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崂观海一万个不服加惊愕,可话是师叔祖吕无相亲口说的,不由得他不认。

    他修为虽不高,但早在百年前就已开了灵瞳,一眼便能看出,这少年三花未开、阳火也只是比凡夫俗子略微旺盛一些。

    如此水平,别说是仙苗道种,就是连初阶修炼者的标准都达不到,绝非什么世间罕有的先天才宝之人。

    也正是因此,他才会看不起这个无甚独特的少年。

    如果让他知道,李长年是个连灵根、妙骨这最起码的修行资质都没有的渣渣,不知会不会怀疑道生。

    他有些尴尬地朝这‘被眼瞎师叔祖收为真传弟子、不知修了几世厚福’的少年,做做样子地拱了拱手,压低声道:“恕观海眼拙,还请…小师叔见谅。”

    师叔就师叔,还非得加个小是几个意思。

    李长安也拱手回了一礼,面上学着师父吕老道露出个平淡的、令人一看便觉得索然无味的笑容。

    心底还是有些暗爽的,起码知道自己师父,还是个护短的。

    另外,既然是同门,这崂什子还是‘晚辈’,那衙门奖赏可就好说多了。

    李长安心底盘算起如何搞钱,吕无相则看着小徒弟一副识大体的懂事模样,心里头有点不是滋味。

    十六年了,当年的娃娃,长成了如今的半大小子。

    可是,也到了他师徒二人缘尽分别之时。

    吕无相本性温厚随和,千年道生从没像此时这般争过面儿。

    可他心知,他能为长安做的,已经不多了。

    长安从小到大就想着下山看看外边的世界,可他这个做师父的,竟连这种说起来极小的愿望都没能做到。

    可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长安灵觉中的那缕真识,随时都会苏醒,也随时都有可能脱体而出。

    若不将长安困在青泉山中的阵法内,他怕自己来不及将那缕真识,收入师父留下的[希声珍珑]中。

    而这缕真识,是师父留下来的最后一缕真识了!

    若丢失,师父便再无归期。

    三百多年前,无极仙山悲呼峰尊主,也就是吕无相先师,只身前往荒渡涯镇守魔窟之门。

    这一守,便是两百多年时光。

    十六年前的一个夜晚,正在闭关参悟《无上妙法》的吕无相,突然收到先师殒身前的灯影传信。

    随后,他开启[识神大阵],封禁悲呼峰,悄然离开无极仙山。

    这十六年间,他敛气凝元不露真息,切断了与无极仙山的联系。

    而知晓他行踪的,只有那位大师兄——泰然峰尊主斗元真人。

    先师最后一念的培元时限将至,斗元金仙显化来寻,便是催促他回无极仙山。

    再不回,恐怕就得出大事了!

    还有七日,若七日后,长安灵觉中那缕真识仍无法苏醒,那就…

    一念及此,吕无相微微摇了摇头,又看了李长安一眼,眼神有些不甘、不舍与惋惜,还有一丝思索之意。

    最后七日了,就让他好好陪伴自己的小徒弟,看看这俗世人间,走完此生最后一程吧。

    ………

    正盘算着怎么开口朝大个子师侄崂观海要钱的李长安,突然打了个寒颤,扭头看向师父。

    ‘莫不是被看透了?’李长安心忖,‘师父啊,您老两袖清风仙人作派,可咱俩总得吃饭不是。搞钱这种事情,您不干也别拦着徒儿我啊。’

    随即,他又快速扫了崂观海一眼,心下有了计较。

    这位大叔...大师侄,也是道门中人。敢情,当今的世道,道门中人也是可以当公务员的。

    他身上穿的跟刚刚看到的捕快略有不同,出外勤而不是在衙门坐班,应该是个不大不小的官儿。刷子肯定是有两把的,那么,他都解决不了的妖孽,必非一般妖孽。

    不过,以他前世阅片无数的经验来看,公孙府院内的现场,与其说是妖邪虐杀,倒更像是变态杀人狂刻意营造出来的恐怖效果。

    反正不管是破案还是捉妖,准则只有一个。

    钱,不能少。

    况且,他也不好妄下定论,毕竟妖怪杀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形,他也没见过。

    目前最紧要,收集足够多的有效线索,为坐地起价、哄抬师父除妖收费标准,打好基础。

    那就先盘盘看吧。

    李长安很快有了主意。

    “崂师侄,麻烦问一下,这些被害者尸体怎么现在还陈尸于此处?”

    崂师侄…这叫的还挺顺溜。长都没长齐,倒是很会顺竿上。

    崂观海心底不悦,面上也不好表露,扯着嘴角礼貌而生硬地解释道:“凡邪祟妖物杀人性命,死尸断不可妄动。

    需待解了怨气,方可挪尸。否然,恐会引起诈尸或怨灵流蹿、附他人之身甚至夺舍的乱象。

    观海已在府宅各处布下除怨箓,再过一个多时辰,收箓焚之,便算了结。”

    查案加超渡,这操作可以啊。所以,这也是道门中人能当上公务员的原因吧。

    多门手艺,多口饭吃。无论何时何地何世界,这都是颠扑不破的硬道理。

    李长安琢磨着等此番事了,回山后得好好磨磨师父,教他一些类似的实用型法术。

    “哦!原来如此。崂师侄厉害啊!”李长安不无羡慕地看着崂观海点头叹道。

    崂观海也不知怎么的,被这小家伙奇怪的眼神,盯得莫名其妙有点不自在起来。

    他皮笑肉不笑地摆手道:“哪里哪里,不过是些小术法罢了。”

    李长安还想再问问除怨箓的事儿,吕老道那边开口了。

    “观海,公孙拓尚在那马车上…”

    “哦,”崂观海立马面露愧色,应声道:“这便差人将公孙拓送去衙馆。观海在松涛客栈为师叔祖备了间厢房,不远,出了巷道便是。”

    衙馆是各州县衙专为远程赶来作证、或告状的苦主准备的下塌之所,吕无相师徒二人自然不能住在那儿。

    “如此,”吕老道想了想说道:“暂勿惊扰公孙拓,且让他凝凝灵。你派人守于院外两端,莫让邻人靠近即可。”

    “是。”崂观海一拱手,这便要往外走。

    吕老道又说:“有些许口渴,你与我去那松涛客栈喝口茶先。长安啊…”

    “师父。”

    “你在此处帮着看好除怨箓,莫要被风卷走丢失了。公孙拓若醒,查探他的性灵,看看心神是否有损。”

    “明白了,师父。”

    李长安拱手应罢,吕老道一挥拂尘这就往院门走去。

    崂观海不明所以、心下纳闷,却也不好多说什么,对李长安随便拱了拱手,“有劳。”

    客套一句,人高马大崂观海三两步便追上矮个老道,两人一同出了公孙府院。

    人一走,李长安再次检视[灵能收集器]的数值,便发现又多了3点。

    过半个时辰再检视一次,就能判断出,数值的涨幅是否与那大块头师侄有直接关系了。

    “除怨箓...倒是没听师父提过。”自语了一句,李长安便好奇地研究起帖在院墙四角以及假山、正厅门楹等各处尸首旁的黄色符纸。

    纸上并无太多着墨,只简单地画着一个有些类似¥的符号。

    李长安好笑地摇了摇头,“有钱能使鬼推磨。这术法…还真是很除怨啊。”

    晃悠了一圈,将整座公孙府院里外里走了个遍。

    除了前院与正厅之外,卧房、书房、后院等几处均无死尸,也没有任何打斗过的痕迹。

    结合正厅与前院、假山、厨房门口等17具尸体的造型,以及洒落四处的包袱、行囊等物,李长安初步得出结论。

    “看来,这位公孙老爷当时正在遣散家仆。

    可是,公孙拓说他是戌时,也就是8点左右回府的。为什么到了子时,这些仆人还没走呢?”

    李长安蹲在正厅与假山之间的廊道上,仔细观察试图还原当时的作案场景。

    公孙仰的躯干,就在李长安蹲着的廊道上,左侧心脏处被切开,一眼就能分辨出是极其锋利的刀或匕首造成的切口;

    四条断肢切口整齐、光滑,被很随意地抛在厅内与假山左右两边;

    脑袋在正厅门槛左侧,黑洞洞的眼眶里空无一物,满脸是血。

    “胸骨显然是被钝器砸断裂的,这手法,怎么看都像是人为啊。

    放着好好的妖法不用,拿刀舞剑干嘛?…啊,我知道了。

    这妖会武功!”

    李长安喃喃自语着,将白布盖回去。走到门廊另一边,掀开盖着公孙夫人的白布。

    “非礼勿视,有怪莫怪,老夫人见谅啊。”

    念了一句后,李长安小心翼翼地查看起公孙夫人被开了膛、长达将近20厘米的切口。

    “什么鬼啊,学开膛手杰克吗?”

    “致命伤在哪里?活人不可能就那样直挺挺的等着被开膛…”

    公孙夫人的尸体咽喉处没有伤痕,心脏也在,检查了一下后脑勺以及几个要害处,均无伤痕。

    所以……

    不好直接上手,李长安便趴在一旁的地面上,从侧面细看那往外翻卷已经呈萎缩状的皮肉。

    这一看,竟是有了重大发现。

    “开膛不过是为了掩盖公孙夫人的腹部多处中刀,所以,这一定是人为的!”

    若是妖,没必要干这种多此一举的事。直接用留着长指甲的手,掏心挖肝吃了完事。

    只有想将这命案栽到妖怪头上的凶手,才会在捅了那么多刀后怕被看出来。索性开膛破肚,制造假象。

    这就有点想当然了。仵作也不是吃干饭的,这点还是能验出来的吧。

    “看来,行凶者,武力值不低,智商却是堪忧啊。

    不对,这么想也不对。现在所有人都认为公孙家上下十九口被屠,乃是妖物所为。

    是我太主观了,不能再用以前的思维方式,来衡量这个世界的人。”

    盖回白布,起身,四下里扫视一圈后,李长安这才反应过来。

    偌大的公孙府,除了盖着白布、肢离破碎的尸首之外,就只剩下他一个活人了。

    陡然间,空无一人的院内,一阵微风掠过。

    李长安打了个喷嚏,突然觉得背后发凉,心底有一种不祥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