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武艺武功

    武文杰向阿兰示意自己有电话,然后起身到通道那边去接听。

    打来电话的是他的妻子丁娟娟。

    “丁娟娟,我还在车上,快到了。学校那边都安排好了,有接站的。你想啊,我现在多吃香,这回来母校,学术会议一拨事,校友聚会一拨事,只怕是分身无术啊。你担心没人招呼我,我可是怕自己忙不过来哩。”

    他们结婚二十来年了,无论是面对面,还是打电话,相互间一直是直呼对方大名。

    “武文杰,别总说忙了,这么些年了,你什么时候不忙过?你忙,不稀罕,你要是不忙了,那才奇怪呢。就是别太累了,忙起来悠着点,毕竟五十往上的人了,不比你年轻那阵子。”

    丁娟娟快人快语,话语中透着干脆利落。

    武文杰连连答应:“那当然,那当然,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两大特点,一是皮实,二是警觉,就跟我们高铁一样,全身上下净是感应器,有个啥风吹草动的,立马就会自诊断、自报警、自修复,确保运行的万无一失。”

    “你是三句话不离本行,张口闭口就是你那高铁。高铁上有几千个感应器,那是实打实的东西,看得见摸得着。你妈生你的时候,可没给你装那么些感应器,所以还得靠医学来提供保证,别总说你的什么感觉,那是你瞎吹。”丁娟娟道。

    武文杰嘿嘿笑了:“我妈虽然没给我生那么些感应器,可我这些年白天晚上跟高铁在一起,感知灵敏的功能,早被它给‘传染’上身了。”

    “你就吹牛吧。”丁娟娟佯嗔。“好了好了,咱们赶紧说正事,每次一打电话,你总打岔,东拉西扯的,害得我好几回把正事给耽误了。”

    “敢情你打来电话,不是专门慰问我的,还有其它事情呀?”武文杰继续半开着玩笑。

    “要是想慰问你,我才不会打电话呢,回家给你做一顿好吃的,再让你好好睡一觉,就是最好的慰问。我还不知道你的时间金贵?没事打什么电话骚扰你呀。”

    “嘿,你这人可真是的,有正事不说,却东拉西扯说别的,说了半天闲话,到头来又怪我打岔,真是不讲道理。哎,有正事你可快说,高铁马上要进站了,等一下车,我可没工夫听你讲正事了,这里的正事比你的正事重要得多了。”武文杰听到车上的广播已经开始播报到站通知,便催丁娟娟。

    依他对丁娟娟的了解,如果真有什么要紧的事,她肯定会开门见山地讲了,不会跟他逗这么多闲话。

    不过话又说回来,那么多年来一直嘎嘣利落脆的妻子,这两年大概是年龄和生理上的原因,变得有点磨叽和啰嗦了,甚至又有点像多少年以前那样,有点“缠人”。

    青春年少时你侬我侬,卿卿我我,等兜兜转转一大圈后,半百人生了,两颗心常常会再回到梦开始的地方。只是这个时候,情浓变成了意重。

    “你家的两只,真是让人不省心。”丁娟娟终于说到了“正事”,还是关于孩子的。家里的两个孩子,丁娟娟一直“习惯性”地把他们统称为“两只”。

    这倒让武文杰多少松了口气,他了解两个孩子,尽管远称不上完美,但在武文杰眼里,都是足够优秀的。

    要按丁娟娟的说法,武文杰要是把在高铁上追求完美的劲头,用哪怕十分之一在孩子那里,她都知足。

    而用武文杰自己的话来说,两个孩子都是靠谱的,只要靠谱,就是好孩子。

    只要是孩子的事,就没什么大不了的,武文杰这个年纪的人,最担心的还是老人那边别有什么事。

    武文杰和丁娟娟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而且同龄。

    对,俩孩子是龙凤胎。

    羡慕吧?谁让人家会生呢。

    武文杰、丁娟娟这个年纪的人,妥妥的一对夫妻只能生一个孩子。

    “只能生一个孩子”的说法不够严谨,严谨的说法是,“只能生一胎”。至于这一胎里有几个孩子,那可真不一定。绝大多数是一个,少数不止一个,为数更少的,则是不止一个。

    武文杰、丁娟娟就是这“为数更少”夫妻当中的一对。

    这对龙凤胎,女儿叫武艺,儿子叫武功,姐姐比弟弟早出生十几分钟。

    别看这短短十几分钟的领先,姐姐和弟弟的辈份就得带一生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小的时候,弟弟乖乖地叫“姐姐”,姐姐也时时处处努力做出姐姐的样来。

    随着两人长大,“比谁大”的纠缠开始产生,一度有愈演愈烈之势。

    弟弟淘,主动出击,姐姐机灵,又仗着女孩子发育早,体力上还有一定优势,一次次击溃了弟弟发起的“猖狂进攻”,有道是,任你“武功”深厚,我自“武艺”高强。

    再大点,两个孩子又懂点事了,弟弟开始学着从“科学”中找依据了:“我为什么出来得比你晚十分钟?就是因为我在里边,你在外边。为什么我在里边,你在外边?就是因为爸爸先把我放进妈妈肚子里,然后才放的你。从这个意义上说,我才是哥哥,你应该是妹妹。”

    乍一听,武艺有点迷糊,再一想,顿时弄了个大红脸,而这个时候,要论个头、论体力,她已不再是弟弟的对手了。

    怎么办?她只能到妈妈跟前告状,可好多话还不知怎么说,急得她直要哭,憋到最后,只能说出一句来:“妈,弟弟他说下流话!”

    妈妈想问弟弟究竟说了什么下流话,武艺也说不出口,就指着弟弟连说“下流”。

    而武功的一句解释,就让妈妈明白了究竟是咋回事:“妈,我从生理卫生的角度告诉武艺,其实我是她哥,她就说我下流。你给评评理看。”

    丁娟娟冲着两个孩子一人一句:“你呀,别那么蔫坏!你呀,别那么娇气!”

    得,各打五十大板。

    这会儿,俩孩子都大了,谁大谁小的话题早就不再讨论了。

    论个头,显然武功已长成一副男子汉身板,比父亲高出半个头,而姐姐武艺则长就女孩子苗条婀娜体态,她曾经比弟弟高过大半头,现在则比他矮了大半头,这一来一往,算是扳平了。

    要论相貌,武功更象爸爸,只是线条轮廓更刚些,而武艺则随妈妈,五官比妈妈年轻时更显清秀甜美。

    也不知是不是武文杰与丁娟娟真的有夫妻相,至少这对猛一看似乎差别颇大的孪生姐弟,一经说明关系,外人普遍会说:“姐弟俩长得还真像。”

    两人同年上的大学,至今本科毕业已有两年。

    毕业后两年中,武功跟几个同学去创业,走得磕磕绊绊,苦乐参半。武艺则选择继续攻读硕士,在象牙塔中与书香为伴,两年下来,眼看就要拿下硕士学位了。

    “两只中的哪只不省心了?”武文杰问丁娟娟。

    “哪只都不省心。”丁娟娟的声音带着气。

    凭着对妻子的了解,武文杰猜测,可能真有什么麻烦事了。

    不过,是“两只”各有各的事,还是“两只”之间有什么事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