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遴选奇才

    十天后,来探机阁报名的已经有一百二十一人。第一场比武过招之后,只剩下了三十六人。

    第二场的考题是洛风出的,这是一道推理题。

    洛风亲自把试题誊写三十六份,不假他人之手,以免露题。然后他在演武场分设了三十六张桌子。

    考生们根据考题上的案例进行分析推理,写出自己的思路和办案的过程。

    不少考生看到这考题皱起了眉头。案例上说的是在一个漆黑的夜晚,有四个盗墓贼一起去盗墓。他们其中一个人拿着火把走在最前面。第二个人手里拎着盗墓的用具。第三个人戴着手套和装珠宝用的袋子。第四个人负责开启墓中各类机关。他们一同团结合作进了内室。

    墓室里面的珠宝不计其数,盗墓的四人没有一个活着出来。

    他们四人都死了。拿着火把的人死在棺材前;拎着工具的人倒毙在内室的出口;背珠宝的人死在中室;开机关锁的人死在洞口。问:他们是怎么死的?

    考生们的答案五花八门,令人忍俊不禁。苏托让人将演武场的桌子都撤下后,他发现坐在主考位置上的洛风笑得合不拢嘴巴。他好奇的走过去瞧了一会儿。

    “这些年轻人真能瞎扯!”苏托说完也忍不住乐了。

    “行了!这五个人的答卷还可以,明天进行下一场比试。”洛风止住笑道。

    “哎!说实话,你这道题我看了都有点蒙,能不能解释一下?”苏托坐在了桌案边上等待下文。

    “等三场结束后,让他们给你讲吧。”洛风起身拿着那五份试卷走了。

    “哎!”苏托按住差点被风刮跑的剩下的试卷看着洛风的背影叫道。洛风没有理苏托,扬长而去。

    第三场的试题是东方旭语出的。他让那五名脱颖而出的年轻人去集市上做一件好事,然后把过程写下来。

    最后,洛风通过第二场和第三场的考较,选了三个人留用。

    这第一名是京城官宦家的子弟,名叫聂洋。他讲述了第二场考较中盗墓案的分析和推理。

    “第一个拿火把的人倒毙在棺旁是因为他抢先打开棺木,那么可以推断出棺木中必定有毒气之类的物质溢出。

    第二个拎着工具之人看到第一个人瞬间倒地而亡,他停下脚步观望一会儿,然后退到墓室口。第三个人和第四个人将他杀害。”

    “他也许是中毒而亡!”苏托不以为然的道。

    “不会!如果他也是此时中毒而死,说明这毒很厉害。那么,第四个人就不会死在洞口了。”聂洋自信的解释。

    “说下去!”东方旭语也来了兴致。这个年轻人中等身材,面容白皙,一看就是养尊处优惯了。不过他的头脑倒是挺灵活的。

    “第三个人和第四个人在内室将袋子装满珠宝后准备离开时,第三个人对那棺材产生了兴趣。他是一个贪婪之人。他一定是想看看那棺木之中是否有稀世珍宝。于是,他走向棺木看到了他所期望的宝物并拿走了。因为他戴着手套,所以他没有中毒,而是被第四个人杀死了。

    第四个人拿起那稀世珍宝观看时中了毒。他顾不上拿那些宝物就慌忙的奔向洞口,希望有人能救他一命。但是在这漆黑的夜里,又是偏僻的墓地,哪里会有人?”说到这里,聂洋惨然一笑。

    “这贪财确实没什么好下场。”洛风说的时候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苏托。苏托眨巴眨巴眼睛没有吭声。

    “讲讲你第三关做了一件什么好事?”东方旭语赞许的看了看这个聂洋。

    “我走在街上,看到了一个四五岁的孩子被一个女人拖着走。那女人走的很快,孩子有些跟不上了。她回身就打了孩子两巴掌。孩子想哭却没敢哭。”

    “我虽然觉得这个女人对孩子凶了些,但是也没太在意。当我正要转身离开时,我发现孩子是光着脚的。他的小脚已经有了血痕。我马上意识到这个孩子不是那女子的孩子。于是我就拦下了那急着赶路的女子。”

    “莫非是拐子?”苏托问道。

    “正是!那女子见我拦住他们的去路有些慌乱。孩子突然挣脱她的手跑向了我。

    那女子跺了一下脚骂道:‘我好吃好喝的供着你,你却不识好歹!’我抱起那孩子就要拉那女子去官衙。她一听就借口自己内急,让我帮她照顾孩子就走了。”

    “我抱着孩子往官衙去。不曾想那女子竟找了同伙来截孩子。我只好把他们都打趴在地,并且让人报了官。官府的人将人贩子和孩子都带走了,只可惜让那妇人溜了。”

    “你的妇人之仁可能会害了自己。”东方旭语边说边扭头看着身边的洛风。洛风只是面带微笑地看着聂洋。

    “你的武学怎么样?”洛风不理东方旭语质疑的目光。

    “师承柳山一派,擅长柳叶刀。”聂洋拱手道。

    “你师傅可是柳一飞?”东方旭语心中略喜。这柳一飞可是江湖上的顶尖高手。只不过他隐居多年,不问世事。

    “正是家师。”

    “好!你以后就是探机阁的一员了。”东方旭语满意的将身子靠在了椅背上。

    “我叫莫玉,是莫成乾的关门弟子,擅长暗器和药理。”莫玉上前一步道。他长身玉立,超群脱俗。

    “古小东!无门无派,擅长轻功和剑术。”古小东岁数不大,个子却不矮,脸上一副玩世不恭的神情。

    洛风仔细望去,他的模样出众,一双丹凤眼格外引人注目。

    “你能展示一下你的轻功吗?”洛风对古人这轻功之术还是有些怀疑的。可就在他一眨眼的功夫,古小东已经在棚顶旋转一周下来了。

    洛风看得目瞪口呆。他不知道的是,自己这身躯原主的轻功也不弱。只是他自己不知,不能驾驭而已。

    “后生可畏也!都留下吧。”东方旭语拍了板。

    洛风满意的看着自己选的这三个年轻人。他拿起茶杯刚喝了一口茶,却又被古小东的话将这还未咽下的茶喷了出来。

    “听闻洛大侠的剑术天下无双。不知可否赐教一二?”

    “洛风在前些时日办案过程中受了重伤,不知何时才能恢复,所以我们探机阁才不得不在江湖中遴选高手。这是探机阁的机密,希望你们严守这秘密。”东方旭语面色凝重的扫视着古小东三人。

    “是!”聂洋和莫玉拱手道。

    “无趣!”古小东说着走出了议事厅。他是无意之中看到了探机阁招人的告示一时兴起报了名。

    “古小东!”聂洋和莫玉也走了出来。古小东站住了脚转过身来看着他们。这两个人更无趣,我怎么就来到了这里?古小东懊恼地想。

    “三位请随我来!”葛义将三人引入了一间客房之中。这间客房里有三间卧室和一个客厅。

    在晚饭时间,洛风和苏托提着酒壶来到了古小东三人的客房。

    古小东刚拿起筷子就看到了正走进来的洛风和苏托。他放下筷子站了起来。

    聂洋和莫玉刚从各自的房间里出来。他们看到洛风和苏托忙拱手施礼。

    “不介意一起用餐吧!”洛风将酒壶放到了桌子上。他坐在了古小东的身边的椅子上。

    “什么酒?”古小东转身顺势坐在了椅子上。他拿起酒壶倒了一口酒在杯子里闻了闻,然后一饮而尽。

    大家落座后,古小东给每一个人的杯子里斟满酒。顿时,屋里酒香四溢,令人垂涎。

    洛风和苏托奉东方旭语之命前来探查三个年轻人的底细。尤其是那古小东,他的身形快的出奇,令洛风兄弟三人很是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