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4章绑架【新书求收藏,求推荐,求投资】

    蔚蓝星,就是海洋比陆地多的星球,一个海洋占了百分之六十的星球。

    而剩下的就是百分之四十的陆地,九州。

    九块大陆,四大州五小州,被称作九州。

    四大州分别是,中州,澜州,宛州,越州(不分先后排名,只是差不多大)

    五小州分别是,云州,雷州,殇州,瀚州,青州(同上)

    五小州,实际上就是比四大州小了十分之三罢了。

    四大州分别被四大帝国占领,分别是中州夏国,澜州魅国,宛州战国,越州(离国)

    这就是九州最强大的四大帝国,其余五州小国无数,战乱四起,整日烽火连天,百姓不得安宁,五小州偏僻的不少国家都还处于古时的冷兵器时期。

    而四大帝国早在百年前就开始另寻道路,研发了热武器,稳固了自己在九州的地位。

    中州夏国,华海市。

    明图集团,华海市前十的大集团。

    建造了一栋三十层的大楼用来当做集团的员工宿舍。

    小区的设施齐全,环境优美,再加上离公司很近,上班又方便就算是走路也只要十多分钟的路程,所以上到明图集团持有股权的高层,下到普通的公司人员,大多数人都住在这里。

    由于明图集团上到高层,下到普通员工都住在这里。

    而且明图集团超过一大半都是女员工,美女众多姿色不俗,这里还有另一个别名,叫做美女公寓。

    今天,一如既往,大楼前的垃圾桶里面如同往日一样塞满了大量的——鲜花,与情书,邀请卡片之类的信件。

    常昊从一辆破烂的自行三轮车上下来,脸色苍白无比,脚步踉跄的走到垃圾桶旁边,“哇”的一口鲜红的鲜血从嘴里喷出。

    随手从垃圾桶里面拿一张看上去软一点的纸张擦了擦嘴,然后重先扔进垃圾桶里面。

    十分不爽的吐槽道:“明明知道老子都要死了还下这么重的手。要是普通人,早就一巴掌被拍的脑瓜稀烂了。”

    点上一根烟,在原地休息了一会,脸色也恢复了很多,没有之前的那么白,抬起头望着后面的大楼,上面写着【明图集团员工公寓】

    随后从自行三轮车上拿出工具箱朝里边走去。

    常昊没有固定的工作,零零散散各种各样的兼职之类的都干。

    没有事干的时候就去收废品。

    总之逍遥自在,无拘无束,就这样苟了七年。

    “王大妈,是你这里的空调坏了吧?”

    常昊敲了敲宿管室的门,朝里面一个四五十岁的大妈打着招呼。

    宿管王大妈正扇着扇子,看着喜剧片,哈哈大笑。

    王大妈转头,见是常昊,顿时喜开颜笑:“哎呀常昊啊,大妈盼星星盼月亮。可算是把你给盼来了。”

    “你是不知道今年这鬼天气啊,这才五月初旬,白天就热的要死,晚上冷的要命,没有空调都要活不下去了都。”

    宿管王大妈的嘴就跟开了光似的的,一边把常昊往里面拉,一边跟机关枪似的“突突突”个不停。

    常昊苦笑不已。

    王大妈给常昊拿了一个人字梯,常昊就开始检查起空调的问题。

    不到一会空调就已经被常昊拆开。

    “这空调是出了啥问题啊?”

    王大妈在下面问道。

    “没啥大问题,线烧坏了,很快就能好。”

    常昊回了一声,开始忙活起来。

    十多分钟后!

    常昊从梯子上跳了下来。

    “搞定。”

    感受着迎面而来的凉风,王大妈扔掉手中的扇子,显的更加开心了,精神也好了很多。

    “救命啊,救命啊!你们放开我,快放开我!”

    公寓的楼道口处!

    两三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男子,凶神恶煞地挟持着一名身穿职业湛蓝色ol套装的女子从公寓出来。

    女子看上去二十出头,原本整齐的秀发现在看上去有些错乱,但依然可以看到那张显得惊慌失措的脸。

    一脸朴素的素颜,没有任何的装束,在加上青涩的脸庞,足以看出她是刚刚踏入社会不久,涉世未深的女孩子。

    陈琴,大学院毕业不久,明图集团销售部的员工,工作能力出色,下一任销售部部长的种子人员。

    这几声呼救,大楼下也聚集了一些女员工。

    宿管王大妈也听到了,连忙跑了出去。

    “陈琴,这是怎么回事啊,他们为什么要抓你?”

    王大妈紧张的问道,想上前询问事情原由,但是这三名大汉面色凶狠,腰粗臂圆,一看又不是什么好东西,凶横的一蹬眼,就把王大妈吓的连连后退。

    “王大妈,快,快帮我报警,我不认识他们,他们,他们绑架我。”

    陈琴不停的抵抗,扭过头来朝王大妈大喊。

    王大妈听到绑架两个字,顿时间变得脸色煞白,一时间不知所措。

    她也不傻,光天化日之下就敢明目张胆的绑架,还有什么是这些人做不出来的,给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当着这些人的面报警啊。

    两名黑西装大汉恶狠狠的瞪了王大妈一眼,让王大妈脚低发抖,缓缓低下了头,不敢与之对视。

    带头的大汉满脸横肉,恶狠狠拽着陈琴的头发,面目狰狞,骂道:“臭婊子,给老子闭嘴,骗了咱们刀爷的钱,还敢报警?老子把话放这儿,谁他妈的敢报警,老子割了他的喉咙扔山沟沟里喂狼。”

    西装大汉满嘴戾气的话让在场的人心里一紧,连忙退散开来,一脸后怕的望着这名西装大汉,他们都是打工的,谁也不想与这些亡命之徒染上关系。

    “你,你胡说,我跟他那是做生意,你情我愿的,怎么就变成骗钱了。”

    陈琴气的浑身颤抖,一脸的委屈之色,眼眶微红,雾气在眼眶打转。

    “他娘的,你tm的意思是刀爷误会你了?”

    西装大汉“啪”的一巴掌甩在了陈琴的脸上,顿时间五根鲜红的手掌印出现在陈琴的脸上。

    怒气冲冲的喝道:“把这个臭婊子给老子带走,今晚不把哥几个伺候舒服了,就特么的别想回来。”

    陈琴顿时间心如死灰,不停的挣扎,但是她一个弱女子怎么跟这些五大三粗的大汉比。

    只能不断的被拖着朝公寓外走。

    原本见到了王大妈,还以为自己有救了,但是仔细一想,他们都是给别人打工的,王大妈更是一个看公寓的,都是一些无权无势的普通人,谁敢管这样的事情。

    这不是没事给自己找事吗?

    但是一想到自己这么多年的清白就要毁在这群恶棍的手上,被这些恶心的家伙玷污,顿时间想死的心都有了。

    是个女孩都会怀春,陈琴也不例外,她从前做梦的时候梦见自己有一天遇见了麻烦的时候,自己的白马王子身骑着白马从天而降救下自己。

    想到这里,陈琴一阵心灰意冷,都这个时候了,自己竟然还抱着这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几人路过宿管室的时候,常昊正好从宿管室里面走了出来。

    见所有人都望着自己,常昊摸了摸头尬笑:“我就路过,路过,你们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