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进入

    大大小小的箱子从楼梯搬上来,许乐的快递已经全到了。

    把东西都放在客厅,时间已经是接近晚上七点半钟,他开始拆快递,工业用防护服是半封闭式的,他倒是想用全封闭式的重型防护服,但穿戴条件限制只好作罢。

    剩下的则是正压式全面具款呼吸器、牛筋底防化靴、4000流明手电筒、碳纤维瓶高压气瓶等…

    把东西一一摆放整齐,收拾干净纸箱杂物,还拖了一遍地板。

    慢腾腾的煮了碗面条,一边吃一边看墙上的时钟,面上虽然不显,但许乐心底是十分紧张的。

    点燃根香烟,在厕所马桶上冷静下来后,又冲了个热水澡,换上身舒服的秋衣秋裤。

    最后确认门窗锁好,掩上窗帘,许乐走到架子边开始动作。

    铅衣套装从防护裤头开始按顺序穿好,把炭纤维高压气瓶嵌入呼吸器的背带背在身上,全面具呼吸器罩在铅帽上,待憋闷感出现,打开控制阀确认畅通后,开始穿戴防护服。

    白炽灯下,一个身高接近两米,穿着臃肿银灰色防护服,踏着厚重质感的牛筋防化靴,顶着大大封闭头罩的人出现,两层面甲看不清容貌。

    前挂式背包塞得满满当当,左手则提着鸡笼子,活动两下确认没有问题后,许乐走到摄像机前,响起的声音有些失真:“第一次进入测试,时间2019年3月13日晚8点40分——”

    防护服的右手手腕有用硅胶带垫住,然后牛皮筋扎死,许乐脱下防护手套,苍白的右手握住卧室门把手,轻轻一推,梦幻的星空宇宙出现,微微一顿,然后走了进去。

    ……

    第一次进入的时间太过短暂,心神又处于宕机中,没能观察未知空间的全貌。

    此刻许乐透过面罩看向外面,不由惊叹宇宙绚丽景象,无垠且唯美,对比参照物的消失,视线的差异体现,提起笼子,看着恹恹的公鸡他抖了抖手。

    捆得严实的公鸡立马挣扎起来,没有异常。

    地面柔软,打开手电筒照了过去,靴子就像踩着棉花一样,手电筒光束透过脚下,照向未知深处,延伸无穷无尽,条件反射双腿屈蹲,许乐忙关了手电筒。

    重新站直,他开始观察四周。

    一颗巨大的白色光源处于右侧,眯着眼睛直视,这光源给他第一印象像恒星,依照先前的影像推算,这颗太阳似乎在围绕着不远处那颗锈红色‘星球’运行,再加上另一个弱光源月亮,让他想起记忆中的地心说。

    暂时先不考虑这些,许乐伸手摸向身后紧闭的门框,不出意外,门框边缘同样是柔软的‘墙壁’,和地面感觉一样。

    沿着墙壁一步一顿,走的很慢,弧线前行,墙壁的距离和不远处的锈红色圆球始终差不多距离,花了几分钟时间,许乐又绕回到门的另一边。

    “空间有点小,总共走了八十四步,之前丈量——”

    放下笼子,许乐从胸前背包里拿出笔记本,记录到:

    自己跨步有特别注意,一步大约等于:0.6米;

    通过中心圆球做参照物,这空间大概率为圆形;

    0.6*84=50.4米(周长);

    按照公式L=2πr,以圆球为中心,这空间可活动区域大致的数据是:半径约8米,直径约16米,面积约200平方;

    停笔顿了顿,许乐仰头望向头顶,手电筒的光束和地面一样,延伸至无限远,无法估算高度,只能以后有机会再测试,算出空间大小。

    收起笔记本,他提着鸡笼退回门框处,按照之前步伐,朝着锈红色圆球缓慢走去,当走到圆球旁边,恰好十二步半,数据出入不大。

    不过眼前景象彻底惊住许乐。

    随着距离的拉近,锈红色圆球周围,还有一层透明薄膜,看起来就像泡泡一般,在光线的照射下,泛着奇特的光晕,而处于里面的锈红色圆球,像极了星球模型,通体橘红色,有些像火星。

    不过表面比火星更加平滑,肉眼看上去几乎没有斑点纹路。

    放下鸡笼,从包里拿出一个卷尺,没有靠近薄膜,而是以自己手臂做参照物,估计了一下圆球直径、泡泡大小、泡泡和圆球间隙的距离。

    分别大概是,三十厘米、五十厘米和十厘米。

    “所以这是做什么用的呢?”记录完数据,许乐再次朝周围观察。

    ‘太阳’环绕的一面如白昼,无法估算太阳距离,‘月亮’那边则光线昏暗,光源同样处于‘墙壁’之外,不过距离无形屏障非常近,估计也就两三米左右,是一颗半月形的灰白发光体。

    “有白天和黑夜,之前录影强光出现的位置在这个方位。”

    退回门旁,半蹲假设自己是三角支架上的旧手机,比对距离,他拿起笔计算起来。

    “拍摄开始的时间是2019年3月12日晚上10点30分左右,进度条时间——”许乐翻了翻笔记本前两页的数据,继续写到:“3小时12分,大致时间是凌晨两点。”

    “按凌晨两点时间,假设太阳当时在左边这个方位,现在时间是晚上9点27分,太阳的方位…”

    画了个简单的地心说图解,以圆形轨迹作条件,可以大致猜测这空间的恒星绕中心圆球一圈,约23-25小时。

    看着画得乱七八糟的纸张,许乐低头思考着,静谧的空间只剩下自己呼吸声。

    “假设为24小时,也就是说外面早上不…应该是东八时区的清晨,圆球正面门的区域恰好是傍晚,中午对应午夜、傍晚对应清晨…”

    收起笔记本,许乐重新走到圆球旁,数据的收集并不一定准确,先了解个大概,现在首要是确认中心这颗星球模型的用途。

    眼前的透明泡泡有着微弱反光,许乐从包里里拿出根铅笔,尖端铅笔芯轻轻触碰隔膜,没有出现任何异常,触感异常坚硬,不过没敢太用力,他又从包里拿出一根验电笔,先是接触铅笔芯的尾部笔芯,指示灯没有亮。

    然后再用验电笔接触隔膜,没有亮。

    “没有电。”

    顿了顿,不由得望向脚边鸡笼。

    不顾公鸡的挣扎,右手强制捏着鸡爪子按向薄膜表面,看着依旧努力挣扎的公鸡,许乐关上鸡笼放好,右手摘下防护手套。

    苍白的手指点向薄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