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宋肆只是意外

    火光中升腾起一个身影,如同火精灵般立在篝火之上,全身由火焰组成,不时还迸射出点点火星。当身影做出了一个双手下压的动作时,身上跳动的火光徒然静止,身体各处开始勾勒细节,就连头发也是活灵活现。

    这是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面容憨厚,正抱着肩膀,乐呵呵地看着宋肆,给人一种农家大汉的感觉——如果忽视掉他是由火焰组成的话。

    “呃,这位老哥,你总得先介绍一下情况吧?”

    没有急着回答,宋肆反问道。

    “情况?你也看到了,这个世界已经濒死,而传火的意义就是让你拯救这个濒死的世界。”

    “你这么说谁能懂啊!”宋肆翻了个死鱼眼吐槽道:“况且我感觉我这世界应该比我能苟吧。我才100年寿命,拿什么拯救世界啊!”

    “呃,是我没说清楚。”壮汉咧嘴,双手拍在宋肆的肩膀上,一股大力压得宋肆得身体向下一沉,然而接触处却没有想象中的炽热,触感仿佛像拥有实体。

    “让你拯救世界,自然不是现在的你,而是未来的你。”

    说着,壮汉收回了手,下意识摸向腰间,却摸了个空。只好尴尬一笑,从身体上揪下一小绺火焰,搓成一个长条形,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了一片烟雾。

    “呼——舒服了。我们刚刚说到拯救世界,对吧?”

    “对。”

    “我问你,假如给你一个不一样的精彩人生,但会冒着生命危险,你愿意吗?”

    “精彩人生?生命危险?”宋肆摸了摸下巴:“有多精彩?又有多危险?老哥你这话和没说一样啊,出门买菜还有生命危险的,你倒是详细点啊。”

    “我举个例子。”壮汉严肃了起来:“有一个未知的存在,可以让你在不同的世界穿梭并学习,但一旦在其它世界死亡就会真的死亡,你愿意吗?”

    “你这么说,我既视感很严重啊......是不是还有一个白色的空间,中间是一个纯白的大光球要给我发布任务?任务成功了有奖励,失败就要抹杀之类的。”

    壮汉一愣:“怎么?你们那里也有奇迹网络?不过为什么会有光球?抹杀又是怎么一回事?”

    于是宋肆把著名作家Z大的名著大致设定为其说了一边,壮汉在一旁听的津津有味,时不时点点头。

    “噢,啊,哦,原来是这样。确实有点意思,和奇迹网络有一些相似之处,不过本质上差别还是很大的。”

    之后,壮汉就为宋肆介绍他所说的奇迹网络。

    所谓奇迹网络,只是一个名字,不同的世界有着不同的叫法,并没有真正统一的标准。奇迹网络的来历不得而知,但它可以将各个不同的世界链接起来,让智慧生物在其间穿梭。与大光球不同的是,它并不会发布强制任务,任务失败也没有任何惩罚,甚至连穿梭与否都是自由的。

    目前已知的奇迹网络就是一个没有思想的工具,虽然针对它出现了很多阴谋论,但大部分链接网络的智慧生物都会选择不一样的人生。值得一提的是,奇迹网络无法剥夺、不可查询,已知的所有手段都没有发现这个网络的根本面目。

    “所以,只要你拥有奇迹网络,理论上就会拥有无限的可能。恰好,我拥有一个向奇迹网络推荐的名额。怎么样,心动吗?”

    “等下。”宋肆敏锐的发现了问题:“你能给予他人奇迹网络的名额?而且为什么你不来拯救这个世界?你应该也是奇迹网络的一员吧?”

    壮汉点点头:“我确实是网络中的一员,但现在我已经无力拯救这个世界。莫说拯救世界,我连自己现在是生是死都不知道,在这里的我只是一段程序而已。而我的主体已经一百年没有联系我,根据程序,我才利用奇迹网络的机制,随机拉取智慧生物来到这里。”

    “是这样啊。”宋肆点点头:“我是第一个走到这里的?”

    “准确来说,是第一个走到这里的人形智慧生物。”

    壮汉摆摆手:“在你之前,我还拉了十一个智慧生物,其中八个被活尸杀死,一个被结晶鼠咬死,两个来到这里的却是一头猪和一匹马。由于我本人的某些原因,不想把这个机会给一些奇怪的物种,所以才等到了你。”

    “那些失败者怎么处理了?”宋肆仿若不经意的问道。

    “还能怎么办。”壮汉叹了口气:“把他们的意识送回去了呗,顺便修理了一下他们身体的暗疾。这里发生的一切对他们来说就是一场梦,梦醒了一切也就消失了。”

    “至于网络名额,准确来说并不是我的,而是这个世界附带的,我也无法干涉。说了这么多,想好了吗?”

    “嗯......对了,老哥你叫什么?”

    “我叫...。”

    ·

    ·

    睁开眼睛,面前是熟悉的天花板。

    宋肆躺在床上,只感觉神清气爽,浑身上下通透无比。

    掀开被褥,来到镜子前,呈现在宋肆面前的是一张帅脸,上面之前还有着零星的小痘痘,现在也消失不见。

    “啧。”宋肆摸了摸自己变得细腻光滑的脸庞,十分有自知之明的说道:“什么嘛,我还是很帅的嘛。虽说之前就很帅,但美颜后果然更帅了。”

    目前,宋肆一个人在家独居。不要误会,宋肆父母健在,只是出国去度蜜月去了。而现在,正是暑假期间,宋肆父母把宋肆扔到家,每月打五千元的生活费,美其名曰反正你也不需要出门,给多了乱花,父母先帮你保管着。

    其实宋肆家还蛮有钱的。虽然宋肆不是富二代,但他的父母都是富二代。父母并没有太大的能力,但也不是败家子。宋肆的爷爷姥爷都是开明的人,支持父母的恋爱自由,并没有像网络小说那样非要把自己的儿女嫁给另一个豪门。

    用宋肆爷爷/姥爷的话说:“我当初打拼,就是为了子女能选择去做他们喜欢的事。只要不违法乱纪,一切有我在背后撑着!”

    所以,在结婚见老人之前,他们甚至都不知道双方的父母都是富一代。结婚之后,双方的父母买了一条街作为贺礼,所以宋肆家是不缺钱的。

    最后,如童话故事般,他们恩爱的生活在了一起。

    恩爱到什么程度?恩爱到宋肆觉得自己只是一个意外,甚至是父母因为养孩子没经验所创造的一个大号。(父母才是真爱,宋肆只是意外)

    俗话说得好,大号练废练小号,宋肆觉得自己就是个实验品。

    你见过小孩睡不着给讲恐怖故事哄睡的吗?

    你见过先讲黑暗童话后讲正常童话得吗?

    天见可怜,宋肆在听过黑暗童话后,再听正常童话的版本,都觉得满满都是阴谋。幼儿园时,宋肆曾主动帮助老师哄其他小孩睡觉,为他们讲哄睡故事,直接吓哭了他们。

    宋肆这才知道自己听的故事不正常。

    小时候,宋肆一家却一直过得比较清贫(相对来说),也伙同长辈一直瞒着宋肆,直到他十八岁那年,宋肆才知道自己是个富三代,根本不必为生活发愁。

    而在之前,父母一直骗宋肆自己是租的房子。

    当宋肆愤怒的去质问之时,他父亲哈哈笑着,说出了一句至今为止还令他印象深刻的话语。

    “这不是没试过嘛,所以想试试。你如果不愿意,等你孩子出生你可以不这样做。”

    你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对此,宋肆咬牙切齿的说道:

    “不,我觉得穷养挺好的,以后我有儿子也这么教育。”

    ·

    ·

    由于宋肆父母的特殊教育,养成了他处事不惊的能力。一个人如果天天把恐怖故事当儿童读物,那么遇到意外时保持冷静也就不足为奇了。

    毕竟,宋肆父亲在给他讲催眠故事时,为了让孩子拥有更好的代入感,故事的主角都是宋肆......

    想到自己奇葩的父母,宋肆轻叹了口气,但随即又振奋了起来,兴奋的搓搓手。

    “现在,我也是有系统的人了。让我康康,所谓的奇迹网络到底是什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