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做戏做全套

    收了红包,接下来杨浩然当然是要为客户解决麻烦了,这麻烦解决起来其实很简单,不过为了让刘姓男子觉得钱并没有白花,他自然要发挥一下他嘴上的功夫。

    那就是忽悠,使劲儿的忽悠!

    “刘哥你放心,我既然答应了关海这小子,那么绝对会把你这件事处理妥妥当当。”杨浩然对姓刘的男子保证道。

    一听杨浩然此话,姓刘的男子脸上立刻绽放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嘴里一个劲儿的感谢。

    杨浩然依旧不苟言笑,摆了摆手,意识刘姓男子感谢的话已经可以了,不必再继续说下去,刘姓男子领会,立刻闭上了嘴。

    “想要解决这个问题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之所以说它简单,是因为你只需要找个帘子将厕所门遮挡住便可,珠帘、窗帘都行,只要将厕所门遮住,那么厕所内的污秽之气就不会泄漏出来。”此时杨浩然神棍附体,说得有板有眼。

    刘姓男子一脸疑惑,随后一脸犹豫,似乎有什么话想说,但是又不敢说的样子。

    杨浩然注意到了刘姓男子的反应,眉头微微一皱,开口问道:“刘哥有什么话尽管说,不用藏在心里,我是来给你解决麻烦的,不仅要给你解决房子的麻烦,同时也会给你解决心里的疑惑,所以你不用客气。”

    听杨浩然如此一说,刘姓男子松了一口气,然后指了指厕所门,弱弱的开口说道:“杨大师你看,我厕所是有门的,难道这门无法隔绝你所谓的污秽之气吗?”

    杨浩然心里大骂这个家伙麻烦,但表情依旧没有什么变化,他很是淡定的开口解释道:“污秽之气并非普通的气体,所以普通的手段是无法阻挡它的,你这厕所门能够隔绝厕所内的一切臭味,可想要阻断污秽之气,还需要特殊手段才行,而我刚刚所说的方法,就能够阻断污秽之气。”

    刘姓男子似懂非懂,杨浩然趁热打铁,继续道:“之所以大门不能对厕所,是因为大门能够为主人引入好运,也就是我们俗称的运气,而厕所的污秽之气一旦与这股运气冲撞在一起,就会影响到运气,严重一些甚至会让运气转变成晦气,从而导致住宅主人及家人运势不佳,现在你明白了吗?”

    刘姓男子连忙点头,看他那样子像是听懂了,可他到底有没有听懂,恐怕只有他自己清楚。

    “杨哥,你刚刚说的只是简单的方面,那难的方面又是什么?”关海在这个时候开口了,时间把握的很好。

    杨浩然心里赞了一下,嘴里却是一声低叹,道:“这难就难在,还需要在厕所门上方钉上三颗长钉,这三颗长钉看似用来挂珠帘或者窗帘的,但其中可是大有讲究,若是不懂其中的门道胡乱为之,不仅无法解决问题,说不定还会让问题变得更加严重。”

    话音落下,杨浩然在关海和刘姓男子的目光注视下,便在他的挎包里翻找了起来,片刻过后,他从挎包里掏出了三颗长钉,长钉普普通通,除了锈迹斑斑之外,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这三颗长钉你不要看它锈迹斑斑的,它们可是好东西,是我通过特殊手法祭炼之后的镇宅钉,对克制这污秽之气有着奇效,你只要将这三颗镇宅钉钉在厕所门上方,就算没有悬挂珠帘等物,也能起到阻挡污秽之气的作用,如果再挂上珠帘等遮挡物,那么效果更佳!”

    此时的杨浩然已经完全进入了角色,他小心翼翼将三颗所谓的镇宅钉交给刘姓男子,后者一脸惶恐,连忙双手接住,生怕怠慢了这三颗宝贝,而杨浩然,则是噼里啪啦在挎包里又一阵翻找,取出了一物。

    这次杨浩然取出的东西,是一个罗盘。

    罗盘取出后,杨浩然一边打量着厕所门上方的墙壁,一边仔细观察着罗盘,嘴里继续说着:“镇宅钉是宝贝,但是只有把它们钉对位置了,它们才能最大化的发挥出威力,不然可就浪费我这三颗宝贝镇宅钉了。”

    话刚说完,杨浩然脸色一喜,双目闪过精光,道:“找到了!”

    关海不明所以,刘姓男子当然就更加摸不着头脑了,杨浩然也不管二人,将罗盘收入挎包之中,然后从挎包内掏出了一支笔,紧接着对着看得一愣一愣的刘姓男子开口说道:“取根凳子过来。”

    刘姓男子应了一声,想都没想,便立刻取来了一根凳子交给了杨浩然,后者则是踩上凳子,用手中的圆珠笔在厕所门上方做了三个记号。

    “三颗镇宅钉,分别钉在这三个位置就行了,刚刚我已经用罗盘看过,这三个位置是最好的,只有这三个位置,才能将镇宅钉的威力百分之一百发挥出来!”杨浩然一边说着,一边将圆珠笔收回挎包,然后跳下了凳子。

    刘姓男子被杨浩然跳下凳子发出的声音惊醒过来,他脸上堆着笑容,一脸的感激。

    “多谢杨大师,多谢杨大师啊,今日你可是给我解决了一个天大的麻烦。”刘姓男子一边说着,一边掏出香烟,给杨浩然发了一支,然后亲自点上,又给一旁的关海发了一支,亲自点上,到最后,他才给自己点上了一支。三人吞云吐雾,房间内顿时烟雾袅绕。

    戏还没有演完,杨浩然自然不会玩个半套,要玩就得玩全套,这样花钱的舒服了,收钱的也舒服了,何乐而不为呢?

    虽然并不知道刘姓男子塞进他挎包里的红包有多少,是超出了全套的钱,还是不够半套的费,杨浩然都准备玩个全套,因为他是一个有原则的人。

    “说实话,刘哥你这房还不错,之前我在你这房子里转悠了一圈,看似在东看看西瞧瞧,实际上我是在感阴。”杨浩然深吸了一口香烟,然后缓缓吐出,一本正经的说道。

    刘姓男子来了兴趣,连忙问道:“杨大师,这感阴是什么东西?”

    杨浩然嘿嘿一笑,道:“感阴嘛,就是看看你这房里有没有脏东西,恭喜你,这房里并没有,唯一不美的地方就是你家厕所,只要你按照我的吩咐,把三颗镇宅钉敲进去,再挂上珠帘或者窗帘之类的东西,你这套房就完美了,今后不说辉煌腾达,只要你努力,不坐吃等死,日子那是绝对会越过越好,我保证。”

    这人啊只要努力,除了不遇上什么重大疾病之类的,那日子自然是越过越好,只是这跟他娘的什么镇宅钉有什么关系,不过此时刘姓男子已经上了套,对杨浩然的忽悠那是深信不疑,再加上杨浩然这个神棍话也算说得好听,乐得刘姓男子呵呵直笑,嘴都合不拢。

    杨浩然见状,觉得戏也演的差不多了,便决定收尾了。

    “相识便是有缘,我再仔细替你看看你这套住房,好让你彻底安心。”杨浩然说道。

    一听此话,刘姓男子更加欢喜了,这算什么,这算不算额外赠送的服务?

    杨浩然也不废话,嘴里叼着烟,从挎包内又将那块罗盘取了出来,然后手持着罗盘,在整套房子内仔仔细细的检查起来,有模有样,时不时的还轻轻点头,这一检查,竟然用了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后,杨浩然收起罗盘,重重出了一口气,脸上难得露出了一丝笑容,只不过这笑容显得很是疲惫。

    “我已经再次确认过了,刘哥你这套房子绝对没有其他什么问题了,你现在可以真正安心了!”杨浩然满脸疲惫开口说道。

    “老弟啊!哦不!杨大师!杨哥!谢谢你!真是谢谢你啊!”由于太高兴,刘姓男子都有些语无伦次了,他热情拉着杨浩然的手,激动道:“我马上在饭店订个位置,我们现在就去,今晚我一定要好好感谢杨哥你,我们不醉不归!”

    此时已是傍晚,正好到了吃饭的点,杨浩然本想拒绝,毕竟他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惭愧的,拿了人家的钱,再吃人家的饭,还喝人家的酒,他觉得有些不太厚道了,可他还没有开口,关海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好!酒是好东西!想要增进相互之间的感情,就得喝酒!”

    关海心里打着什么主意,杨浩然心里清楚,如果只有他们两人,他少不了要讽刺挖苦关海一番,但是眼下这种场合,显然是不能的,就好比之前杨浩然在忙“正事”时,关海也不会去拆他的台一样。

    无奈之下,杨浩然只能答应,刘姓男子将三颗镇宅钉小心翼翼的收好,三人便离开了,朝着目的地进发。

    刘姓男子开的是他自己的车,杨浩然自然是坐关海的车,刚一上车,杨浩然还没有开口,关海便兴奋道:“赶紧看看,刘哥给你封了多少?”

    杨浩然也正有此意,见关海比他还激动,白了他一眼,没有多说什么,从挎包里将红包取出。

    还未打开红包,仅仅只是捏了捏,杨浩然的脸色就是一变,随后脸上露出了苦笑的神色,直接把红包丢给了关海,道:“还是给你吧,这活毕竟是你给我揽下的。”

    见杨浩然如此,关海顿时一愣,这红包还没有开封就丢给他了,他认识的杨浩然可没有这么大方,除非……

    似乎想到了什么,关海拿起红包两指轻轻一搓,脸色顿时也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