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还是想卖她

    不知是不是因为想起过往或者是想起王楚楚,曾荣的脸有了几分狰狞,一旁的曾华看了她的样子忍不住再次战栗起来,怕怕吓吓地退了几步,却又忍不住打量她。

    “你,你,你过来。”曾荣见曾华了退后几步,也意识到自己方才的走神可能吓到了对方,忙换了和蔼的语气。

    谁知她不叫还好,这一叫曾华反而又后退了几步,一边摇头一边说不,手里依旧紧紧地抱着这件棉袍。

    见此,曾荣想了想,换上记忆中大姐的口气,“阿华,你别怕,大姐方才是糊涂了,大姐不该去寻死,大姐不该丢下你,你放心,大姐想通了,大姐不去寻死,以后大姐就带着你,我们好好过日子。”

    曾华似乎并没有听进曾荣的话,或者说,她依旧没有卸下心防,因而也并未上前,不过她倒是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那爹娘那呢?他们说,不卖我,不卖你,不卖你,大哥就娶不上大嫂,二哥也念不起书,呜呜,他们还说,娘要生孩子,也是要用钱的。”

    曾荣听了这话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正细细推敲时,房门又被推开了,这次进来的是继母田水兰。

    “嚎什么丧呢,我可跟你讲,卖你大姐跟我没有半文钱关系,是为了你大哥娶亲和你二哥念书才卖的,你要不答应卖也成,就让你二哥别念书了,你大哥也别娶亲了。”最后两句话田水兰是对着曾荣说的。

    “别拿我当幌子,我答应换亲,没答应卖我妹子。”曾富祥追到门口说道,因为怕曾荣还在换衣裳,没敢进门。

    “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好的换亲,怎么又是卖人?”曾有庆见堂屋里只剩下几位至亲,也不怕丢人了,直接问道。

    “三叔,正好你来评评这个理,我说家里穷,阿贵就别念书了,每年搭进这么多学费不说,家里什么事情还帮不上忙,这么一大家子,七八张嘴,都等着我当家的和阿富两人养,累死累活的,一年到头连饱饭都吃不上一顿,这么下去,阿富拿什么娶亲,阿贵的学费怎么交?”田水兰拍着手说道。

    “卖哪里?预备卖多少银两?”曾有庆倒是也清楚这家人的日子,既然插手了,就不能不问一个明白。

    “这?”田水兰不吱声了,觑向了曾呈春。

    “到底是卖哪里?”曾有庆问的是也是曾呈春。

    “是,是,是镇上,是镇上。。。”

    “对,是镇上的牙婆说,城里有户大户人家要买丫鬟,说我们阿荣生的好看,做事又勤快,给到了十二两银子呢,我们寻思着,富祥娶亲有个三四两银子蛮够了,剩下的正好给贵祥念书用,我可没打算动这笔银子。”田水兰把话接了过去。

    “三叔公,我有话要和族长说,能不能劳烦你带我去找他。”曾荣听见外面的话,缓缓从床上爬了起来。

    这件事,她只能求助于族长了。

    “见什么族长,你当你是谁,族长是你想见就见的?我跟你讲,老实在家好生帮衬几天,趁早收了那些不该有的心思,你爹你娘你哥他们养你这么大容易么?也该你报答一下他们了。”王氏一听能卖这么多银两,也顾不得家里活没有人做了。

    反正卖了阿荣,这两个孙子的难题都能解决了,别的也就不在她考虑范围内。

    “就是啊,阿荣,听娘的,娘不会害你,我听说大户人家每个月还有月钱的呢,这钱啊,你可不能瞎花,得留着给你二哥念书用,晓得不,等你二哥以后高中了,你的苦日子也就熬出来了。”田水兰见家婆站在她这边,底气更足了。

    曾荣斜睨了这两人一眼,什么也没说,低头找了一圈没找到自己的鞋子,只得光着脚下地了,踩在冰凉的地面上,曾荣的眉头再次夹紧了,她很不适应这种贫穷了。

    曾华一直在默默地留意她,见此,忙给她找来一双旧鞋子,曾荣试了试,比她的脚要大一些,应该不是她自己的,如果她没有猜错,应该是亲娘留下的。

    可不管怎么说,总归是有双鞋子穿了,曾荣把脚放进去,趿拉着鞋子,刚走两步,一阵眩晕袭来,她只得转身扶住了床沿。

    定了定神,曾荣转身对曾有庆说道:“三叔公,你别听她们说的好听,她们是想把我卖去那种脏地方,进了那,我死不足惜,可曾家的名声就坏了,不但我二哥将来不能科考,就是我四哥六哥他们也都不能了,兴许对整个曾氏一族都有影响的,所以我才会去跳湖寻死。”

    曾荣方才一直昏迷着,没有听到曾有庆给她找的借口,直接坦承自己就是跳湖死的,而且是为曾氏一族跳湖死的!

    “什么脏地方,连书都不能念了?”乡下人还是比较淳朴,一时也联想不起来。

    别说曾有庆,就连曾贵祥也不懂这些,但他听懂了一点,妹妹卖的地方不是什么好地方,会影响到他科考,这是绝对不可以的。

    “那,那就别卖了,还是换亲吧。”曾贵祥开口了。

    “换亲也行,那你也别念书了。”田水兰巴不得家里多一个劳动力,这笔学费正好可以拿来贴补过日子。

    再说了,眼看着她儿子也大了,没两年也该进学了,因此,她巴不得曾贵祥不念书了,这哥俩早点娶亲还能早点分出去,这么大的小子正是能吃的时候。

    “那,那还是把阿荣卖了吧,别卖那种脏地方,就卖去大户人家做丫鬟,还有月钱可以拿。”曾贵祥一听不让他念书,忙出了个主意。

    这时的他隐隐有点明白曾荣嘴里的脏地方是什么了,因为他也曾经跟同窗们去过城里,城里有那种勾栏酒肆,还有那种专供男人们取乐的地方,只是他们一个个都囊中羞涩,谁也不敢迈进去,在外面好奇地看了几眼。

    不过这不影响他的判断力,不用权衡不用比较,他也觉得自家妹妹若是进了那种地方是很丢人的事情,可若是进了大户人家做丫鬟就不一样了,说不定还能借助点对方的势力拉他一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