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1章消失的王者【新书求收藏!求推荐票!】

    蔚蓝星!

    七年前,一代猛人强势崛起,灭掉了当时无恶不作的神级势力,圣教!

    更是亲手斩下了九州十大封神强者排名第一的圣教教主,圣神的头颅,挂于圣殿之巅,震慑九州各势力。

    猛人路西法也因此一战封神!

    封号,死!

    名死神!

    成为了新的第一强者。

    更是创建了宛如传说一般的势力,死神殿!

    无数国王和各国首富亲自到死神岛,寻求死神的庇护,更是上供了无数金钱,美女,天材地宝。

    然而,这样的时间并不长久。

    仅仅封神后的一个月时间,死神路西法留下一封信,就,溜了......

    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去做什么。

    七年后!

    中州,夏国。

    夏国在九州众国中都是排的上名号的央央大国。

    一处竹林。

    一口幽井!

    一道人影缓缓走了进来。

    来者是一名二十五六的男子,容貌普通,上身穿着一件印着蘑菇头的文字白色T桖衫写着‘北风吹,秋风凉,谁家娇妻守空房,你有困难我帮忙,我住隔壁我姓常!’而下身穿着一件已经洗的发白的牛仔裤,脚下踩着一双人字拖、嘴里叼着一根香烟,双手揣着裤兜,满脸的胡渣子,一副流里流气玩世不恭的二逼青年模样。

    脸上堆满了贱兮贱兮的笑容,望着幽井旁背对着他的白衣男子。

    “路西法,你来了。”

    白衣男子缓缓转过身来,露出面容,黑发俊俏妖异,衣发飘逸,不扎不束,微微飘拂,一双眼眸似星辰般深邃,带着孤傲冷清的神情,宛如画中走出人一般无二,手中环抱着一柄镶刻冰丝剑捎的长剑,淡淡的望着前来的男子,语气清冷,飘飘欲仙仿似不食人间烟火。

    一个是不食人间烟火的高冷男神,一个看上去是地痞流氓的二逼青年,两人怎么看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却出现在了同一个地点。

    “路西法,真让人怀念的名字。”

    来人贱笑,低抚额头,摆出一副老子怎么这么迷人的模样。

    路西法,原名常昊,正是七年前哪个名震九州各国势力的哪个,王者......

    “嘿嘿,堂堂剑神相邀,我要是不来岂不是太不给面子了。”

    被称作路西法的常昊笑意盎然,打趣道:“只可惜你这东道主请客的地点有些不行啊,烟酒没有就算了,也不知道带几个美女过来,这静悄悄的不知道的还以为白衣剑神约我约会呢。”

    白衣剑神,九州十大封神强者排名第二。

    “这七年你变了很多。”

    简短的一句话从白衣剑神的口中吐出。

    常昊听到白衣剑神的话明显一愣,神情有些茫然。

    随即一声苦笑,感叹道:“唉,岁月是把杀猪刀啊!紫了葡萄,黑了木耳,软了香蕉啊。”

    “倒是你,六七年没见了,还是老样子,一如既往仙气飘飘,上天不公平啊,一个男的长的如此俊俏,要不是你有飞机场,我都怀疑你是美女了。”

    常昊的话并没有让剑神动容,依旧是淡然的模样,打量着常昊。

    面对白衣剑神的眼光,常昊眼睛虚眯,开口:“小宝贝,说吧,找俺啥事。”

    “不过事先说好,借钱没有,打架不去,帮忙不帮。”

    白衣剑神望着面前这个完全变了一个人的‘老友’,嘴角抽搐了一下。

    眼神也冰冷了几分,这就是你口中的小宝贝?我还没有开口呢,你就把所有路给堵死了,生怕别人麻烦你一样。

    如果不是常昊身上的气息证明眼前的人就是七年前风靡天下的王者,他都怀疑是不是被掉包了。

    “最近有点小突破,找你切磋一番。”

    白衣剑神连剑带鞘一指常昊,一道白色的剑气从剑鞘上迸发而出,瞬间擦着常昊的耳侧没入了他身后的那块两米多高的大石头上。

    常昊弹了弹烟灰,侧头瞄了一眼,只见那块大石头缓缓从中间分裂为两半,仿佛经历了抛光打磨一般,平整无比,搬回家都可以当做镜子使用了。

    连忙罢了罢手笑笑呵呵道:“不了不了,切磋什么的太伤身体,你赢了,我认输,你要是想要第一的位置我就让给你了,从今以后你就是九州第一强者。”

    白衣剑神却是眉头一撇,身上衣袍鼓动,沉声道:“你受伤了?谁干的?我现在就去砍了他。”

    此话从剑神口中一出,现场的温度猛地急速降低,顿时间,风势大作,一地的落叶猛地被震飞而起!

    刚才那一瞬间,白衣剑神察觉到了常昊的气息极度不平稳,身上气息素乱,外强中干,外表看上去没有什么变换,实际上已经与枯木没什么区别了。

    他可以肯定,常昊现在最多发挥出七年前十分之一的实力,甚至更少。

    一股及其凌厉摄人心魄的气息疯狂的从白衣剑神身上涌出。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按下了暂停键!

    最终随着常昊的一句“他已经死了。”

    漫天竹叶这才轻飘飘的缓缓降落到地面上。

    “圣神是霸占第一神位八十年的老牌强者,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付出大代价能杀得了他?”

    常昊苦笑,并没有瞒着白衣剑神。

    “伤势严重到什么程度了?”白衣剑神收起了剑,问道。

    “最多一年,我就要蹬腿了,这还是我苟着不跟人动手的时间。”常昊扔掉手中的烟头,又点了一根。

    白衣剑神冷冷的望着常昊喝道:“所以你就自甘堕落,变成现在这副鬼样子?”

    “这么多年不见,难不成你就是来看望我这名伤号的?”

    常昊挖了挖鼻孔,语气颇为不屑。

    见常昊不想谈他的伤势,白衣剑神叹息一声,转移了话题。

    “自然不是。”白衣剑神摇了摇头,然后神情凝重的说道:“先知死了。”

    “那老太婆苟了两百年终于死了?又是诈尸吧?”常昊很明显不相信白衣剑神的话。

    从常昊的话中便足以看出,他口中活了两百年的老太婆没少干诈尸这种事。

    “这次是真的。”

    白衣剑神再次认真的点了点头:“你知道我不会说谎的。”

    常昊沉默了一会,说:“要是别人告诉我,我是一百个不相信,但是从你的口中说出来我倒是信了个七七八八,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你告诉我这么重要的事情是什么目的,中州之所以没有强敌入侵一大半原因都是有哪个老太婆震慑,你就不怕我把消息传出去?”

    “你的朋友不多,一只手就数的过来,我自认为我算一个,以我对你的了解,我相信你不会这么做。”白衣剑神语气平淡。

    常昊点了点头,如果说朋友的话,白衣剑神的确是他的朋友。

    不然白衣剑神作为中州的守护者,也不会瞒着其他两位,放任他在中州的境内自由行走。

    两人的关系可以说很微妙,背地里面的确是可以谈心的朋友,但是明面上却是刀剑相向的敌人,你刺我一剑,我砍你一刀都不带眨眼的那种。

    如果没有白衣剑神给他打掩护,单凭他是死神路西法这个身份如果让另外两个守护者知道了,他在中州夏国就足以寸步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