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你好香啊!

    在几次上下楼实验后,陈晨心满意足的回了家,他确确实实体力有了明显的增强,直白的说就是从以前他只能收拾两个小学生的样子变成了可以收拾两个中学生了,简直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以后谁再说洗髓丹是假的看我一拳头不捶过去的。”

    没错,他陈晨现在已经成为洗髓丹的忠实客户了,只不过可惜的是洗髓丹一颗有效,所以他不用再买了。

    冲洗了一下躺在床上,陈晨很快就睡觉了,完全没有因为聊天群的存在而耽误他的生物钟,只是到了半夜的时候,他很反常的起夜了,也就是上厕所。

    只是在离开房间的时候他突然有点凉,不过也没放在心上,以为空调开的太低的缘故呢,就迷糊着眼睛的继续去厕所了。

    但是在他迷迷糊糊的上完厕所关好门正要回屋的时候,背后突然一阵锣鼓声骤然响起,“叮铛咚”的声音让陈晨睡意直接灰飞烟灭了。

    而紧接着就是一道吊着嗓子的女生如唱戏一般幽怨的说道:“官人,奴家来了(liao)。”

    陈晨扭头一看,真的吓的跳了起来,然后很诚实的脱口而出就是一句“卧槽,好丑的一张脸啊。”

    顿时场面就有些尴尬了,陈晨这时候也没细想为什么他家里会出来这么多的人。而紧接着那位丑女旁边的丫鬟打扮的小姑娘面带怒意很气愤的开口了,道:“小姐,你看你看,这人就是个负心汉。小翠我之前和你都说了你还不信,现在怎么样,和小翠我说的可有何不同?”

    陈晨听着这对话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不过也察觉出问题来了,眼睛却是扫荡了一下周围,发现没有错啊,这里是他家啊,怎么突然蹦出来一个戏班子来呢?

    所以他现在是又不科学了?

    不过看着这伙戏班子他实在是害怕不起来,一个个的还没有恐怖电影里的专业呢,一点儿背景板都没有,也不会弄出一些吓人的场面来,半点儿氛围都没有,唯一可以称赞的就是这群鬼中的那位小姐是真丑了。

    “这位姑娘……”陈晨现在也清楚目前的状况,但是实在是害怕不起来啊,一个个的打扮的别说吓人了,反倒是更像丐帮聚会一样,他现在都有种想请这些东西唱大戏来一段表演看看能不能让他为之转身。

    只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那个叫小翠的小丫鬟打断了,只见其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北游道:“叫谁姑娘呢,负心汉,看来你是真的想抛弃我家小姐了。那好,按照你那时候发的誓言可是要不得好死的。”

    说到最后小丫鬟的脸就变了,变成了一张腐烂的脸,狞笑着说着“现在就让我,吃了你应誓吧”的话就向陈晨这里冲来,而戏班子其余的人对这种状况都是阴森森的笑着。

    陈晨看着那冲过来的小翠皱了一下眉,又一个丑的,就不知道化化妆再来嘛,手里则是拿出刚签到得到的10积分买来了一张辟邪符。

    在他刚拿出来的那一瞬间就宛如特效一样的场面出现了,一道金光闪过,小翠就惨叫着被弹飞了,而且速度还比来时更快的飞回去的,接着就如同保龄球一样把那一伙戏班子砸的七零八落。

    而这时候北游却忍不住流口水了,刚才女鬼小翠被弹飞的时候散发的味道在他闻来和烤肉一样,闻的他都有些饿了。

    “你好香啊!”陈晨擦了擦口水说道。

    “该死的,该死的,你为什么不让我吃掉,你们男人都该死,你们都该被吃掉!”小翠听后像是被戳中伤口了一样,怒吼着但是却没有继续冲过来,刚才那一下对她这个等级的伤害可不是一般的小。

    陈晨听着这怨妇一样的发言也没准备用嘴炮来感化他,那种技能他还没有点亮,现在还是物理超度吧。收起辟邪符换成了新手礼包中的阴阳棍,微笑着就冲了过去。

    阴阳棍,成长性武器,可大可小,变幻随心;亦可分成阴棍与阳棍两种,阴棍自带灵魂攻击加成,阳棍自带伤害加成。

    这种棍子拿在手里陈晨别提多开心了,他可以单棍打,也可以双棍混合打,双倍的快乐让他看向小翠那伙戏班子的眼神都变成看沙包状态了。

    “来来来,别跑啊,让我打一下,就一下,我绝对轻轻的。”陈晨一手持一根棍子笑呵呵的说道。

    小翠这伙戏班子看到陈晨收起辟邪符明显的愣了一下,不过接着就笑了,开心的大笑着就冲了过去。

    “啪”、“啪”、“啪”的声音响起,小翠等戏班子顿时哀嚎了起来。痛,语言形容不出来的痛。

    陈晨则是有点儿受不了了,实在是太吵了。

    “闭嘴,不然劳资打死你们这群杂碎。”

    这话一出不远处的小翠等人脸色都变了,刚才最倒霉的还是她,挨的棍子最多,那棍子打在身上让她直感到痛的魂魄不稳,再打下去估计真的要魂飞魄散喽。

    对于陈晨这个阳气旺盛的人,她们一伙鬼已经放弃了,只是想偷摸离去的时候却发现居然离不开了,这个该死的地方居然有结界存在,现在的她只想着赶紧打破这该死的突然出现的结界,明明之前进来的时候还没感觉,这反而要出去的时候那坚硬的墙面让她都以为自己还还活着呢。

    陈晨看着这群不逃跑的小鬼也很意外,本来他都做好这伙鬼逃之夭夭的准备了,结果观察了一阵发现他们居然离不开,他一下就起了兴趣了,他没想到他家的房子居然这么不一般。

    不过探寻原因那也是得等他处理完这群小鬼以后了,现在嘛,女鬼,吃俺老陈一棍,哦,不对,是两棍!

    在一阵追逐后,陈晨终于一棍子打死了这一伙不正经的戏班子,捡起地上的漆黑如墨如同宝石一样的东西,他又一次的流口水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对着这种东西流口水,但是他就是想吃。

    “舔一下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陈晨心里这么想着,身体却已经先一步的行动了,等他要拿过来舔的时候发现已经吃进了嘴里。

    “凉凉的、辣辣的,有点儿甜,加点气儿,加点儿柠檬草泡水应该和雪碧一个味道。”说着陈晨“嘎嘣”一声给咬碎了。

    就在他为此愣神儿的时候,一股浓郁的阴气在他嘴里爆发了,随着他的每一次呼吸,陈晨的面孔上逐渐的好像有了烟熏妆一样的打扮,瞳孔的黑也开始逐渐的变大着。

    而就在下一秒,“嘭”的一声,墙壁炸开的声音让他清醒了过来,本能的就运转起纳天决,紧接着那浓郁的阴气就有了宣泄口,很快就被陈晨他吸收了干净。

    “嗝儿~还打了个嗝,这下真的和喝气泡水没什么区别了。不过真让人想不到,这东西居然顶的上我十天半拉月的修行了,好东西啊,以后得囤点儿货留着。”

    说着陈晨又找了找,最后发现了几粒米大小的存在,吧唧了一下嘴,他还是给吃了,心里却是想着“奴大欺主”这个词儿。

    不过这些和他没的关系了,反正都进他肚子了,现在还是赶紧去看看那墙面吧,居然炸开了,现在的建筑商这么不靠谱的嘛。

    只是等陈晨他靠近后,他的脸色不太好了,里面居然有符纸,虽然已经炸成了碎片,但是他绝对不会看错的。

    “这个世界看来一开始就不太平啊,这可是刚拿下来没几年的新房子呢,啧啧。”

    说着陈晨把所有墙壁里的符纸小心的取了出来,想了一下他准备收到聊天群里,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聊天群会显示这些是个什么样的符纸。

    “破碎的平安符×7”

    “破碎的劣质平安符×2”

    “这个该死的奸商,这种要人命的事儿还敢掺假!”陈晨取出那些破碎的符纸骂道,如果他不是金手指到账了,现在他都得又穿越了。

    而且这些符纸他也不会继续留着,这个世界真正的一面他还不晓得,而且他也不想真的参与进去,现在这样的安稳生活多好。

    一把火把那些符纸烧了个干净,睡觉是肯定睡不着了,还是拿出手机看看哪家的水泥比较好吧,这墙上窟窿他准备自己来弄了,其他人他放心不过,现在可是信息社会,可别被一些人关注到他这里,平凡又安全的生活他可没享受够呢。

    不过在此之前还是得先把那本棍法秘籍学了,刚才也就是那群小鬼不敢反抗,不然他绝对得受伤了不可。

    拿出那本一折优惠的秘籍,翻看过后就强行的被记住了,秘籍也随之消失。只是让陈晨不解的是这秘籍究竟讲了个啥,他看那些字都懂,但是连在一起就不明觉厉的感觉了,好深奥啊。

    陈晨:我学会了吗?

    脑子:记住了,很厉害!

    身体:我不会!

    ,

    ,

    ,

    Ps:声明一下,本书内投已过,现在每天更新在没改状态前是一天一更,尽可能的多更,毕竟我这个作者没的存稿。

    还有,大家不要外出,作者这里已经戒严了,在打印的店开门和道路通行的时候才能多更,敬请谅解!

    给各位支持的大佬鞠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