落下去时候的边缘擦过,巨大的力道,拍打到了他的左手上,只听到了骨骼破碎的咔嚓嚓的声音,卢峰惨叫着,一下子跌坐在了地面上。
    “卢师傅,卢师傅。”秦振华大声喊道,此时,他看着卢峰的样子,知道大体无碍,但是,卢峰的左手,已经是一片血肉模糊。
    豆大的汗珠,从卢峰的额头上滑落,在坐倒到地上的时候,卢峰努力忍住了剧烈的疼痛,向着秦振华喊道:“振华,小心!”
    对方一击不成,会不会接着有杀招?要知道,特务的手里,是有枪的!
    而此时,秦振华两眼通红,手里已经抓起来了一把十字改锥。
    没错,这里也没有什么武器装备,虽然工厂的保卫科的库房里,还锁着枪支弹药,但是,那毕竟是来不及取的,秦振华在这一刻,只能是顺手抓起来了改锥,然后,就要冲上去,冲到天车的控制室那边去。
    卢峰的生命没有大碍,但是,被人家这么摆了一道,不把对方干掉,秦振华是绝对不甘心的。
    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当时自己要是在后面下绊子,直接就让对方以为要暴露的话,肯定能当时就进行抓捕的。
    结果,拖到了现在,收网的时候还跑了两个,留下来的这个尾巴,最后差点害了自己!
    秦振华此时的两眼已经变得血红,肾上腺素在急速地分泌着,他的目光变得再次凌厉起来,耳朵也无比的机敏,他再次恢复了曾经在战场上的最佳的状态。
    脚步声,脚步声!有脚步声,正在飞速地过来!
    这该是多么穷凶极恶的悍匪,在这种时候,对方居然依旧不打算逃离,而是打算过来,先杀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