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这个多管闲事的美女竟然是……

    经过大美女的时候,小娇突然停下了脚步,将脑子里的问号化作话语。

    “你究竟怎么看出是我们的?你为什么要多管闲事?”

    大美女沉吟了一下,还是决定告诉这一对苦命的鸳鸯。

    “你们之间的一些小互动出卖了你们。先是你诬陷小春时,眼角却不自觉看向大明。还有,当侯警官说大志是小偷,大家躲开时,你们无意识地肩并肩贴在了一起。”

    “就这样?”

    小娇还是不相信地看着大美女,仿佛要从她的眼睛看到她的心里。

    两人就这样对视着,一旁的侯乐多想此刻和大美女“深情凝望”的是自己。

    “还有就是,我问起老刘丢失多少钱时,大明不自觉地看向了内间的面粉。”

    大美女其实想说的是,无论在人前有多少伪装,但潜意识的事情,可能本人自己都不知道。

    “你到底是谁?”

    “忘了和大家介绍,我是派出所新来的所长——舒快!刚才献丑了!”

    侯乐嘴张得圆圆的,从头到脚都没了知觉,然后手一松,证物就掉到了地上。

    “啪”的声响,让同样惊愕的众人好歹回了魂。

    “快捡起来!没出息。”

    被舒快呵斥了一句,侯乐好不容易把嘴巴合起来,慌慌张张笨手笨脚地从地上捡回证物。

    “是,是,舒所长!”

    这会儿,侯乐虽对凭空出现的大美女有贼心,但都不敢对一出手就震惊四座的舒所长有贼胆了。

    回过神来的小娇释然一笑,就和大明手牵着手跟在侯乐后头。

    “老刘,你是失主,按规矩也要一起来派出所登记录口供,一起走吧。”

    “好的。”

    在气场全开的舒快面前,刚被人揭露了真面目的老刘也只能夹起尾巴做人。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就往派出所走去。

    舒快亲自在审讯室里给老刘他们三人录口供,三下五除二办妥,周毅他们才回到派出所。

    其实侯乐肚子里还有的是疑惑之处,只是在专心工作闪闪发亮的舒快面前,硬是憋住不敢吭声。

    周毅回来,侯乐赶紧蹦跶在他身边。

    “周所长,刚这位美……舒所长来亲自督导,请问这是怎么回事?”

    周毅似乎把侯乐当透明一般,恭敬地上前和舒快握了握手。

    “舒所,刚局里会上宣布的时候我还纳闷怎么不见您,原来您已早早前来指导工作了!感谢您不嫌弃我们庙小,以后所里就仰仗您了!”

    “客气了,周所,其实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只是为人民服务而已。”

    舒快爽朗地笑着,在侯乐眼里,面前的仿佛是个风度翩翩的女大侠。

    “那我先去整理一下,稍晚点再和您交接工作,您先周围看看熟悉一下环境,休息休息!”

    “辛苦了!”

    周毅抱了抱拳,舒快也得体地回了个礼。

    其他民警都对这个新任美女所长相当好奇,但碍于情面也只能四下散去,私下再窃窃私语。

    舒快也不怯生,这里看看,那里摸摸,周围“侦查”起自己的新据点。

    趁此机会,两眼一抹黑的侯乐马上挤到一个正低声讨论得起劲的人堆里。

    “这个新所长什么来头?你们开会听到些什么消息?”

    其他人见是闲人小侯,虽不多想搭理他,但毕竟事情来得太突然,猛料也多,也就破例开心分享了。

    其中,最八卦那个小高话开了头,就没想把话匣关上。

    “今天局里开会时,不突然说了老周身体不适要内退,然后上头要派个新头下来嘛,只说了个名字,也没带个介绍的。然后,还是我机灵,赶紧借口上洗手间,就到外头找师兄打听。”

    大家一听就知道有内幕,赶紧把头凑得更紧一点。

    “然后这个一打听,真让人震惊!我们这个舒所,来头可大了!咳咳——”

    小高装模作样地咳嗽了起来,旁边的小东小西连忙使眼色给侯乐。

    侯乐虽不乐意,但毕竟好奇重于泰山,只好拿小高杯子给他泡了一杯香喷喷的茶。

    小高惬意地呷了一口茶,清清嗓子,继续绘声绘色地说下去。

    “舒所原来是局里刑事大队的,之前破过不少市里的大案。别看人家姑娘家长得又好看又年轻活泼的,对付起坏人来那是一个狠角色!”

    侯乐不觉一阵汗颜,刚才在面包店时自己竟还对人家生出龌龊的想法,还妄想在人家面前表现,真是羞到家了。

    “我还听说……哎呀,说那么多,我肚子都饿了!”

    这时对面的小南小北也给侯乐展现着脸部的丰富表情,侯乐只好神情呆滞地到自己登记台的位置上将私人珍藏零食拿出来,贡献给了全场焦点——说书人小高。

    小高心安理得地将侯乐自己都不舍得吃的宝贝一扫而尽,还打了个饱嗝,才继续下一个话题。

    “原本局里本想提拔另一个派出所的副所长过来我们这里担大旗,谁知这位狠娘子却自动请缨,要到我们所里锻炼锻炼,这不杀鸡却用牛刀嘛!”

    “是呀是呀!”

    一众书迷适时地配合互动,让小高好不得意。

    “中途这二位人选怎么角逐外人不得而知,反正……”

    “反正我来了。”

    不知什么时候,人人热烈讨论的女主角舒大所长竟也凑了一耳朵过来,还笑眯眯地主动将“结果”告诉了他们。

    大家脑内尽都“嗡”的一声,面如蜡像。

    还是嘴皮子没停过的小高反应快。

    “报告舒所,我这边还有件很重要的狗狗丢失案要查,我先去忙了!”

    “报告舒所,我手头也有妯娌因电费分摊不匀打架事情要去做和事佬!”

    “报告舒所,我这也有邻居垃圾过界事件要去调解!”

    ……

    侯乐不由额头三线突显:这些平时不都是自己负责的事情吗?他们都抢去了,自己还能做什么?

    默默无闻毫无贡献的侯乐只好垂头丧气地往自己的地盘一坐,一副被老师罚留堂的学生模样。

    没想到,舒快却跟了过来,脚一踮坐在了登记台上。

    侯乐见新领导竟在旁边“监督”起他的工作,只好装模作样地翻着登记本的纸页。

    舒快也不作声,只静静看着派出所门外,一双大长腿分外惹眼,让侯乐想看又不敢看。

    气氛实在太沉闷了,侯乐忍不住,没话找话再次问出心中尚未解决的疑问。

    “舒所,您初来乍到,请问您是怎么找到面包店来的?”

    舒快将视线从门外收回来,落到侯乐面前的登记本上,用左手食指关节敲了敲打开的本子。

    “你这不在上面写着嘛!”

    侯乐赶紧看向登记本,最新记录那条正是自己出门前快速写下的,时间地点事件什么的都清晰可见。

    敢情还是自己“告诉”舒所长的。

    “那……您是怎么进来的?”

    侯乐明明记得出门后他锁上了派出所的大门。

    舒快低头轻轻一笑,从衣服兜里掏出一根铁丝。

    “这个!懂吗?”

    侯乐看看铁丝,又看看大门,心中不寒而栗。

    如果这个美女是个贼,那真是太恐怖了。

    坏人不可怕,就怕坏人是学霸。

    “待会记得找个锁匠来把门弄一下。”

    舒快对着侯乐嫣然一笑,就往周毅办公室走去,留下仍恍如在梦中的侯乐呆坐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