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灵魂出窍

    从书房离开,周围在地脉灵气的滋润下,温暖如春,但王麟仍旧四肢冰凉。

    对于这个父亲,他不寒而栗。

    居然如此薄情寡性!

    不过,战国时期本来就亲情淡薄。

    连大名鼎鼎的齐桓公、赵武灵王,都是被儿子不管不问,活活饿死的!

    晋献公、楚平王则是逼死了各自的太子——那可是嫡长子啊!

    用一个成语形容,那就是“礼乐崩坏”。

    “也好。”

    王麟到觉得轻松了一点。

    “这样也省的我有什么牵挂了。”

    对于无情之人,以无情待之。

    何况,一个现代人的灵魂认一个古人当爹,也多少有一些心理障碍。

    接下来怎么办?

    离开侯府……在这个混乱的世界,就如无根浮萍,不是那么好生存的,何况这是对人身控制极强的秦国。

    留在府内。

    王翦不许自己修炼。

    读书?

    以后为秦治理天下做贡献?

    我堂堂一个穿越者,穿越到这个世界,不是来当一名秦吏的!

    “我要修行!”

    他攥紧了拳头。

    赵虎看到王麟的表情,在一旁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走吧,麟少爷,以后我就是你的仆人了,有机会多亲近亲近。”

    接下来,从武成侯府的角落重新搬回到内府,至少不会再被冻成狗了——虽然仍旧只是一个小院落,空旷寒酸的小屋,与其他的侯府公子无法相比。

    王麟在屋中坐定,心中稍安。

    “这比开了空调还舒服,至少空调屋空气不行。”

    “地脉、灵气……”

    “果然是一个神奇的世界啊。”

    “对了,王翦说我成年了,有资格在侯府的兵器库挑选一件武器。据说,当初攻破赵国都城邯郸,这个父亲似乎掠夺了赵国的国库?还有秦王这些年的赏赐,兵器库肯定有好东西吧?说不定,能挑到一把有名的神兵?不知道,有没有干将莫邪、太阿天问这个级别的名剑。”

    王麟隐隐有些期待。

    不一会,赵虎来了,身边还跟了一个女孩子,17、8岁,丫鬟打扮,相貌到还周正,眼神有些狡黠。

    “咣当。”

    一把剑扔在了王麟面前的桌子上。

    “做为侯府公子,有资格挑一件武器。”

    赵虎说道:“小的是奴仆应该为主子排忧解难,就勉为其难的代劳,去帮你选了一把。”

    王麟打量着桌子上的这把剑,长度只有一尺,剑身为铁,剑柄显然是纯金打造,色泽明黄闪亮,而且整体镂空,有相互交错的蟠螭紋和饕餮纹,镶嵌数十颗勾云状的绿松石,显得华贵异常——这并不仅仅是一把兵器,显然还是一件艺术品了。

    他顿时大怒:“这是礼器!”

    礼器是中国古代贵族在祭祀、征伐、丧葬等礼仪活动中使用的器物,不过在这个世界,还包含了一种意义,就是“装饰”用的东西。

    也就是说这把剑——短剑,仅仅是一个玩物配饰。

    他本来想要挑选一件神兵利器,赵虎却去拿了一件装饰品!

    “呵呵,少爷眼光不错,就是礼器……少爷你手无缚鸡之力,要兵器做什么,还是配这把礼器,当一个草包少爷好了,哈哈哈……”

    “砰!”

    王麟拍了一下桌子:“赵虎,谁让你代我选择的?你敢以奴欺主?”

    “哦?”

    赵虎的脸色也冷了下来:“有些话可不能乱说,侯爷让你安心的读书,要兵器做什么,打打杀杀?我给你选的这把,就是闹到侯爷那去,侯爷也不会说我什么,反而要训斥你无事生非,你还是给我安分一点罢。”

    “还有,少爷,你不要威胁我,有身份有实力的人威胁,做为奴仆当然会害怕,少爷你在府中什么地位?在我面前发狠,我只是当笑话看,毫无威慑啊!”

    “小竹,过来,见过少爷。”

    后面的丫鬟连忙走上前,盈盈一拜:“奴婢叫小竹。”

    “记住,以后好好的伺候少爷,我每天要练武,他的一举一动,包括在我练武时少爷做了什么,都给我记住,向我汇报。”

    小竹脆生生的说道:“遵命!我一定会好好监视麟少爷的。”

    侯府调教出的丫鬟自然是有眼色的。

    王麟冷眼旁观,等这两人表演完了离开屋子,才长长的吐了一口闷气。

    “我要变强!”

    “任何世界,唯有力量,才是永恒!”

    “没有实力,别说用父为子纲教训自己的武成侯,就是区区一个奴仆,都能欺压在自己头上。”

    “先把神魂修炼到出窍境吧。”

    他盘腿坐在了床上,闭上眼睛。

    虽然心中有闷气,但这一年打磨出的心境,还是很快就凝神静心,平静下来将全部心神灌注在脑海中了。

    一名蓝发红瞳的少女在虚无中浮现,嫣然一笑。

    渐渐的,神魂又涌起了喜乐安宁的感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不对。”

    不知过了多久,王麟隐约的又产生了一股明悟。

    “观想绫波丽的微笑虽然能培养,壮大神魂,类似胎儿在母体之中那种温暖治愈的感觉,但没办法出窍,意境不同……出窍是灵魂挣脱肉身的束缚,就好像佛门子弟,观想佛陀在意识大方光明,灵台便是极乐净土,怎么舍得离开?”

    “什么宝塔观,星体投射,才是出窍的手段。”

    “难道要改换观想的内容?”

    “不过……胎儿哪怕在母体孕育,也是要出生的,出生时不就是挣脱束缚吗?”

    “只要找到那个意境……”

    “色授魂与。”

    王麟想到了这个成语。

    他将全部念头都沉浸在脑海观想出的画面,少女的微笑之中。

    沉浸在美色里,神魂颠倒。

    “轰。”

    只觉得意识一阵旋转,随后猛然一个激灵仿佛身体一冷,然后轻飘飘的飘了起来。

    “我成功了?”

    王麟“看”见,下方的木床上,自己的身体仍旧盘腿而坐,只是气息微弱,两眼紧闭,好像是睡着了。

    “我的灵魂离开肉身了!”

    这时他看到丫鬟小竹伸头向屋子内探望了一眼,似乎在监视自己,发现一切如常脑袋又缩了回去。

    “灵魂无形无质,她看不到的。”

    肉身是物质,而灵魂只是由无形无质的念头构成,俗称“阴神”,肉眼当然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