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正义即胜利

    蓝炎的书房,也在这个厂房指挥部里。
    厂房里的房间自然是好不到哪里去,顶多就是采光好点,然而现在都已经是夜晚了。
    窗户外的铜铃镇灯光熠熠,临时军营烛火通明,蓝炎拿起水壶倒了一杯水,递给乐语:“请,这是专门为客人准备的杯子,干净的。”
    “啊,谢谢。”
    虽然心里想着怎么盗蓝炎的高级玩家账号,不过乐语明面上还是很客气。
    毕竟不打笑脸人,无论蓝炎在明里暗里跟他有过多少次利益冲突,但相处时他丝毫没有身为‘上位者’的傲气,从小乖巧礼貌连撒尿都注意水声的乐语自然很难恶言相向。
    而且跟蓝炎相处时,他也不自觉地代入千羽流的记忆。哪怕是作为上司而言,乐语跟统计司司长蓝炎的相处也是很愉快的。
    他并不是能让人视为‘挚友’的角色,但他就跟大学的班长,上班时的老大哥,游戏工会里的热心老鸟,男人床头柜里的痔疮膏,女人包包里的卫生巾一样,是能令人信赖的存在。
    经验丰富,热情理性,儒雅随和。
    用属性来描述的话,就是魅力值很高,而且还附带‘领导’、‘士气鼓舞’、‘初始好感提高’等被动效果。
    不过,乐语可没兴趣成为他压榨东阳人民的帮凶。
    “蓝将军,我事先说明。”乐语道:“我不会答应你的过分要求。”
    “什么要求才能算是‘过分’呢?”蓝炎站在阳台处,看着外面的军营:“要钱算不算过分?”
    “看你要多少钱了。”
    “我也不知道我要多少钱,毕竟荆少主你比我更熟悉银血会,而且实际操作者也是你。”蓝炎坐下来说道:“我可以将这个决策权交给你。”
    “你这么信任我?”乐语感到有些匪夷所思:“就因为你一见如故的好感?”
    不是吧,我以前当千羽流积累的好感度,还能继续在荆正威这个账号发挥作用?
    其实乐语多多少少都感觉有些奇怪,虽然他和琴乐阴都交了白卷,但他的态度其实是很明显的,明摆着就是不爽蓝炎,这白卷也是真的白卷。
    毕竟乐语本来就是冲着跟蓝炎单挑而来,自然是有多嚣张有多嚣张。
    然而蓝炎却自顾自地帮他解释了白卷的意义。
    还强势选择了他当会长。
    怎么说呢,这感觉。
    有点像是平凡少女白莲花不给霸道总裁面子,却偏偏引起霸道总裁的兴趣,然后就发生‘女人你在玩火’‘就是你了皮卡丘’等青春恋爱剧情……
    哪怕乐语再乐观,此时他都不禁怀疑荆正威是不是长得太俊俏了……
    “是原因之一。”蓝炎双手放在桌上,忽然问道:“荆少主,你认为这个世界存在真实吗?”
    “啊?”乐语眨眨眼睛。
    你想跟我讨论哲学?
    “外有蛮祸,内有贼乱,朝廷重臣勾心斗角,封疆大吏谋反叛乱,明明是向往光明的国家,却时刻笼罩在黑暗之中。”蓝炎注视着自己的掌心:“我们来这个世界一趟,就是为了接受磨难吗?”
    乐语:“你应该没资格说‘接受磨难’这种话吧?”
    蓝炎笑了:“你以为我是出于个人兴趣才修炼‘藏剑战法’的吗?哪怕不用损耗寿命,只是少了一个肾?”
    “不仅仅是我,哪怕我现在的主君吕仲执政官,你以为他又好得到哪里去?属下的明争暗斗,军队的派系林立,平民的不满愤怒,他睡觉时也不一定有你我安稳。”
    乐语脸露不屑:“但在你们统治的区域,有更多人比你们过得更惨,更加凄凉,更加水深火热。”
    “是啊,这就是我们不安的根源。”
    蓝炎双手抱拳,平静说道:“因为有人过得比我们惨,所以我们时时刻刻都很害怕。”
    “不患寡,而患不均。”
    “如果天下太平,人人有家业,有工作,晚上老婆孩子热炕头,闲时钓鱼打牌听说书,我又有何惧之?”
    乐语眯起眼睛,他看着蓝炎,心思浮动。
    “你……”
    “事实上,无论你在白纸上写什么,我都会选择你成为会长。”蓝炎直截了当地说道:“从一开始,你就是我唯一的人选。”
    有内味了,霸道总裁你继续……虽然心里在吐槽,但乐语表情却很认真:
    “《青年报》?”
    “正是如此。”蓝炎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报纸:“所以我说了,荆少主,你真的给了我很大一份惊喜。”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乐语心里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难道你是白夜的人?”
    这句话刚说出来,乐语就觉得自己傻叉了蓝炎要是白夜的人,那星刻郡现在就是白夜的第一艘船了。
    蓝炎反问道:“荆少主你是吗?“
    “哈哈我当然不是,正常人谁会加入白夜啊。”
    “是的,正常人不会加入白夜。”蓝炎点头道:“一群理想主义者聚集的组织,最终只会落得一个坠落的下场。”
    “但荆少主你的路是对的。”
    蓝炎点在报纸上:“唤醒底层平民,掀翻银血贵族,你的选择是对的。我从你开办的报纸里,看到你对底层怒其不争哀其不幸的深深同情,也看出你在期待银血贵族的消亡。”
    “实不相瞒,蓝某本来这次只是想来东阳区敲诈一笔军费,银血会会长是谁都无所谓,但从各种意义上来说,荆少主你是最好的,也是唯一的人选。”
    “为何这么说?”
    乐语挑了挑眉,既然蓝炎都看的这么明白,他也不装了,摊牌了:
    “既然你知道我站在平民这一边,你就知道我当会长只会优待工人,尽可能给予工人政治团体崛起的机会,你的无理要求我也不会答应,你需要从东阳区敲诈的军费,我根本给不了你。”
    “为什么给不了?”
    “东阳平民根本没钱。”
    “但银血贵族不是有很多钱吗?”
    看着蓝炎亲切儒雅的笑容,乐语瞬间明白他的想法:“难道你想支持我……”
    “我支持你提高工人待遇,支持你给予工人政治团体机会,支持你做任何你想做的事,这里面自然也包括……”
    蓝炎双手合十,压低声音说道:
    “铲除那些趴在东阳人身上吸血的官吏商人。”
    “东阳区的有钱人,太多了。”
    “只要他们消失,他们留下来的财产,不就能作为赠予临海军的军费?”
    “而你,银血会新会长,就可以全盘接受银血会留下来的‘遗产’,大展拳脚,将东阳区改造成你所期待的‘未来社会’。《未来回响》这篇小说我也有看,里面对社会制度的推演,确实很有意思。”
    “荆少主,这是一次平等的交易,我以临海军为筹码,愿意为你扫除障碍,威慑和阳军和东阳政界;而你以银血会官吏商人的财富作为代价,换取你改造东阳,再造日月的机会。”
    “我相信,这次交易对你我而言,都是有益无害。”
    乐语呆若木鸡,久久沉默后,忍不住问道:“这条路,可比你找个代言人压榨东阳区要艰难多了。我自己都不能保证一定成功,你为何要支持我?”
    “因为精英政治注定消亡。”蓝炎说道:“近些年生产技术大幅推进,国中生入学人数年年增加,铁路的延伸降低地域的隔离,铳械的普及增加平民的破坏力……底层迟早会要求获得与自身相符的地位,旧世界贵族必定没落,新阶级正在孕育中。”
    “就算没有先皇驾崩这起事件,工人政治阶级也迟早会登上历史舞台。”
    “你是不一定成功,我的支持也有可能亏本。但荆少主,你的事业是‘正义’的,我相信,支持‘正义’一定能获得更长远的回报。”
    噗嗤。
    蓝炎微微挑眉:“荆少主为何发笑?”
    “没什么。”乐语憋住讥笑:“我只是忽然想起,蓝将军你似乎残酷镇压过星刻郡的逆光组织,并且破坏了白夜的夺城计划……”
    “所以你觉得蓝某说这种冠冕堂皇的话很好笑吗?”蓝炎一点都不介意,笑道:“不过,这确实是蓝某的真心话。”
    “白夜那种博爱往往能赢得更多人的向往,就像天上的太阳,会令川云大宗师忍不住踏光而去。”
    “但那是不符实际的,虚幻的,愚蠢的。”
    蓝炎竖起两根手指头:“二十年,我们只有区区二十年改天换日,不然等皇帝再次拔出圣剑辉耀,之后又是一个辉耀的百年轮回。我无法相信白夜那类逆光组织,不是因为他们错误,而是因为他们需要的时间太多;额。”
    “而荆少主你不一样,你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根基,你有对底层的同情心。”
    “更重要,你很清楚自己能力有限。”
    “有一分力,就出一分力气。”
    “无能力时,就办报纸唤醒民众;有能力时,就争夺权位慢慢改革。”
    “我不喜欢踏光逐日的‘虚幻’,但我愿意支持脚踏实地的‘正义’。”
    乐语沉默良久:“我还以为,你应该是彻头彻尾的现实主义者。”
    “的确如此,你对蓝某的评价很正确。”蓝炎点头道:“我一切决定,都是以利益出发。”
    “我只会站在胜利的一方,站在利益最大的一方。”
    “所以。”
    “我愿意支持荆少主你,站在‘正义’的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