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这酒有些不太一样啊

    安妮接着说“就比如说二十级以前法师们都极为喜爱的火球术,我们可以让肉盾去学习适应这个法术,然后打磨出一个类似火球术防御向的技能。”

    武炀突然插嘴“就列如让法师利用火球术去攻击肉盾,然后让肉盾职业者习惯并且通过火球术原理去逆向激发自己的职业潜能。”

    安妮一愣,随即眼中迸发出惊喜“对对对,我们这就是这么想的。”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武炀的头缓缓转向安妮,他很想问问这个女人是不是剽窃了他的创意。

    这明明是武炀在游戏论坛里提出的假设好吧,怎么变成了海辛斯强者们的共同研究了?

    “我……我其实也这么想过。”

    武炀神色怅然,眼中似乎有蛋蛋的忧伤“其实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和肉盾这个职业有缘。所以费心刻苦钻研了一下,果不其然,如今终于要走上这条伟大的道路了。”

    “那太好了,先前我看你拒绝的那么果断,我还以为你没什么兴趣呢。”

    武炀:“……”

    他严重怀疑这个女人是故意的,张雷霆刚刚明明都喊的辣么大声了,59分的肉盾就是他最好的天赋。

    哦,也是。张雷霆没告诉安妮他其他天赋全是负一。

    “安妮老师,校长让你过去开会。”

    远处,一个老师突然跑过来喊道。

    “好。”安妮打了个招呼随即跟武炀说“这事情咱们下次接着讨论,我先去开会了。”

    武炀笑得灿烂,不停的挥手“老师再见,我会去图书馆再多看些资料的。”

    “好,那你加油哦。”安妮似乎笑得更开心了。

    目送着安妮离开,武炀的嘴角微微上扬。

    努力学习的人设在安妮这里可真是好用啊。原本没攻略之前,他一直觉得安妮是个高冷女神形象,自从攻略之后武炀才发现,这完全是个不善交流的傻白甜。

    现在貌似有了现实攻略的机会,武炀想象就觉得兴奋。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搞清楚那个游戏中从未出现过的裂缝是怎么回事。那个高大的绿皮武炀也从未在游戏中见到过。

    应该是完全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怪物……

    对于武炀来说,其实前期在学校里学不到什么有用的知识和技能。那些基础的技能他比老师知道的都清楚。

    关键还是进阶高阶学院之后有些独属于学院派的专属技能可以学习,当然还有攻略各种npc之后能够获得的隐藏福利。

    比如攻略安妮之后的……

    长棍精通,和皮肉抗击打能力的提升。

    虽然后者的提升效果并不明显,但对武炀来说,只要能够带来一丝进步,他都可以为之付出百倍的努力。

    更别说眼下又出现了未知的危机,就更需要他再加倍的努力了。

    测试仍在继续,不出意外的话明天他们就要选择职业进行分班教学了。武炀不在意这些,也没打算贸然出城去探究那道裂缝的真相。

    现在对他而言,迫在眉睫的就是提升实力。

    一路出了学院,大街上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巨大的裂缝和护卫队的倾巢而出让所有人都嗅到了危机。

    武炀停在一家名为夫子肉铺的肉铺前,肉铺老板是个屠夫,挂卖各类生肉熟食兼顾卖酒。肉品自然没有问题,但酿酒技术实在感人。

    可偏偏老板平生最大的心愿是酿出人人爱喝的好酒,整天送酒不说,还要白受客人嘲讽。

    而武炀此行的目的,就是要喝酒,不仅要喝,还要边喝边叫好。

    武炀一进门,便大刀阔斧的找位子坐下,扬手一挥,高声道“老板,拿两壶好酒来。”

    顿时,嘈杂的肉铺突然死寂。

    无数到目光射向武炀。

    一食客调侃道“小兄弟,你怕不是来错地方了。喝酒来这儿……”

    “我说老板啊,这该不会是你自己找的托吧。”又有食客吆喝着。

    老板刀口一垛,扎在肉板上,一脸横肉耸动“放屁,老子什么时候找过托?”

    随即快步走到武炀面前,仔细看了看面相。确认了不是自家什么亲戚之后。才小心翼翼的问道“您要酒?”

    “嗯,听说你们这儿酒水免费,所以特意来尝尝。”

    武炀此话一出众食客顿时了然。

    而老板却浑然不在意这些,他酿酒出来就是想找一个认可,完成自己的一个心愿。

    “好,您稍等。”

    老板二话不说当即扭头拿酒,不一会儿两大坛没过武炀眼线的酒就撂在了桌子上。

    武炀看着放桌子上和自己差不多高的两大坛,不由咽了口口水。

    心道,这……这么大的吗。

    武炀不由想起了自己当初在游戏里足足喝了十五坛才触发隐藏任务的事情。当时还不觉得有什么,一坛酒五秒十五坛也就等个一分多钟而已。

    但现在……

    怕不是要喝死他啊。

    “小鬼,喝啊,这酒他不香吗?”似乎是看见了武炀的犹豫,食客们继续起哄道。

    他奶奶,武炀心一横,喝就喝!

    当场站起身,气势如虹的一把掀开酒封,单手拎……

    没拎起来。

    哼!

    双手抱起酒坛,就往嘴里送。

    正所谓,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武炀口若衔河,酒分两边不停地往下淌,衣服上地上满是酒水的气息。

    “咔啊,痛快!”

    武炀啪的一声,把酒坛往桌子上一拍,气壮如河。周围的眼神中,满是叹服和敬畏。

    武炀刚想拿起第二坛,却直接被老板给按住了。

    “停停停,照你这个喝法,一坛酒进嘴里的能有二两?”老板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但看在武炀喝进去那二两的份上还是没强压着心头的火气。

    武炀面不改色,心里骂道这一坛下去自己命不就没了?

    旋即抱憾道“可能我的喝法过于狂放,还请老板见谅。”

    “对了,今天突然记起家里还有事情,这酒我就下次再来接着喝了。”

    武炀说完,直接往外跑。

    特奶奶的,试过之后武炀发现,就是真照自己刚刚那个喝法,十五坛下去自己也要歇菜不可。十个肝也未必能让武炀这么挥霍。

    “看来这件事要从长计议了。”武炀叹了口气,浑身酒气冲天的味道让他不由皱了皱眉头。

    看来要好好洗个澡……

    武炀突然愣住了,他忽然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不对啊,游戏里貌似自己也没见过什么学生宿舍之类的东西啊。

    自己住哪?

    “嗝~”

    “呕……”

    武炀扶墙半跪在地上,肚子里一阵翻腾。

    这酒劲儿可真是大啊。

    这是武炀心里最后一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