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一诺千金,保以脱身

    秦风站于不远处,带着些许的警惕的看着这个醒过来的冰冻人,心中猜测着,这人为何说的话与自己差不多,而且,冒似有什么心事一般。

    虽说,他对眼前的这个冰冻人很是好奇,想从这人身上挖掘出这被冰冻且还能活下来的秘密,至少,这个秘密是可以换回来高官厚禄的。

    只不过,他心中虽是好奇,但却是不敢走近前去,毕竟,对于一个未知之人,他的戒备之心还是有的。

    话说此时的王咕行,根本不知道自己就是一只待宰的肥羊,随时都有可能被押送至京城去。

    王咕行此刻,正在回想着一些历史上的事件,也未注意不远处的秦风。

    “明末啊明末,我的修仙之途算是断了,唉!”

    王咕行想着明末的一些事件,心中甚是无奈。

    自己已然是借尸还魂来到了这明末的时代,接来下,该如何,他暂时也没个计划,只是感慨着自己的时运不济。

    而接下来要走的路,才是自己需要好好筹划的,是好是坏,也就看自己如何驰骋于这明末了。

    而王咕行,他却是一时未曾想起,他的身体早已不是他原本的身体,而是咕的身体。况且,咕还是来自于仙凡时空的,见识也好,还是他的能力也罢,基本可以在这个明末做主宰了。

    “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啊?是你救的我吗?”

    王咕行出言向着不远处的秦风问道,想以此人打开一个缺口。

    秦风闻言之后,向着王咕行说道:“我叫秦风,是我从高原冰雪之中把你挖出来的,你叫什么名字,何时被这寒冰深埋于这冰雪之中的?”

    “我叫王咕行,至于何时被埋于这冰雪之中,却是忘了,我好多的事情都忘了,秦大哥,你看我如今无户籍,又无路引,不知道你是否能帮上我这个忙,当然,到时我定当以重金相谢。”

    王咕行此时,最怕的就是自己的自由受限,毕竟,明朝时期,没有身份,又无路引,自然也就无法离开。

    但是,他也想着,通过这个叫秦风之人,打探一些事情,顺便弄个身份或路引什么的。

    “王咕行?我虽不知道你为何被冰冻于这寒冰之中,但对于来路不明之人,我身为锦衣卫百户,自然需要查验你的身份,况且,你冰冻于寒冰之中,这实属罕见,此事我需要上报大人的。”

    秦风哪会帮王咕行弄什么身份,更别说路引了,再没有高官厚禄的情况之下,这一切都是不可能实现的。

    “秦大哥,你放心,我知晓你的意思,如果你能帮上我这个忙,你要什么尽管开口,我王咕行定当办到,当然,要是官职什么的,只需要谋划一番,也不无可能。”

    想通此间环节的王咕行,心中思量了一会儿之后,再一次的抛出一些诱饵。

    “我见你身无长物,又如何办到?虽说我秦某人只是一个小小的百户,但也不是贪婪之辈。”

    “秦大哥,你把心放进肚子里,只要你能帮我离开这里,哪怕带着我去到你的家中关押,只要给我一些小小的东西,我立马可以让你挣上千金之数,而且,如秦大哥愿意帮我办理身份和路引之事,别说千金了,就是万金,我王咕行也不在话下。”

    王咕行此时已是有些紧张了,听着这秦风之言,感觉此人不像是个贪财之辈,但自己的自由却是不能被人把控的。

    秦风左看右看,也未瞧出王咕行身上有什么好东西,总觉得眼前的这个王咕行有些说大话,随既问道:“多久能让我秦某人挣上千金之数?我怎么听你这话中之意,好像在欺骗于我呢?”

    虽说,他到也不是做不到王咕行所说的事情,只不过,价码未到罢了。

    他秦风只是一个百户,一年的俸禄以及其他加在一起,总计也就几十两银子;况且,他还是一个属于西北的暗探,又无多少油水可捞,所以,一年下来基本也挣不了多少银钱。

    更何况,他还有家眷要养,上有父母,中有妻子与一个妾室,下有五六个孩子要养,他的所有收入,这些银钱基本算都花在这个家中了。

    而且,此时朝廷政权,又被当朝司礼监秉笔太监魏忠贤给把持着,锦衣卫可谓是被压制得都抬不起头来了,还要时不时的上供,更别说多余的银钱了。

    再者,他秦风此时的家中,说好听一点,是锦衣卫百户之家,但真要论银钱,估计也拿不出多少来了,再加上,他的母亲最近身体有恙,急需一大批的银钱才能医治。

    “秦大哥说笑了,如今的我又何德何能欺骗得了你,我这身子手无缚鸡之力,想骗你一位锦衣卫大人,那我不是在找死吗?秦大哥你放心,只要你给我时间,不出两日,我定当让秦大哥挣上千金之数。”

    王咕行对于自己的小命,此时可是看得很紧的。

    好不容易再活一世,怎么的了也要努力一把,不管如何,这性命再也不想让这老天爷给收了去了,所以,这才不顾一切,抛出千金来引得秦风应承他所说的请求。

    此时,秦风听到此处,心中动容了。

    他自己家中的情况,早已是迫在眉睫了,自己的母亲再要是不急时救治,估计从此以后,将要躺在床上度过余生了。

    他秦风虽不是贪财好色之辈,但就昨日公干回到家中之后,家里的情况,已是让他着急上火了。

    再者,他今日应卯之后,向着他的顶头上司以及同僚门借了一圈银钱,也才借到二两银子不到,心中甚是不得劲。

    而眼下,这个叫王咕行的冰冻人,能在两日之内,能帮他挣到千金,这足以使得他可以解了燃眉之急了。

    好半天之后,秦风犹豫之后下了决心,向着王咕行说道:“好,但你必须跟我到我家中去,要不然,我可不答应。”

    秦风保下这个自己所救的冰冻人,以此换得来两日之后的银钱,给自己母亲治病,这也算是无法中的办法了。

    至少,眼下借不到银钱,只得死马当活马医了,不管如何,只要有一丝机会,总好过没有办法吧。

    王咕行心中大定,向着秦风保证道:“可以,秦大哥你放心,我不会跑的,我无户籍身份,又无路引,想跑也无路可跑,况且,我这身子又羸弱不堪,即使我想跑,也跑不掉的。”

    秦风看了看王咕行,又走近了过去,仔细一通的观察之后,这才打消了他所有的顾虑。

    一个刚从寒冰之中醒过来的人,就如王咕行所说基本如出一辙,羸弱不堪,说不定一阵风都能吹跑了。

    随后,二人又细细相商了一些细节,过后没多久,王咕行被重新关押在铁制箱盒之中。

    是夜,秦风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个死人,面目全非,身高体型与王咕行差不离,同时,又给王咕行带来了一套锦衣卫的服饰过来。

    第二日,秦风来到地牢,打开了那铁制箱盒,向着地牢外喊着冰冻人死了什么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