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黑手高悬

    阿米尔卡雷·赵的辅官巴尔博老爷正在进行每天例行的训练。
    他的视野之中,有三个虚拟角色。都是松岛宏。
    和某些黑帮分子“只是套个外观”不同,巴尔博老爷是可以调取数据,甚至调用外部的计算资源,使模拟接近真实的。
    这些数据包括了数十年前松岛宏在残奥会上登记的义体参数,以及比赛时的数据。
    甚至在松岛宏为他们效力、他们投桃报李为松岛宏安装安全措施的时候,也有技术人员会直接调取出松岛宏的经验卷积。
    反正也只是一个平民武者而已。
    而这样做出来的虚拟人,除开“决策”上少了一点灵活之外,已经和数十年前的运动员松岛宏相差不大了。
    巴尔博老爷飞快的对空挥舞拳掌,十分钟之后,就将两个“虚拟松岛宏”击倒在地。
    这种训练,他经常做的。
    “模拟”虽然比真人终归差了一层,但是却胜在成本低廉,并且随时随地可做。你甚至可以选择古往今来一切有记录的武者。
    官府武者的武功绝对不弱。
    这个时候,“虚拟影像”突然消失。现实瞬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一名事务官站在他的面前,义眼聚焦在他的拳头上,看样子颇为紧张。
    巴尔博老爷有些不耐烦:“怎么了?我记得……”他对比了一下脑内数据:“监听班的?”
    广播存在着“难以监管”的问题。这东西的技术含量实在是太低了,随便哪个掌握方法的人在随便哪个荒野聚居地里随便找一些废品,就能自己做一个可以工作的广播器材出来。而大范围布置电磁波干扰,又有可能会影响到自己的正常工作。
    所以,庇护者们对那些普通的广播客,一直采取听之任之的态度。
    他们真的想管,也没精力去一个个管。
    但也不能真的完全不管就是了。
    人类基因库存在的目的,就是延续“人类”这一物种。人类种群存续,是戴森原则所承认的唯一义务。
    而与人类基因库力量为敌,就是阻碍人类延续的大业。
    每一个侠客都是毫无疑问的反人类主义者。
    而每一个广播客,都是潜在的反人类主义者。
    他们的存在,会威胁到人类的生命安全。是以在戴森原则延伸的逻辑之下,庇护者们有权将他们清剿掉。
    是以,每一个领主手下,都会有那么一支小队,专门负责监听。
    一个地区的广播客数量永远是有限的。按理来说,一个人就应该可以监听好几个频道了才对。
    之所以是“小队”,是因为这些就监听者的义体化程度不会太高。这却是避免有人的广播信号经过特殊转码器的转化之后,变成某种蛊毒——毕竟世人都知道,如今的计算机技术标准,都是包括“那个人”在内的那些人参与制定的。
    新一代的内功高手,也用着“那个人”编写的教材。
    而“那些人”当中出现了侠客,就意味着如今根本就没有绝对安全的输入口。
    什么输入口都有可能成为入侵的来源。
    而义体化低,也还有一个好处。那些负责监听的家伙就算是被广播中的歪理邪说所感染,也不可能造成巨大的破坏。
    人类肉体实在是太弱了。
    只不过嘛……
    对于大部分基因库武装力量的军官来说,负责监听班,往往就意味着“坐冷板凳”。
    巴尔博老爷几乎不记得这个可怜的家伙了。
    那个事务官低声说道:“先生,我们监听到了一个不安分的家伙。他在播报我们的军队动向。”
    “啊?”巴尔博老爷有些疑惑:“这是什么蠢货?不……不对。现在怎么就连这种蠢货,都敢出来嘲讽我们了?”
    他眼底已经出现了一份文字报告。他按照这份报告,找到了那个广播频道。
    巴尔博老爷走到窗前。
    他确实听到了报告里所描述的内容。这个广播的主持,正在放送他们松鹰城军队的人数、分部位置、密度、载具的数量与位置、飞行器的型号乃至肉眼可见的无人机密度。
    这些都是可以靠视觉插件快速目测估算的。视觉插件会将观测到的景象区域整齐的分割成无数等大的方块,然后随机抽样,计算部分方块之中人数的平均,再根据一系列复杂的统计学算法,得出一组尽可能接近真实的数字。
    这并不是无用的情报。
    庇护者的组织度再怎么高,也无法突破物理上的限制。分散的部队想要集结,也是需要经过移动。而每一个士兵的义体,也是标准化的东西,速度也是可以测算的。
    而受限于距离、天候、地形、士兵义体状态,在荒野上能够选择的战术也并非无限。
    这种程度的情报,至少可以告诉收听者,松鹰城军队在接下来的十二个小时里有可能会怎么行动、可能会在荒野摆出什么样的阵势。
    “真是受不了。”巴尔博老爷敲了敲后脑勺:“本格尔阁下的死,确实是让一些有害菌类蠢蠢欲动了啊。”
    在这一句话的功夫里,他已经调取了整个城市所有部队的分布情况,然后与广播之中描述的部分进行对比。
    由于大地是弧面,所以一个人不管站得多高,都会看到“地平线”。远方的景色会被大地所遮挡——而这个距离,往往只有几公里到十几公里的样子。
    更别说,这个城市里还有巨型建筑。
    巴尔博老爷很快就依靠算法,反推出观测者可能所在的位置。
    接着就是调取卫星图像。
    “嚯,还真是。”他摇了摇头:“工业级义体?好好的工人不当,却来当反人类份子……”
    事务官低声道:“我们希望能够再次上报……”
    “不用了。这家伙的行为是协助侠客,明显危害了他人的生命安全,违反戴森原则无误。”
    并非任何庇护者阵营的人都可以任意宣判他人失去庇护。许多过于明显的行径——比如杀人、盗窃,可以直接由系统自动判定。
    但是“广播”这种行为却只是处于“线”上,只能由至少有人类基因库官方身份的干部来定夺。
    “向干部本人效忠的人”也可以算入其中。
    在戴森原则的体系之中,向某人效忠者的一切行为,都由效忠对象来负责——简单来说,如果效忠领主的某人违反了戴森原则,那么这就等若是领主自身违反了戴森原则。
    当然,当然,这只是一个比喻。
    这种事可从没发生过。
    在得到了领主辅官的认可之后,事务官点了点头,道:“距离那个广播人两公里的地方有一个防空炮营地。里面有一支武者小队正在休整……”
    “不不不,怎么能这样呢?这个广播多播放一分钟,我们就要多承受一分钟的羞辱。”巴尔博老爷声音之中有一丝愠怒:“他不是渴望闪耀的侠义吗?赏他一发中近程战术导弹,让他成为今夜最闪耀的人吧。”
    事务官觉得有些奢侈到浪费,但没说什么。
    而巴尔博则透过卫星的光学监控,注视着那个工业机械。
    大概是因为战术导弹点火的动静比较大吧。那个广播客好像发现了什么。他转过身,迈起自己那短得可笑的步幅,加速跑动起来。
    那可是不怎么考虑移动的工业义体。
    “啊,各位亲爱的听众朋友,由于一些原因,我不得不终止本次放送了。最后,我要唱一首歌,送给所有此时此刻在关注着‘侠义’的朋友。一首A Las Barricadas(到街垒去),一直以来谢谢大家。”
    巴尔博看着那个跌跌撞撞如同某种节肢动物的工业义体,只觉得滑稽。
    中近程的战术导弹并非直击,而是先升空,然后再根据系统预设的目标修正弹道。这个过程确实需要一点时间。
    但工业义体的移动速度,最多也只能让这个时间延长半秒吧。
    剩下的一点时间,就看这个家伙表演的滑稽剧好了。
    “Negras tormentas agitan los aires【黑风暴在空气中激荡】nubes oscuras nos impiden ver【乌云遮蔽了视野】Aunque nos espere el dolor y la muerte【即使痛苦与死亡在前方等待】contra el enemigo nos llama el deber.【使命召唤着我们与敌人战斗】El bien más preciado es la libertad【最为珍贵的莫过于自由】hay que defenderla con fe y valor.【以信念和勇气我们必将捍卫它】……”
    一直到视野被光填满为止。
    ………………………………………………………………
    实际上,在那个陌生广播客广播松鹰城军队动向的时候,向山就站了起来。
    他看着单杀王。单杀王则缓缓摇了摇头。
    向山怒道:“赶不上?”
    “不可能赶上的。而且就算赶上了,也不过是把自己送到敌人火力覆盖区而已。”
    向山听着这一首古老的歌,一言不发。
    “……?A las Barricadas!?A las Barricadas!【到街垒去!到街垒去!】por el triunfo de la Confederación.【为了联合的胜利!】……”
    这一首歌最终戛然而止。
    而老螃蟹的最后一句话,则撞碎在电离层上,落入大地,落入不知道多少人的天线之中。
    “一身废铁换一发战术导弹,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