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五章 这该死的足球

    逆转的东川中学这次庆祝进球庆祝的时间非常久——比他们当初骑自行车的庆祝时间还长。
    到中途的时候,其实已经有队友想要返回球场了。但却被胡莱给拉住了:“再等等,再等等。等主裁判来叫我们,我们再回去。”
    大家都明白,胡莱这是想要拖延时间,在职业球场上也不是没有先例,不算是什么胡莱的创意。只不过大家都是少年,脸皮薄,不怎么能做出这种明显和体育精神不符的事情来。
    但胡莱没有这种心理负担,他真是抓住一切机会追求胜利。
    只要是在规则的允许范围内,他做起这样的事情来几乎没有任何顾虑。
    就这样,东川中学的球员们真的等到了主裁判看不下去,上来提醒他们赶紧回球场,胡莱才招呼大家返回球场,而替补球员们也成群结队地走向东川中学的替补席。
    当胡莱带着大家踏上球场的时候,他和一直站在球场内的毛晓击了一下掌:“干得漂亮,毛晓,多亏你在场内啊!”
    毛晓最开始也是想要冲上来庆祝进球的,但却被胡莱用手势示意他留在场内。毛晓也马上明白过来胡莱为什么要让自己这么做——根据足球规则,开球的时候所有球员都必须在本方半场内。而在实际比赛中,如果进球一方所有球员都跑出球场庆祝,而场内只剩下丢球一方,那么只要丢球方球员全都回到自己的半场,主裁判是可以根据规则鸣哨开球的。
    因为这个时候“场内”的所有球员确实都在本方半场内。至于不在场内的进球方球员,压根儿不算参与比赛的人——只要退出球场,就默认算是不参与比赛。
    这就像是越位规则中,假如有一名后卫不小心处于比己队门将还靠后的位置,这个时候对方的进攻球员前插到了守方的后防线身后,那这名进攻球员其实是不越位的,因为在他前面是两名对方球员,而不是一名,他没有比对方倒数第二名球员更靠近底线,所以不算越位。
    这种情况下,这名落在自己门将身后的防守球员只需要再进攻方传球之前迅速跑到底线外面,就可以成功造越位了,因为他出了球场,就算是暂时退出比赛,无法影响到场内比赛的正常进行,对方进攻球员一下子就成为比守方倒数第二名球员更靠近底线,按照规则处于越位位置。
    在球场内和球场外就是是否参与比赛的重要判断标准。
    所以为了防止出现所有进球球员全都冲出球场庆祝,而让对方开球,这个时候就必须留最少一人站在对方半场内。只有这样才能从规则上阻止丢球方开球。
    毛晓就被胡莱指派了这么一个任务。
    其实毛晓是知道这个规则的,但当时光顾着进球兴奋去了,谁还能想到这个?
    让他很意外,也很佩服的是,胡莱是最应该兴奋激动的人,但他在这个时候却依然保持了令人感到恐怖的冷静,所想到的第一件事情竟然是安排他留在场内,防止被对手钻了规则的空子。
    不得不说,这样的人才有可能做出猫在对方门将身后伺机抢球后射门这样的事情……因为他对规则的了解程度真是非同一般的深刻。
    足球规则白纸黑字的就在那里,也不是什么秘密,更不是晦涩难懂的高端知识,任何人都可以去看,但不得不说很多数人对足球规则的了解程度可能就仅限于“除了守门员之外其他人不能用手碰球”等几条众所周知的规矩上。
    能够说得清楚什么球是越位,什么球不是越位,就已经算是对足球规则比较了解的高手了。
    至于那种冷门的规则,或者规则中的空子,真没多少人闲着没事儿干去研究的……
    虽然对胡莱很佩服,但还有一件事情毛晓没想明白:“胡莱你在庆祝中拖延这么久时间,其实没意义啊,因为主裁判肯定会给你算进伤停补时里头去的。”
    胡莱笑了笑:“我不是为了拖延时间。”
    “不是拖延时间,那你……”
    “我是为了消磨曙光高中的士气。”
    毛晓闻言恍然大悟。
    丢了球之后,陈星佚已经把足球带去了中圈,不就等着比赛开始,好要扳回来吗?其他曙光高中的球员们也多少会被陈星佚的举动所鼓舞,摩拳擦掌地恨不能马上就开球。
    但对手越是希望如此,我们就越不能让对手如愿。
    东川中学这边庆祝了个够,直到主裁判出面阻止他们才结束了庆祝,现在还故意慢吞吞地往回跑。
    曙光高中的球员们看在眼里,对东川中学的这番做法是什么感受?
    不爽肯定是不爽的,但也不会因此就刺激到他们小宇宙大爆发。
    恐怕更多的情绪是不耐烦,是急躁,这样一来还有多少士气可用呢?
    谁都知道,比赛中切忌急躁,越是处于不利的局面中,就越是要冷静,越要保持理智,急躁只能帮倒忙。
    看着胡莱脸上的笑容,毛晓忍不住在心里感慨:还好胡莱是我们这边的,否则不得被他给玩儿死啊?
    想到这里,他向胡莱竖起大拇指:“牛逼!”
    ※※※
    在让大家在庆祝进球拖延时间的时候,胡莱也没闲着,毕竟庆祝都庆祝完了,还不能回去,那剩下的时间干嘛?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吗?
    胡莱就趁着这个机会把接下来的安排都告诉了队友们。
    比赛时间所剩无几,算上伤停补时,最多十分钟都没有了。
    但其实这段时间对东川中学来说反而是最危险的。
    因为大家很可能会因为逆转而过于兴奋,或者过于放松。
    最终在对方的猛烈攻势中丢球。
    在比赛最后时刻丢球,那可就真是无力回天了,就算是胡莱也不能保证自己还能再进球。
    就这样被曙光高中带进点球决战的话,只怕全队士气崩溃,根本没办法在点球决战中击败曙光高中。因为点球是最考验球员心态的,心态不好,十拿九稳的点球五个能给你踢进去两个就算是超水平发挥了……
    于是胡莱就利用庆祝的时候,把接下来他们应该做什么详详细细地说给了全队。
    怎么防守,怎么拖延时间,怎么降低风险,怎么犯规,怎么打乱对方的进攻节奏……
    反正听得东川中学的球员们都有些目瞪口呆,没想到他们的副队长在玩儿脏的这方面,竟如此之溜。
    在比赛重新开始之后,他们也确实是遵循胡莱所说的那些方法,全力防守。
    曙光高中自然是大举压上,倾巢而出,这个时候他们也不去管这么做是否会让后方空虚,被东川中学打进更多的球。
    因为如果不能扳平比分的话,这个问题根本没意义。
    而胡莱在比赛中以身作则,在一次防守中用果断的战术犯规阻止了曙光高中的进攻。
    当时曙光高中的中后卫胡奇彦带球突然前插,打了防守的东川中学一个措手不及。眼看着他就要接近东川中学的三十米区域了,胡莱扑上去,双手拦腰抱住了胡奇彦,完全把足球场当做摔跤场。
    胡奇彦虽然没被胡莱扑倒,但这么拖着一个人实在是跑不动,被回追的陈锐给断了球。
    这时主裁判的哨音也响了,吹胡莱犯规。
    并且还给了胡莱一张黄牌!
    这也是他本届大赛中的第一张黄牌。
    但对胡莱来说,用一张黄牌换来对方的进攻中断,简直太赚了。
    反过来对曙光高中来说,他们这次出人意料的奇袭本来可以打成的,却因为胡莱奋不顾身的防守而宣告失败,球员们在对胡莱的这个犯规咬牙切齿的同时,也难免有些沮丧……就算胡莱有一张黄牌,那又有什么意义呢?他们的进攻没了啊!
    所以被胡莱犯规的胡奇彦就显得很愤怒。
    看到胡莱笑嘻嘻的样子,陈星佚的脸上也出现了焦急的神情。
    “陈星佚皱起了眉头,这副样子可很少出现在他脸上啊……”解说员感慨道。
    看台上陈星佚的粉丝们这时候也有些偃旗息鼓,不少人坐着,灯牌、横幅无力地垂下来。
    比赛时间所剩无几,就连对陈星佚最有信心的人也动摇了。
    ※※※
    第四官员在场边举起了伤停补时四分钟的牌子,意味着这场全国大赛的决赛只剩下最后四分钟了。
    两队的替补球员全都离开座位,站在场边,紧张地盯着球场。
    各自教练也是如此。
    梁元浩表情凝重,李自强面无表情但眉头微皱,他们都扭头看着东川中学的禁区方向。
    曙光高中的后卫线全都压到了对方的禁区前,两名中后卫干脆杀到禁区里当起了中锋。
    而门将裴杰则站到了中圈附近。
    比赛到这份儿上已经几乎打成了半场攻防——东川中学没有人可以带球过半场了……
    看台上曙光高中的支持者们拼尽全力在为自己的球队加油助威,希望他们能够扳平比分。
    楚一帆和他的室友们则在大声为东川中学加油:“顶住啊!顶住你们就他妈是全国冠军了!”
    “大脚解围!别犹豫了!”
    “对!就这样!往边线踢!尽量别给角球!”
    “上去封堵啊!别让陈星佚在禁区前沿拿球!”
    类似这样的喊声在数千里之遥的东川中学的各个班级教室中,也此起彼伏。
    然后不知道谁先喊了第一句:“东川中学加油!”
    就有越来越多的同学加入其中,接着是更多间教室,更多的班级。
    到最后“东川中学加油!”这样的吼声汇聚在校园里,形成了一股洪流。
    校长办公室门口的秘书听到了从外面传来的呐喊声,但他完全顾不上投去目光,他现在整个人就像是绷紧的弓弦,已经不去看电视机屏幕了,反正听解说声音就能知道正在发生什么,他的视线就死死落在翟校长的身上。
    满头白发的老校长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身体前倾,用双手撑住桌子,也撑住他的身体,探头紧盯电视机屏幕。
    秘书看着老校长一直红到了脖子根儿的脸,在心里犹豫着,要不要现在就上去把翟校长拖下来……
    就在这时,他听到老校长的声音:“小张你要敢在比赛结束前进来,我就开除你!”
    秘书的身子晃了晃,最后还是没动。
    ※※※
    杨明伟抽空向斜前方投去一瞥,李青青就站在那里,背对着他,保持着攥紧双拳的姿势已经有几分钟没动弹过了。
    好像一尊雕塑。
    这孩子,为她爸爸担心到这个地步,真是孝顺啊……
    杨明伟在心中感叹道,然后又继续看比赛直播。
    他也很紧张,所以才不得不把注意力强行转移到李青青的身上。
    作为一个职业足球主教练,带队所打的每一场比赛对心脏都是一番考验,没想到看一场高中生比赛放松一下,最后竟然也搞得这么紧张……
    这该死的足球!
    ※※※
    胡莱已经几乎变成了后腰,现在他的主要活动位置就在禁区前沿的罚球弧一带。
    他不擅长的防守,不擅长抢断,他所能做的就是对方球员在这里拿球的时候,挡在对方身前,不让对方轻松射门或者突破。
    所以他就这么不断横着跑来跑去,把自己所有的体力都用在了这上面。
    现在他无比庆幸在半决赛之后,他使用【体力药剂】恢复了体力,否则他根本坚持不到这个时候,甚至可能都坚持不到打进第三个球的时候就会因为体力耗尽而被换下……
    原来他并不怎么在意的【体力药剂】,在他心中的地位直线上升。
    胡莱发现自己有点走神,他连忙甩甩头。
    然后看到陈星佚从前方中路带球冲了过来,和自己比起来,他还有体能,最起码过人的时候脚下没有拌蒜。
    他过掉了夏小宇,过掉了陈锐,来到了东川中学的禁区前,面对胡莱、马爽和唐源所组成的三人防线,横向拨球,依然灵巧地闪身,就从马爽的身前摆脱了。
    闪开角度的陈星佚并没有继续带球,因为唐源已经逼了上来,就算是陈星佚在连续突破了三个人之后,也有些强弩之末,没有把握再过一人,于是他抡起左脚,抽向足球。
    与此同时,在被过掉的马爽身后,胡莱杀了出来。
    看到陈星佚抡脚的架势,他就把自己整个人的重心都甩了出去,在莲花球场质量极好的天然草皮上滑铲过去,背对陈星佚,同时还把左腿高高抬起。
    陈星佚的左脚抽中了足球,嘭的一声闷响,足球飞向球门!
    但在电光火石之间,足球却在擦到了胡莱的左腿小腿肚子上后,抛跳而起,从球门横梁上方高高飞越,以自由落体的姿势落到了东川中学球门后面的看台上,被某个幸运的球迷接个正着……
    曙光高中的球员们纷纷指向角旗区,向主裁判示意这应该是角球,搞不好这可能就是他们的最后一次进攻机会了,门将裴杰见状也冲了上来。
    陈星佚却突然听到在他身前传来一声惨呼。
    他收回目光,低头看见胡莱抱着左腿的小腿肚子痛苦地翻滚……
    只看了一眼,陈星佚就意识到胡莱应该是抽筋了,刚才那个防守应该是耗尽了他的所有力量。
    于是他二话没说,抓起胡莱的左脚抵在自己的腹部肌肉上,把他的左腿抬起再拉直,用力往下扳脚。
    旁边的双方球员看到这一幕都愣了一下,本来曙光高中的球员们还想指责胡莱又诈伤故意拖延比赛时间的,见状也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原本想要上来给胡莱做简单拉伸的队友唐源只是站在旁边看着。
    躺在草皮上龇牙咧嘴的胡莱看着陈星佚一脸凝重地给自己做拉伸,便喘着粗气说道:“你们时间已经不多了,为什么不去开角球?”
    “我不给你赶紧拉伸完,我怕你能在场上躺一个小时……”陈星佚一边用力下压一边说道。
    “我这次是真抽筋了!”胡莱抗议道。
    “我知道。”
    就在这时,他们两个人都突然听到了清脆的哨音,三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