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灵能紊乱

    “你怎么证明我们认识。”

    注视着胖子哭唧唧的抹着眼泪,秦淮的语气有些烦躁,他最讨厌别人在自己的面前哭了。

    哭是情感的表达。

    但是秦淮这里也是怯懦的表现,身为堂堂的男子汉,他有更多的办法可以用于抒发“哭”的这种人类情感。

    比如疯狂苦修。

    “啊?”

    胖子抹了抹眼泪,惨兮兮的看着俯视着他,在他对面劲爆身材的秦淮。

    “啊尼玛……”

    秦淮的烦躁值直接被点到爆炸,他强忍着自己想要动手的情感,张开嘴一个字一个字的朝着胖子说了过去:“我说——”

    “你拿什么证明我们认识?”

    说到末尾,秦淮将右手的椅子腿随意的扔在地上,然后将右手朝上鼓起,如同驼峰一样的肱二头肌搭配他的声音继续朝着胖子传达过去:

    “还有,你不要在哭了。”

    “就算你要哭,也不要对着我哭,尤其是把你那凄凄惨惨戚戚的表情给我收一收,我感觉太恶寒了,好吗?”

    “好。”

    武力威胁让胖子直接来了个国粹变脸,他表情瞬间变得严肃,对着自己明明有着数年友情,却在此刻显的格外陌生的挚友说道:

    “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我手机里有我们小时候在幼儿园一块玩的视频,还有长大后的种种回忆。”

    幼儿园?

    秦淮脸上没有任何的波动,平静如水。

    内心却已经翻腾起来。

    因为他从来就没有上过任何一家幼儿园。

    可是,直觉仍然告诉他这是胖子的真话,这让他有些难以判断,此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难道我真的穿越了?

    还穿越到了一个有我的世界?

    啧。

    平行世界?

    对于平行世界,秦淮并不是非常陌生,因为过去无聊的时候,看过很多美剧,其中不乏有一些涉及到“平行世界”的地方。

    但看过是看过,亲身经历是亲身经历。

    所以为了确认这个事实,秦淮决定对胖子问一些问题。

    “我们从幼儿园就认识了?”

    “对。”

    胖子愣愣的说道。

    “那在你心里,我是什么样。”

    秦淮淡淡的问道。

    “什么样的?”

    这个问题又是让胖子一怔,可他当看到对面秦淮剧烈变化为暴躁的脸庞之后,火速选择开口回答,并用另一只手拍着着自己的胸脯说道:

    “小时候你不太和群,总叨叨着要以肉身暴揍灵媒,所有人都排斥你,也排斥懦弱的我,所以那时候就我们两个人关系还算好一些……”

    “又是又是……如何如何……”

    “再之后,我们又上同一所小学,你那时候就喜欢上了锻炼身体,直到升入初中之后,我们关系变得熟络起来,常常在一起讨论自己未来对于灵媒的选择途径。”

    灵媒?

    秦淮没有说话,而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对方说的关于自己的一些杂七杂八的经历,听着确实与自己有些相似,虽然现在还不清楚灵媒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这并不影响他判断后胖子口中的真情实感。

    因为他清楚,自己的直觉是一种非常恐怖的感官,曾经有不少撒谎时连脑电波都能控制的家伙折在了他的手里。

    “继续说。”

    他回身将房间里的电脑桌前的椅子挪了过来,放在屁股后坐了上去,翘起二郎腿朝着胖子示意过去。

    “啊,好。”

    胖子用绿豆大小的眼睛瞥了几眼秦淮,声音逐渐幽怨起来:“后来,我们晋升高中,无话不谈,你的笑容也变的越多,越来越灿烂……”

    “因为咱们省出了个人媒,所以本应该在今日举行的高二期末考试被迫延误到四天后,这几天就是放假,然后你邀请我来你家玩……”

    说倒这里,他又开始委屈巴巴起来。

    你能理解他的心路历程吗?

    被自己最好的朋友邀请来家里玩。

    然后一直在房间里睡觉,直到那一只惊世骇俗的长腿穿透了房间的木门,震的小胖子满面惊恐,然后又是紧握武器的秦淮出现。

    自己还没得及进行日常诉苦,竟然直接被秦淮进行攻击,整个人瞬间自闭。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听到这里,其实秦淮已经了解到一些状况了。

    或许是真的穿越了。

    或许是眼前的这个胖子仍然在欺骗自己,甚至可能那个报纸都是胖子连环击中的第一项,要不然电视下柜子里那么多抽屉。

    怎么就偏偏装着报纸的抽屉露在外面呢?

    “秦……秦淮…你是不是灵能紊乱了?”

    胖子见秦淮没有反应,试探性的朝着后者说道:“你好像失忆了一样。”

    秦淮没有回答,只是瞥了他一眼。

    他现在脑袋里在想很多事。

    思索片刻,他朝着胖子伸出手臂。

    胖子没看明白。

    “手机。”

    秦淮抬了抬下巴说道。

    “哦。”

    胖子后知后觉,慌慌张张的从自己身上摸出了一个触屏的手机,在上面划了划,朝着魁梧的秦淮递了过去。

    秦淮伸手接过,目光从胖子身上转移到了手机里的照片软件上,随意的扒啦了几下。

    先入眼帘的就是胖子矗立在一边,朝着镜头的位置比着耶,而在他的旁边,是身材魁梧,留着干净利落的黑色寸头少年。

    蓝白色校服倒是看的有些熟悉,校服下呼之欲出的爆炸身材看着也还不错,就是这张脸,看起来也像是自己三四年前的样子。

    可正因如此,秦淮感觉出现了一个大问题。

    “这是什么时候照的。”

    秦淮突然抬起脑袋,目光如同一道凛然的利箭一样看向了床榻上的胖子。

    “前……几天……”

    胖子浑身一个哆嗦。

    前几天?

    他将手机扔回胖子的身边,在对面手忙脚乱的接住手机后,伸出一根手指对准了自己的脸,冷笑着朝着胖子问道:“你的伪装很不错。”

    “秀过了我的直觉,但你不能拿我当傻子。”

    “你看看我这张脸,哪里是上高一的年龄?”

    “看到我左眼下的这道疤了吗?这就是男人的象征,我当年痛揍了一批像你一样拿我当傻比的人。”

    “你在看看我的右脸颊的十字伤痕,我和照片里的人怎么看都不是一个人吧?”

    “你没了,我说的。”

    站起身子,秦淮活跃了一下手里捏稳的铁饭铲,对着胖子的脑袋虚虚的比划了一下,口里念念有词道:“我记住这个教训了,看来直觉还需要提升。”

    秦淮突如其来的的变化让胖子直接崩溃。

    “没你这么玩的。”

    他的声音蕴含着哭腔说道:“我真没撒谎啊,你是不是真的灵能紊乱了?不要吓我啊!”

    “还没撒谎?”

    秦淮冷笑继续:“我的身体没有一点异常,别说换灵魂了,穿越我都不信,你别怕,好朋友。”

    “我现在就送你上路。”

    话音刚落,他高高的举起了铁饭铲。

    “哎哎哎?”

    胖子一顿喵喵喵,像是智商突然开窍,身体敏捷无比的从一旁掏出了放在床头的一个物件,并高高的举起,朝着秦淮的脸对了过去。

    秦淮瞥眼过去:“还有什么稀奇古怪的玩……”

    声音戛然而止。

    “我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秦淮!”

    感觉到秦淮没有接下来的动作,胖子喘了口气,语速敏锐的说道:

    “什么伤疤?什么男人的象征?我知道你很勇猛,现在高中也在传你当时开学就暴揍李三学长的恶劣消息,但我没有骗你。”

    “我也永远不会骗你,因为我们是好朋友……”

    “嘘。”

    他的话还没说完,对面一动不动的秦淮突然开口吐了了个音节,高度紧张的胖子瞬间完成了前者要求他的动作,嘴巴闭的严严实实的点着头。

    这次轮到秦淮愣住了。

    因为胖子举起的物件正是一面镜子。

    而镜子里折射出的场面,正是手机照片中的魁梧少年,此刻正在愣愣的看着镜子。

    这是……

    秦淮慢慢的将空余出来的手抬起,在镜子的折射中一点一点的触碰在了自己的脸颊上。

    指间传来了逼真无比的触觉。

    他的瞳孔骤然收缩。

    这是怎么回事!?

    自己竟然回到了四五年前的模样?

    …

    三十分钟之后。

    胖子盘腿坐在床榻上,用担忧的表情注视着房间里阴暗的角落位置上,那个一直盯着着镜子看的魁梧少年。

    “那个……秦淮?”

    他尝试着呼唤自己挚友的名字。

    魁梧的身影没有任何回应。

    “我……我其实不在意你打我。”

    胖子憨厚的朝着秦淮的背影笑了笑:“你以前经常照顾我的,没有你,我都不知道会被欺负到什么地步呢。”

    说完,胖子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朝着秦淮的位置笑嘻嘻的说道:“没关系的,秦淮。”

    “谁叫我们是好朋友呢?”

    话落许久,角落里还是没有声音传出来。

    胖子耷拉着脑袋,有些丧气。

    直到五六息之后,角落里传来了一声长叹。

    魁梧的身影侧过身子,露出十分僵硬却强行扮出笑脸的脸颊对着胖子说道:“是我的错。”

    “你说的对,我灵能紊乱了。”

    “然后,好朋友。”

    秦淮的嘴角隐隐有些抽搐,显然是不适应如今摆出的这个笑容:“你能告诉我这个世界都发生了什么吗?”

    “我现在心有点累。”

    秦淮如此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