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5章我是抢劫的

    不过他此刻脸色苍白无比,就在刚才,他的旧伤震荡了一下,害得他又吐了一口鲜血。

    这让他非常不爽,老子的血就这么不值钱?今天都喷多少次了?

    整个人就像是一副营养不良,病恹恹,虚脱般的模样。

    陈琴也看到常昊了,顿时间好似一个溺水的人发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挣扎地朝常昊哀求道:“救我,帮我报...”

    警字还没有说出口,就被西装大汉猛地一脚踹到了脚上,疼痛感硬生生的把话咽了下去。

    泪水不争气的从红润的眼眶流出,可怜兮兮的望着常昊。

    常昊只是淡然的望着眼前的这一幕,比眼前残暴百倍的事情他都早已习以为常,夏国可以说是律法最全的一个帝国了,至少这些人不敢大街上杀人。

    被扇一巴掌,踹一脚又算得了什么?

    常昊不是一个自私的人,也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那些年他经历的事情太多了,像这样的事情在那段黑暗的岁月里每天都在他面前发生,为了现在这份安宁的生活他已经杀了数不清的人,对于这样的事情他已经麻木。

    那一天,他有多么的无助。

    那一天,他也曾像眼前的女孩子一样。苦苦哀求于那个人。

    那一天,他像一条狗一样爬在那个人的面前摇尾乞怜。

    白衣让他安稳的呆在华夏不是没有条件的。

    他们有约法三章。

    其中一章就是他不能对【任何人】出手,动用异能,杀戮,捣乱......

    这一章条约就完全限制了常昊的‘行动’能力。

    心里叹息一声,:“罢了罢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在别人的地盘上苟着还是听人家的话吧!”

    眼前的这个女孩常昊并不认识,也完全没有帮助她的想法。

    这些人的出现给常昊带来的只有那段痛苦的回忆。

    就在常昊准备离开的时候,看了女孩一眼。

    愣在当场!

    这个女孩的眼神,依稀,满怀希望,不安,恐惧,后怕等等情绪。

    与他当初,是何等的相似。

    见常昊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安静地望着她被逐渐带走,并没有任何反应的时候,陈琴彻底的绝望了。

    陈琴黯然一笑,也对,他只是公寓的临时维修工,我跟他之间只是见到过,各自的名字都不知道,招呼都没打过一声,毫无干系,别人凭什么帮我?更何况他只是一个维修工,怎么可能管这样的事情。无亲无故的,别人凭什么要卷入这场不必要的麻烦里面。

    “等等。”

    就在几人要走出公寓的时候,两个字从宿管室门口响起,陈琴更是浑身一僵。

    几人转过身来,西装大汉望着病恹恹的常昊,凶神恶煞的瞪着常昊:“怎么,你tm一个破维修工也敢管刀爷的事情?”

    “你们为什么要抓她?”

    只在顷刻之间,常昊就已经做出了选择。

    西装大汉本以为自己抬出了刀爷的名号就没人再敢管了,但是一脸镇定的常昊却让他有些拿捏不准。

    跟着刀爷这么多年,他早就不是当年以貌取人的愣头青了,知道察言观色,更何况他们出来混的对于危险,比普通人都要敏感一点。

    他这些年也干过不少见不得光的事情,手上也是染了鲜血的,凶残暴戾的眼神自然不是只能用来唬唬人这么简单。

    他的眼神只要瞪一眼那些普通人,他们就会产生恐惧的心里,不敢与之对视。

    眼前这名病恹恹的镇定男子虽然看上去普普通通,但是望着他的神情却是依旧淡然,要么就是经常见过他这样的眼神已经免疫了,要么就是没有听过刀爷的名头,是单纯的在装叉。

    毕竟这年头扮猪吃老虎的人不少,不长脑水的煞笔也不少。

    “这臭婊子骗了我们刀爷的钱。”

    “我没有,是他们...”

    西装大汉的话刚落,陈琴立刻紧张的辩解起来,但是马上就被抓着的两人捂住了嘴巴。

    “怎么,你想替这小妞还钱?”

    西装大汉试探性的问道。

    常昊算是看出来了,这群人就是他们口中的刀爷唆使的,就是看上了人家的美色,只不过是找了个借口罢了。

    “她欠你们多少钱?”

    常昊不紧不慢的掏出一只香烟,给自己点上。

    “不多,一百万。”

    西装大汉伸出一根手指头,说道。

    “一百万?”

    常昊装作惊讶的表情,一脸的唏嘘之色,感叹道:“碰到同行了。”

    “莫非兄弟也是道上混的?”

    西装大汉一脸警惕的望着常昊,脑中不断的搜寻有关常昊的身影。

    但是道上混的,稍微有点名头的他就算不认识也听说过,可是眼前的这个他却没有半分印象,要么就是一个无名小卒。

    “不!”

    常昊一脸认真的摇了摇头,意味深长的说道:“我是抢劫的。”

    抢劫?西装大汉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脸色一沉。

    破口骂道:“曹尼玛,活腻了,敢戏耍老子,给我上,废了特么的。”

    西装大汉此话一出,抓着陈琴的两人面带杀气,气势汹汹地朝常昊冲了过来。

    两人呈夹击状,一人对着常昊的脸庞就是一记直钩拳,另一人则是猛地一脚朝常昊的后腰踹来。

    王大妈等人则是暗自为常昊捏了一把汗,纷纷闭上了眼睛,不忍心看血腥的一幕,没能耐逞什么英雄,真以为这些人是好惹的?

    一抹不易察觉的邪笑从常昊的脸上一闪而过,他的后背仿佛长了眼睛一般,就在背后那人一脚即将踹在他后腰上的时候,常昊呼出一道烟圈,脚步横移出一步,背后那一脚擦着常昊的腰身而过直接揣在了前面那人的肚子上。

    前面的男子直接被踹飞,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

    常昊这时看似有意无意的由跨了回来,刚准备收脚的男子被常昊这一脚拌了一下,直接向后倒,一屁股率在地上。

    紧接着常昊仿佛是被吓了一个金鸡独立,猛地一脚就朝着摔着地上的男子手掌一脚就踩了下去。

    “啊!!!”

    痛苦的惨叫直接从该男子的口中传出。

    男子的惨叫仿若如梦初醒,惊醒了在场所有人,这一切发生的很快只在几息之间。

    他们都还没有看清楚怎么回事,两个西装男子一个捂着肚子,一个捂着手掌在地上哀嚎。

    王大妈等人震惊的望着眼前的一幕,懵懵的望着弹了弹烟灰的常昊,仿佛第一次认识他,一个维修工竟然这么能打,把两个五大三粗的大汉都打在地上哀嚎。

    陈琴满怀希望地望着常昊,虽然眼前的这个大叔,跟他想象中的白马王子天差地别,但是这一刻,陈琴只觉得眼前淡定抽烟地大叔,好帅。

    那性感的胡渣子,那忧郁的眼神,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