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闹邪?

    食堂的区域极其宽敞,后厨的方向存了很多食物。

    王光耀热情的招呼起众人,笑道:“各位小哥,相逢就是有缘,这些东西大家想吃啥就吃啥,前提是要自己做。”

    一些女同学顿时欢呼雀跃起来,开始准备食物。

    男同学同样表现的分外兴奋,帮忙的帮忙,下厨的下厨。

    一场晚饭足足准备到了晚上八点钟才正式开始。

    为了方便热闹,几位男同学和老板沟通过后,直接将饭桌摆在了运动场中,举办了一场盛大的篝火晚会。

    酒足饭饱之后,王光耀似乎有些醉醺醺的,在众人的一再追问下,他才一脸苦笑的说道:“厂子死人了,娘的,人要倒霉喝凉水都塞牙,前天突然死了几个保安,其他的人能跑的都跑了,厂子也被封了,说是闹邪,好好的厂子怎么会闹邪?”

    “闹邪?”

    一群同学面面相觑。

    尤其是女同学更是身躯一紧。

    “老板,说说看,实不相瞒,我王大富别的都怕就是不怕闹邪。”

    王大富睁着一双绿豆大小的眼睛,一脸好奇的问道。

    “不错,现在都什么社会了,还有人信这个?”

    “老板,说说看,兴许我们能出谋划策。”

    几个胆大的男同学也都是一脸八卦之色。

    “哎。”

    王光耀叹息一声,道:“说来也气,前几天有人说夜里听到了什么女人的哭声,还说在镜子里看到了一个红衣女子,我的厂子我自己还能不知道吗?怎么会有这些东西?更过分的是,居然有人瞎编乱造,说他回宿舍的时候,不小心跑到了六楼,我们整个宿舍楼一共也才三楼,哪来的六楼?”

    卧槽!

    一群同学全都心中一寒。

    真的还是假的?

    老板这编故事的能力太强了。

    白小飞再次想到了他看到的那个帖子,一脸狐疑。

    “老板,你们厂子不会真有一个叫石头的人吧?”

    “有,老员工了,几天前莫名其妙坠楼了,一下死了四五个。”

    老板一脸愁容。

    “啥石头,小飞你怎么知道厂子里的事?”

    王大富和身边几人一脸好奇的问道。

    其他人也都疑惑的看了过来。

    寻常时候白小飞在他们眼中的形象都是特立独行,我行我素的那种,想不到居然会知道厂子里的情况。

    “我看到了一个帖子,上面写了一些怪事,和老板说的一样。”

    白小飞说道。

    “帖子?”

    老板也是一愣。

    “那个,白小飞、王老板,要不我们还是别谈论这个了。”

    忽然,一个女同学陈燕玲怯生生的道。

    “不错,大家喝酒,继续喝酒。”

    导游秦海也有些冒冷汗,不愿意在深夜讨论这个问题,连忙笑着举杯。

    小保安一脸不屑,“切,怕什么,你看我,我不就好好地,什么闹邪,都是骗银的。”

    “骗人?不知者不畏。”

    忽然,旁边一名男同学冷笑一声。

    众多同学顿时将好奇的目光看了过去。

    “叶凌,你为啥要这样说?”

    王大富好奇问道。

    虽然大家都是同班同学,不过这叶凌的家世好像格外不同,有人曾经见过他与警局的人打过交道。

    他有一位表哥似乎在警局内地位还很不低,连警察局局长都对他那位表哥低头哈腰的。

    所以这也就导致叶凌的身份在校园内变得无比神秘,大半个班级的人都在围着他转。

    白小飞和叶凌在班级里就属于两个极端,一个不受欢迎,一个大受欢迎,偏偏两人又是对头。

    “该知道的你们自然会知道,不该知道的和你们说了也没用。”

    叶凌摇头,很是享受这种被人瞩目的感觉。

    众人听他一说更是百爪挠心。

    白小飞若有所思,看了看叶凌。

    叶凌也是冷冷看了一眼他,露出不屑。

    在大学之内,他和白小飞因为一个职位的问题闹了不愉快,从此之后便一直看白小飞不顺眼。

    “好了,大家继续喝酒吧。”

    李幕说道。

    一群人再次举杯痛饮。

    时值21:53。

    夜空一下子亮了起来,一颗颗璀璨的流星从夜空中一片片的划过。

    众人纷纷震撼的抬起头来,惊呼不已。

    整个高空都被填满了,一片片璀璨刺目,像是无数的烟花一同绽放。

    从西南位置,铺天盖地,冲向东北位置。

    密集的时候,像是一片浩大的银河从空中呼啸而过,白光实在太盛了,将黑夜照耀的像是一片片深邃的黑宝石一样。

    什么叫自身的渺小?

    什么叫天地的伟大?

    这一刻,尽展无疑。

    忽然,白小飞挠了挠后脖子,感觉到一阵阵的酸麻,像是被什么蚊子叮了一样,刚开始是后颈,到后来是后背。

    不过他并没有多在意,立刻取出了手机,对着高空录了起来。

    一场浩大流星雨,千年难得一遇,可以想像明天一早各大头条一定会全部轰动。

    整场流星雨持续了大概三分钟。

    终于,天地渐渐暗淡下去,璀璨的流星雨缓缓消失。

    不过就在这时,更加震撼的一幕出现了。

    刚刚暗淡下去的夜空,忽然变得一片暗红,像是被暗红色的灯火照耀了一样,一轮无比巨大的红月在夜空中缓缓地放大。

    月光如血,大如小山。

    给人一种感觉,像是整个血色的月亮要压到了星球上一样。

    “老天爷啊,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王大富震撼道。

    旁边的老板王光耀也完全蒙了。

    血红色的巨月高高悬挂,带来了一种神秘诡异的氛围。

    好像一刹那岁月倒流,进入到远古的刀耕火种,诸神治天···

    像是无上的主宰即将降临,窥视着大地上的黎民,让人无缘无故产生了一股惊恐。

    这种惊恐完全是没来由的,源自灵魂内心深处的。

    就好像冥冥之中什么古老的禁忌就此降临了一样,刹那,万物失声。

    白小飞的后背痒得更厉害了,酸麻胀痛。

    他单手举着手机,另一只手不断挠着。

    血红色的巨月并没有持续多久。

    大概只有两分钟左右,便再次渐渐朦胧、暗淡、缩小,重新隐入了高空之中。

    夜色再次恢复如常。

    这一次彻底黑了,整个高空只有一颗北极星还在闪烁。

    白小飞痒得厉害,放下了手机,背过身来,道;“大富,帮我看看后背是怎么回事?”

    啪!

    王大富忽然给了自己一巴掌,骂道:“妈的,忘了许愿。”

    他赶紧打开手机电筒照向了白小飞后背。

    “没什么啊,除了几道抓痕,其他都没事。”

    王大富说道。

    白小飞的后背光溜溜的,除了被自己抓的几道印子,其他看不出任何蚊子叮咬的痕迹。

    “算了,好像不痒了。”

    白小飞活动了一下脖子,皱眉道。

    真是奇怪。

    刚刚还痒得要命,转眼间就不痒了,不过好像还有些发烫。

    “咦,你很热吗?”

    王大富显然也觉察到了,啪啪拍了两下,惊奇问道。

    “是有点。”

    白小飞皱眉。

    “不会是被什么毒蚊子咬了吧?你要不回去拿点花露水?”

    王大富问道。

    白小飞想了想,点头道:“也好。”

    他径直起身,向着宿舍走去。

    “那个,小圆,我想去上个厕所,你要一起去吗?”

    陈燕玲忽然脸色一红,在好闺蜜郭小圆的身边低声道。

    一侧的同学赵晓东嘿嘿一笑,把头伸过来,笑道:“美女,要不我陪一起去?”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