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天神饶命

    “他出手的极限原来是三百米!超过三百米,他的攻势肯定会被削弱,也给了我闪避的时间。”

    心念电转,高天赐说道:

    “三百米不够,至少要六百米,方便互相接应,又不至于同时入伏。”

    项小飞摇头道:

    “六百米太远了,你又没有手机,无法正常交流,怎么互相接应?”

    “什么手机?难道是神界的传音法宝?”

    鸿蒙界也有传音符,由于是一次性的,损耗了就没了,高天赐曾经得到过几个,用了就没了。

    这次外出,太子倒是带了几个出来,最后一枚传音符在求救时用了,整个队伍中都没有传音符了。

    至于传音法宝,只有鸿蒙界的那些顶级存在才有,高天赐只是听说过,无缘见到。

    “这是在炫耀,肆无忌惮的炫耀!完全不理我们这些穷人的感受!

    小子,等我证明前面没有埋伏,顺便把你了结了,传音法宝也是我的了。”

    高天赐眼中寒芒逼人,露出一抹狞笑,脸色阴沉得可怕,道:

    “我们各顾各的,不需要互相照应。”

    项小飞点头道:“好吧。”

    项小飞觉得高天赐肯定是怕自己想抢他的功劳,项小飞其实不在乎这些,他又不想做官,要功劳没用,安全地将李宇乾护送回宫,有了一万两黄金,可以好好地享受以后的生活了。

    高天赐要立功,项小飞自然不好意思去破坏了,远远地跟在后面,保持在六百米之外,绝不越雷池一步。

    男子汉大丈夫,应该保持绅士风度,也要言而有信,就算卖高天赐一个人情了。

    十多里路,很快就到了,项小飞感觉到一公里外的大路上有异样的灵力波动,想提醒高天赐,两人间的距离太远了,就算大声喊,他怀疑高天赐也不一定听得到他的说话。

    而且,他马上要成为大富翁了,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了,大呼小叫的,似乎有失风度。

    再说,高天赐是先天境的,比他项小飞可厉害多了,肯定已经发现前方的不妥了,只是将计就计,项小飞再大声提醒,可能会打草惊蛇,反而破坏高天赐的计谋。

    高天赐能修炼到先天境,肯定历尽磨难,见过的大场面也多,见识、胆识、处理突发事件方面肯定有其过人之处,项小飞觉得应该要对他多一点信心。

    然后,项小飞见到高天赐小心翼翼地走进了陷阱之中。

    人一进入,阵法被触动,汹涌的灵力波动向高天赐涌去,在能量波动中,偶尔会出现一些黝黑的椎形物件,它叫追魂钉。

    “六合追魂阵!”

    凭高天赐的护体灵力挡得住肆虐的灵力风暴,却绝对挡不住六合追魂阵中的追魂钉。

    追魂钉的威力足以追魂夺魄,东宫六率如果闯进阵中,休想再有活路。

    “夺命刀诀!”

    高天赐手中出现了一柄宝刀,刀芒过处,刺耳的嗤嗤嗤声响起,那些追魂钉都被刀芒粉碎了。

    夺命刀诀不只是可以夺走敌人的性命,还可以向死神夺回自己的命。

    夺命刀诀原本不叫夺命刀诀,只是高天赐师傅创造的一套用来防身的普通刀诀。

    高天赐一次次经历生死,而他的刀一次次救了他的命,他有了为刀创造一套刀诀的想法。

    经过十多年的努力,在师傅那套刀诀的基础上加以改良,去掉花架式,将杀戮之气融入进去,刀刀夺命,故名夺命刀诀。

    阵法的运转,需要灵气的支持,而布阵是以一种奇异的规则力量将天地间的灵气聚在一起,待敌人触发,阵势自动对闯入者发动攻击。

    阵势的运转离不开灵气,阵中的灵气消耗完后,阵势的运转自然会停止。

    六合追魂阵是临时布置的,凝聚的能量有限,高天赐熬过第一波攻势之后,阵法的威势大减。

    此消彼长之下,高天赐的压力大减,应付起来也是游刃有余。

    当项小飞来到阵外时,阵中的能量消耗得差不多了,只有灵力风暴,没有足够的能量凝聚追魂钉了。

    嗖!嗖!嗖!

    破空声响起,寒芒闪烁的箭雨从山上暴射而至。

    高天赐将手中宝刀舞得风雨不透,箭雨在身体的几寸外遇到了刀芒,纷纷折断,掉落地面。

    高天赐发现项小飞来到了阵外,担心项小飞是过来打落水狗的,惊恐地叫道:

    “你别过来!”

    项小飞见敌人的箭雨伤不到高天踢,以为高天赐只是假装中伏,目的是为了引敌人出来,就先作壁上观了。

    高天赐觉得项小飞看他的目光有如猎人看猎物,在享受猎物垂死挣扎的乐趣,甚至怀疑项小飞和刺客是一伙的,心情越来越浮躁。

    很快,高天赐就改变这种想法了,躲在暗中的敌人发现了项小飞的存在,一部分箭雨锁定了项小飞。

    项小飞虽然没有踏上修炼之路,自从得到鸿蒙逆天系统之后,神识的感知能力变得非常的强大。

    在箭雨近身的那一刹那,项小飞催动了逆转乾坤。

    箭雨遇到逆转乾坤的白色光芒,立即开始转向,向山上倒射而去。

    惨呼声响起,躲在暗中的刺客被自己射出的箭钉在山上,殒落者有之,身受重伤者有之。

    见识到项小飞的神威之后,剩下的人不敢再射项小飞了,没收到撤退的命令,却又不敢停,将目标转向高天赐。

    射高天赐虽然是在做无用功,至少没有生命危险。

    “妖孽!”

    逆转乾坤的白色光芒和太阳光一样的,一般人很难发现,换了平时,高天赐也许可以发现,他现在要专心对付如雨的雕翎箭,不敢丝毫分心。

    不见项小飞出手,箭雨却能转向,当得起“妖孽”两字。

    高天赐怀疑,项小飞真的是天神境界,并不是靠什么法宝,只是返璞归真了,让人看不出他的修为。

    高天赐被困在阵中,想出去也做不到,只能被动防守。再加上项小飞发现了他发现不了的埋伏,表明项小飞真的比他厉害,真是天神、而且拥有修为的可能性大增。

    在生死关头,总是喜欢胡思乱想,也喜欢自己吓自己,高天踢已经成了惊弓之鸟。

    目标实力深不可测,抢夺法宝、修炼资源的想法也落空了,又身陷困境,高天赐羞愤难当,狂喷鲜血。

    “为了引敌人上当,竟然以灵力逼得自己吐血了。

    为了立功,他可真拼,这个世界的修炼者也挺不容易的,我可不能破坏他立功的机会了。”

    项小飞想起在以前公司加班加点,因为对着电脑太久了,眼睛红肿,莫名其妙地流泪,让同事们以为他有什么伤心事。

    “大家都不容易,能帮得上忙,就尽量给人方便。”

    推己及人,项小飞的同情心有点泛滥。

    高天赐发现项小飞的目光中充满了同情和怜悯,当他杀死敌人后,眼中也会出现这样的情绪。

    项小飞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表情?难道是戏弄够了,准备出手了。

    令人颤栗的恐怖袭来,高天赐真的不想死。

    “天神饶命!”

    高天赐顾不上漫天的箭雨了,面向项小飞跪下,磕头不止。

    雕翎箭不是普通的箭,能破高天赐的护体神功,短时间内却要不了命。

    项小飞如果出手,高天赐就彻底没命了。

    两相对比之下,高天赐任由漫天的箭雨射在身上,血染青衫,只求能激起项小飞的同情心。

    项小飞觉得,他好像误会高天赐了,高天赐可能并不是为了立功,不让他过去只是怕项小飞中了埋伏。

    “高先生侠义心肠,足为我辈楷模,以后要多向他学习。

    只是,他为什么叫天神饶命?难道不是应该叫天神救命?

    也许,高先生太紧张,说错话了。”

    项小飞心念电转,催动了火焰符,大路两边的山林燃起来了熊熊大火,惨呼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