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至尊修仙秘录

    郑天明甚至怀疑,散则散是魔修的手段,他们喂服修仙者吃下散则散,然后他们再吃了修仙者,来提升自己的实力。

    魔修可是被正道人士所喊打的。

    到时候,魔头们馋他的身子,正道人士也会想要将他除之而后快。

    吞服散则散,就是个死局啊!

    服不服?郑天明思索了片刻,无奈的发现,他想这么些事情,根本就是在浪费时间,他想要活下去,只能制作并吞服散则散。

    不过,散则散的事情要保密,连蓝山都要瞒着。

    倒不是说蓝山不可信,而是唯恐蓝山会担心他,他只需要和蓝山分享能活下来的喜悦就好了。

    郑天明没有立即离开。

    又休息了一个时辰,在“尸骨流”中小心翼翼的搜寻起来。

    能得到散则散药方,没准还有其他的药方、法术、秘术、丹药之类的东西,要是不搜索一下就走,相当于白来一趟。

    而且他不到一天时间就得到救治自己的机缘,说明他运气正盛。

    事实证明,果然是如此。

    郑天明仅仅用了一刻钟时间,就找到一本《至尊修仙秘录》。

    即便后半部分已经腐朽,只是残卷,郑天明还是如获至宝,瞧瞧这书名,就知道这书不一般。

    翻开书页,就是几个大字——论古今修仙区别。

    内容大致是:

    今人修仙靠拼爹,拼祖宗。

    只要血脉中法则足够浓郁,就可借助星源石点亮可沟通星辰之力的源星。

    源星分为九个等级,一级最好,九级最差,长辈们越强大,源星等级越高,可沟通的星辰之力越精纯。

    之后便可以借助星辰之力来炼体,以便身体足够承受法则激活之后的力量。

    这也是修血脉法则的第一个境界,由于要身体当做“炉鼎”来锤炼,这一境界被叫做“炼鼎境”。

    但祖宗们没得拼,他们不修法则,而是以炼体入道。

    当炼体达到极致之后,体内会涌现出浓郁的生机,让身体发生脱胎换骨般的变化,就算是残缺的肢体,在那一个瞬间也会恢复如初。

    同时,也会和星空中的星辰产生感应,星光会如长河垂落,在心脏之上凝聚为源星。

    此种方法凝聚而成的源星,顺应天地规则,等级更在修血脉法则的一级源星之上。

    郑天明激动的握紧双拳。

    先前他还担心,服用散则散后,重新吸收足够点亮源星的法则,会需要三四十年时间。现在看来,他完全可以选择“古法修仙”的方法。

    好处也是很多。

    要知道,即便他通过野猪血得到足够的血脉法则,能点亮的源星大概也就是九级源星。

    此外,炼体极致之后身体会发生脱胎换骨的蜕变,他肯定能长出来新的心脏,独属于自己的心脏,不用担心什么时候心脏再次罢工。

    不过。

    现在人们都是修血脉法则,一定是“古法修仙”的方法很难,郑天明稍稍平复了下心情,继续往下看。

    大致是这么说的:

    今人修仙借助星辰之力,就可轻松激活血脉法则,得到强大力量,让修仙变得很简单。

    但祖宗们点亮源星困难,其后的修行更是困难。

    九州大地经历三皇五帝、夏商,足有数万年时间,直到武王伐纣,能达到炼体极致,踏上仙路的也不过万八千人。其中能算得上仙人者,不过是千八百人。

    因为以源星借助星辰之力,只能强化肉身、增强耐力和力量。

    想要提升战斗实力,必须亲身感悟天地间的大道法则,比如:五行法则、风法则、黑暗法则、速度法则、刀剑法则等。

    郑天明一颗心沉入到谷底,想给自己唱首《凉凉》。

    他可以感受到想要炼体极致,是如何的艰难,别说三四十年了,没准自己直到老死都无法做到。

    炼体极致后的修行,看起来更困难,大道飘渺,谁知道怎么感悟啊!

    这真是先给人希望,再让人绝望,写这本书的人真是坏的很。

    还好,郑天明此行的目的只是为了解决心脏问题,得到了散则散药方的情况下,不至于绝望。

    一本残卷看的差不多了,郑天明连连叹气,索然无味的看着后面的文字,那是作者的感慨。

    以今术修法则,可一日千里。

    以古法修源星,可开至尊仙路。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看着这短短的三句话,郑天明陷入了沉思之中。

    两种修行的方式,一个强大,但艰难险阻;一个主流,对他来说也困难重重,他到底该如何抉择呢?

    片刻之后,一拍大腿。

    我是穿越者,是一个出生时头顶星海灿灿的人,是一个要做真爷们的人,是一个能以九岁之身杀死野猪的人,有什么好怕的,自然要选择……

    嗯。

    我两个都要选。

    小孩子才做选择,成年人全都要!

    一边炼体提升自己的力量,一边猎杀野猪为自己补充血脉法则,哪个办法先让自己点亮源星,就是好猫!

    随后郑天明又小心翼翼的搜索起来。

    可能是今天的好运到头了,接下来的一个多时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有寻找到。

    郑天明轻轻摇头:“是我太贪心了,今天得到的足够多了,也是时候回去了,只是不知道师父怎么样了。”

    想到了自己留下的诀别信。

    按照他对师父的了解,即便师父能够猜到真相,也认可他的解释,等他回到家,也肯定少不了一番臭骂。

    但这个时候他管不了那么多了。

    他想立即回到师父的身旁,大声的告诉师父:“师父,我能活下来啦,我能给您养老送终啦!看到我回来,您是不是开心得不得了?”

    回去的速度比来时快了不少,郑天明不到半个时辰时间就离开“古墟深处”范围。

    又走出没有多远,就看到漫山遍野都是人,有青壮年,也有老弱妇孺,都是古墟镇的人,口中喊着“小混蛋,你在哪”或者“郑天明,快出来”。

    粗略看起来,镇上的人差不多都来了。

    郑天明眼睛湿润了,这一定是师父求爷爷告奶奶的求来的人。

    他在镇上被称为“小混蛋”,因为爱蹭野猪血、爱训练镇上孩子的抗击打能力、爱薅镇上老头的胡子外,还因为从根上就是歪的,蓝山可是被骂做“老混蛋”的。

    如果不是蓝山杀猪取血的本领过硬,早在镇上混不下去了。

    如今这么多人来找自己,蓝山一定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郑天明感动的同时也有些心痛,蓝山愿意为他付出如此多,他在心脏出问题的时候,居然还想着等死,丢下蓝山一个人孤零零的,这是人干的事吗?

    好在,他及时醒悟,像个男人一样站起来了,并且成功活下来了。

    郑天明迫不及待的想见到师父,分享自己得到机缘的好消息,疯狂挥动胳膊,大喊道:“我在这。”

    最先到来的是镇上第一强者宋老头。

    别看宋老头须发皆白,但炼鼎九层的实力在那摆着呢,奔跑起来比千斤重的野猪都快七八倍,如一阵风一般。

    看的郑天明面上羡慕,心中则忍不住感慨:“真是老而不僵适合做贼,古人诚不欺我。”

    宋老头埋怨道:“你个小混蛋,跑哪去了?你得病了,我们都知道,但你不能讳疾忌医啊!知道你师父急成什么样子了吗?”

    镇上的人只知道郑天明得病了,但知道的并不详细。

    郑天明也没反驳,梗着脖子瞅着涌来的人群,问道:“宋老头,我师父呢?我好像没看到我师父?”

    宋老头的目光在人群中寻摸了一会,呆呆的道:“你师父该不会是猎杀野猪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