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小石头 大财富

    外面寒风凛冽,即便穿着厚厚的衣服,丝丝凉意还是能从脖颈处灌进衣服里面,使得乐仁智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冷颤。

    颜理想并没有往家的方向走,而是带着乐仁智朝村口走去。那里有一辆电动四轮车,一行三人上了车便向镇子的方向驶去。

    在农村,代步工具大部分是电动车。除了平常所见的两轮电动车,还有就是带了一个车厢的电动三轮车。

    近几年新能源发展很快,简易的电动四轮车便应运而生。与城市里奔跑的新能源轿车不同,这种电动四轮车虽然外观和新能源轿车大同小异,性能方面却天差地别,所以价格就相对便宜许多,这也使得农村人有能力购买这种能够遮风挡雨的代步工具。

    坐在车上,乐仁智细细打量,才发现这辆车应该是没买多久,座位上还有包装纸没有死掉。

    “理想,这辆车是你新买的?看样子今年赚到钱了啊!”乐仁智不由问道。

    “什么赚到钱了啊,都是辛苦钱。哪像你,工作体面,风吹不着,雨淋不着。”颜理想笑着说道:“这种车也就两三万块钱,可不是市里面跑的那种新能源汽车。”颜理想随后又解释了一句。

    “两三万倒也值得。这种车能跑百十公里,在家开开正合适!”乐仁智随意回了一句。

    辞职之后乐仁智还没有具体规划,如果这次相亲成功,他就准备在市里找个工作,或者也像颜理想一样在镇里做个小生意,这就需要用到代步工具了。

    买轿车有些奢侈,电动车又不能跑太远,这种小巧玲珑的电动四轮车倒是正合乐仁智的心意。

    向颜理想询问了一些关于这种电动车的信息,渐渐地,乐仁智把话题转到了正事上来。

    “理想,你做土特产生意不是挺好的嘛,怎么想到又要做别的生意了?对了,到底是什么生意,跟我说说,也好让我心里有数。”乐仁智问道。

    听到乐仁智询问,颜理想先是有些无奈,随后又神情振奋起来。

    “一言难尽啊!土特产生意刚开始还可以,越往后去恐怕越难做!”颜理想解释道。

    “我的小店主要出售各种菌菇干货,前两年山里的资源丰富,只要辛苦一点,还是能收到不少好货。这两年做这种生意的人多了,资源却越来越少,这就使得竞争愈发激烈。如果没有稳定的渠道,做土特产生意,十有八九要赔钱。”

    颜理想掏出一根香烟准备点上,想到现在还在车里,随即又装了回去。

    “今年上半年镇上连续开了几家干货店,半年时间不到几乎全部关门歇业,就连以前的老店也关了数家。我现在勉强还能支撑下去,但最多只能支撑几个月时间,再不及早找出路,我就要吃老本了!”

    颜理想详细讲了土特产行业的现状,乐仁智听完,心中不免有些庆幸。若不是颜理想为他解释,说不定他也会走上贩卖土特产这条不归路。

    “那你现在看好了什么生意?”乐仁智情不自禁问道。

    他的话音刚落,颜理想忽然看了看车外,略带兴奋说道:“我先暂时保密,等一会你就知道了。”说完,渐渐把车停了下来。

    “咦?这是到哪里了,不是你的店铺啊!”乐仁智望着四周的民居,不由疑惑问道。

    他还以为颜理想开车到镇上是去干货店,没想到会在半途停下。

    “这就是我们的目的地,我说的生意也在里面,一会你看过就知道了!”说着话,颜理想走到一户民居前,砰砰敲响了门。

    不大一会,大门打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走了出来。看到颜理想站在外面,中年人露出憨厚笑容,招呼着三人走了进去。

    这户民居占地不小,除了建筑面积,还有一个足有半亩大的院落。正值夜色深沉,周围影影重重,院落里的景象倒是十分模糊。

    穿过院落,中年人带着三人走进了屋里。

    “刘哥,这是我兄弟乐仁智,刚从外面回来,听说你这边有好东西,所以跟着我过来开开眼界。”进屋坐下,颜理想便为双方介绍起来。

    “仁智,这位是刘通刘哥,当之无愧的隐形富豪,也是我生意上的好朋友。”颜理想说道。

    “刘哥你好。”

    乐仁智不知颜理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既然到了这里,他也不能显得冷漠,随即便和这位叫刘通的中年人寒暄了几句。

    刘通显得很热情,端来瓜子水果,又倒上茶水才坐定下来。

    “我哪里是什么隐形富豪,那些东西没换到钱,还不如理想你的土特产生意呢!”刘通笑呵呵说道。

    他刚说完,颜理想便接话道:“固定资产也是资产,刘哥你要不是有钱人,那我和乞丐就没差别了!”颜理想话语尽显恭维之意。

    乐仁智不清楚刘通的具体情况,趁着颜理想聊天的功夫,他开始悄悄打量起周围的环境。

    众人所在的客厅面积不小,这也是大部分民居的常态,毕竟是自行修建的房子,而且农村人亲戚多,把客厅建的大一点也显得方便。

    此刻,客厅中央摆着沙发茶几,然而客厅周围却被一块块石头占据,不由得让乐仁智疑惑万分。

    “难道这些石头就是刘通所说的东西,也是理想口中的固定资产?可这些都是普通平常的石头,哪里能卖钱啊!”乐仁智心中不解道。

    另一个跟随颜理想而来的同村人似乎与刘通熟悉,喝了几口茶便站了起来,慢悠悠在客厅内闲逛,好像是在欣赏那些石头。乐仁智看到他的表现,心中忽然闪过一道亮光。

    “这些石头不会都是观赏石吧!”乐仁智恍然大悟。

    然而,当乐仁智仔细观察那些石头,眉头又不禁皱了起来。

    “观赏石似乎都很漂亮,要不然也不会被称为奇石,而且观赏石价格不菲,是很多有钱人赏玩的艺术品。可屋里这些石头似乎就是河里的鹅卵石呀,理想不会是被骗了吧!”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乐仁智尽管没有亲眼见过观赏石,但也曾经在新闻上看过关于观赏石的一些信息,知道入了品级的观赏石价格不菲,根本不是普通人能玩得起的。

    如果屋里的石头真的是所谓的观赏石,那就真的有些匪夷所思了。

    就在乐仁智心神纷乱之际,颜理想和刘通的谈话也停了下来。刘通起身走进石头堆里,从里面抱着一块石头走了出来。

    “理想,你来看这块石头,正宗的黄河太阳石。上面有一个太阳图案,看起来是不是栩栩如生。”刘通把石头放到茶几上说道。

    这块石头有些与众不同,不是因为石头上面有一个太阳图案,而是因为这块石头被抛光过,而且还配了一个底座,看起来就高大上了许多。

    眼前这块石头整体呈椭圆形,比成年人的拳头略大,大概有七八斤重。石头表面光亮如镜,在灯光照射下奕奕散发出五彩光芒。

    颜理想好像是第一次看到这块石头,表现出极大兴趣,在刘通刚摆到茶几上后,他便埋头欣赏起来。过了好长一会,他才渐渐抬起头来。

    “刘哥,你这里的品种不少啊,上次你让我看的是梅花石吧,没想到这种太阳石也这么好看!”颜理想由衷赞道。

    “呵呵,我这里也只有几个品种。观赏石进价不低,我可没有那么多资金投入进去。”刘通微微笑道。

    两人聊着,乐仁智这时候也从欣赏中回过神来。听着两人的谈话,他知道颜理想所说的生意应该就是关于观赏石的。他有话想要询问,但看到颜理想和刘通聊得火热,他不得不耐下心去。

    “刘哥,这种太阳石的价格怎么说?是按什么标准计算的?”就在乐仁智心中盘算之际,颜理想突然提出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他的话音一落,乐仁智也支起耳朵细细聆听起来。精品观赏石都是艺术品,他可不会认为艺术品会是一个白菜价。

    听到颜理想询问,刘通似乎早有准备,开口解释道:“观赏石的定价没有所谓的标准,就像我以前给你所说的梅花石一样,能入眼价格自然高,不入眼那跟普通石头没什么区别。”

    刘通的解释让颜理想陷入沉思,乐仁智也同样眉头微缩。

    就在这时,颜理想又开口问道:“刘哥,那就拿眼前这块太阳石来说,如果你卖,准备以什么价格出售?”

    颜理想毕竟准备做观赏石生意,所以心中根本藏不住问题。

    刘通听后,略微沉思片刻后回道:“这块太阳石体型不大,但却属于精品,如果遇到喜欢的人,卖几千块钱不再话下。若是遇到普通人,也能卖几百块钱。观赏石这种生意,做决定的不是卖家,而是买家。”

    听完刘通的解释,颜理想忽然问道:“刘哥,我倒是挺喜欢这块太阳石,若是我买,需要多少钱?”

    颜理想似乎有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趋势,他想以自身为标准,看看这块太阳石究竟能值多少钱。

    刘通本是做观赏石生意,心中自然有自己的定价标准,况且他准备和颜理想合作,所以想要有所隐瞒也不可能。

    他一手托起太阳石举在半空,另一手指着石头说道:“这块太阳石有些与众不同,你若是发现不了,最多会以为它能值三两百块钱,但如果能发现它的特殊,三五千买下来都会觉得占了大便宜。”说完,刘通开始在颜理想面前展示石头的不同角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