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多了个爸爸?

    向阳的家,一套六十来个平方的房子,两室一厅。

    租的。

    进门,沙发上有一只大熊猫,玩偶。

    “哈喽,女朋友,晚上好啊!”

    向阳熟练的和大熊猫打招呼。

    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然后把大熊猫抱了起来,整个人埋在了熊猫的大脑袋上。

    嗅了嗅,自言自语:“连熟悉的味道都没了....”

    大熊猫被推开,向阳的情绪一瞬间变得低落了。

    起身,去洗手间洗漱。

    半个小时后,向阳躺在了床上,他的卧室没有阳台,床挨着窗户,透过窗,在建筑丛林的空隙之中,能看到一部分天空。

    虽然只有巴掌大一块天空,但向阳知道,就这能看到的星星也数不过来。

    为什么?

    因为他数过。

    会动,数过的会被楼房遮盖,没数过的那边又会冒出来。

    眼睛瞪的溜圆,不想数星星,也不想睡,没有困意。

    日常失眠时间来了。

    “难搞哦!”

    向阳起身,在床上开始做俯卧撑。

    “1、2、3、4....”

    三十个一组,然后做仰卧起坐,也是三十个。

    循环三组,然后平板支撑。

    瞬间的剧烈运动让向阳喘着粗气,全身肌肉绷紧,肚子上那六块腹肌也明显了,只是手臂上,胳臂上,有一些抓痕。

    像是被女人挠过似的。

    别人运动可能是塑身减肥,以前的向阳也是,但现在向阳运动,纯粹是想把自己搞累一点,好睡觉。

    五分钟后,向阳趴在了床上,没力气了,还是一点困意没有。

    但不想动了。

    安静下来的向阳,没有了玩世不恭的样子,静静的看着一个地方,发呆。

    差不多半个小时后,向阳伸出了右手,习惯性把被子的一角搭过去。

    然后愣住了。

    “呼....睡吧,明天还得去看小师傅,不知道气我不,没搭理她这么久。”

    一个小时还是两个小时,向阳那闭着的微微颤抖的眼皮终于平稳了。

    .....

    无边无际的黑暗,像是星空,但没有星星,深邃幽暗而神秘。

    “拜托,我只想好好的睡一觉,不要烦我可以吗?”向阳拍了拍脑门,模样有些焦虑。

    在这个尽是黑暗的世界中,向阳的前方,有一个略微透明的影子。

    看轮廓和外形,应该是个大叔。

    向阳的话没有得到回应,但他习惯了这个地方和这种相处模式,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我知道,你不是另一个我,医生说我有抑郁症,怎么可能呢,就算有抑郁症也不至于多从人格都跑出来了,况且你还是个大叔。”

    “这个梦有点真实啊,不过,不管你是不是我,都无所谓了,我搞清楚了自己的问题出现在哪儿,我也知道怎么去解决这些问题,只是需要些时间。”

    “人呢,确实需要不断的填充新东西进来,就像街头卖饼阿姨的女儿,她的笑容可真温暖,如果不断的去纠结以前的事,自己也就越来越小,像是给自己建立了一座围城,这个世界不欠我们,不是吗?”

    “就像我的小师傅,她是那么努力坚强的活着,和她比起来,我又能算个什么呢。”

    “人要学会放过自己,你说呢大叔?”

    不远处那个身影动了,很慢,转过身来都花了不少时间,似乎有话要说,张了张嘴,没说出来。

    “怎么,还想打架?这可是我的梦,在我的梦里我是无敌的,就算你是我的第二人格,我也能揍的你满地找牙,信不信?”

    “大叔,其实我挺感谢你的,有很多乱七八糟的话都跟你说了,也许是我的自言自语,不过,说出来就好很多了。”

    “你似乎越来越弱了啊,最开始你说你是我的第二人格,我是真信了,我觉得就是你的缘故,差点让我真的以为自己得了抑郁症,这种病我这种穷人怎么可能会有呢。”

    “不对,其实现在好很多了,银行卡里应该有几万了吧?毕竟和小雨分开一个多月了,我们好像就是那个时候见面的,跟你打了一架,差点让我怀疑人生,在自己的梦里还被人给揍了,哈哈....”

    大叔抬了抬手,模糊的脸动了动:“啰....啰嗦死了,你...赢了,我...我给..穿越者...丢脸了。”

    “你说啥?什么丢脸了?渣渣呜呜的,连话都说不清楚了,或许你真的是我的第二人格,但我战胜了病魔,打败了另一个自己,这是不是意味着我的状态会越来越好了?哈哈,好怀念不失眠的日子。”

    大叔催垂下了脑袋:“大....大沙比,我...我怎么输给..你这种玩意儿了。”

    模糊的影子转身,在前方,黑暗的深处,有了一点光亮。

    一点变成一团,慢慢变成了圆柱体。

    “你要走了吗?”

    影子的步伐很沉重,脚步很慢。

    “那团光是什么?以后见不到你了吗?”

    影子停下了脚步,看脑袋的轮廓,似乎在抬头45度角看天,可这里面是无尽的黑暗,或许天空的颜色本来就是黑暗。

    “你...你说的没错,人要学会自己放过自己,罢了,反正你爸妈都不管你,就当我多了个儿子,留点遗产给你好了....”

    这句话向阳听见了,也听全了,瞪眼:“说谁是儿子呢?”

    回答向阳的是一声类似于玻璃破碎的声音。

    “咔嚓!”

    人影破碎了,变成了光,飘向了无尽又深邃的黑暗之中。

    就像是黑暗的宇宙中突然有了满目星河。

    “这....”

    向阳呆住了,太美了。

    那种闪烁的像是星星般耀眼,一颗一颗,成片成片,比自己数过的真实多了,也梦幻多了。

    向阳本能的伸手去触碰,指尖似乎有一阵暖意,然后,向阳呆住了....

    ....

    清晨总是美好的,特别是对于不上班的人来说。

    床上,向阳睁开眼睛。

    像是突然反应过来,猛的一下坐起身来。

    眼角的泪,自然而然就流淌了。

    伸手抹了抹,呆呆的他还放到嘴边舔了舔。

    “好咸...”

    下床,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

    “生物钟这种东西太可怕了。”

    向阳吐槽了一句,又是七点,然后去洗手间洗漱。

    台子上不止一支牙刷,两支,一支蓝色的,一支粉色的。

    向阳拿了蓝色的那只牙刷,挤了点牙膏,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这黑眼圈可真酷!”

    刷着牙,似乎又想起来了什么,满嘴的泡沫,嘟囔了一句:“我他么好像多了个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