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老程家也有秘密

    “来,抱抱。”柳金看着小京巴可爱的样子,连忙招手。
    真是太可耐了,超想搓。
    小京巴内心怒吼着抱你妹,奔跑到了柳金身边,一跳而起,落在他双臂之间,然后哇呜,卖萌了一声。
    啪!
    柳金一巴掌拍在它头上。
    小京巴:???
    “谁让你叫的,你吓到我了。”柳金呵斥。
    小京巴:nmp
    “叮:撩拨成功,撕裂之牙+199。”
    “叮:撕裂之牙小成。”
    突兀的系统提示音,让柳金叹息。
    这个让自己感觉羞耻的技能,居然小成了?
    但是真的要去用牙战斗吗?
    想想都觉得……还不如用来吃饭,这么好的牙,以后连皮带骨头的啃,肯定吃嘛嘛香。
    “狗子,你在这卧龙镇也算是地头蛇了,知不知道哪里的异类最厉害,我想去拜访拜访?”柳金看向小京巴,开口询问。
    小京巴抬头疑惑的看着柳金。
    连万灵观主都被你欺负了,这卧龙镇还有值得你拜访的异类?
    不过很快小京巴就反应过来。
    神特么拜访,这坏东西肯定又想欺负我们同胞了。
    心中腹诽,小京巴眼珠子一转,想到一个仇人。
    “往左边走,第二条巷子,走到底,能看到一个院子,那里有一个超坏超厉害的火鬼。”
    “火鬼?”
    柳金突然想起来在魔鬼崖干掉的那个红袍火鬼。
    似乎带个火字,鬼就不一般了呢。
    “走,我们去拜访一下。”柳金笑了。
    一路走。
    本来有些期待的柳金,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
    又走了一段路,柳金反应过来。
    卧槽。
    一路上的异类呢?
    这走了大几百米了。
    但是原本应该有异类的家,都空了,感知中,并没有发现异类的气息。
    这一个两个不在家,还有的说。
    一下子都不见了。
    柳金突然觉得。
    可能是自己撩的太过,这连续几个下来,其他异类发现了他的目的,集体藏起来了。
    这,还怎么玩?
    柳金无语。
    看来都不用万灵观主驱赶,这么下去,他在这里也没有留的必要了,毕竟,名声在外。
    希望那火鬼别跑,否则自己可没得撩了。
    很快,柳金来到了小京巴说的火鬼家。
    然而,失望的是,火鬼也不在。
    “这傻逼居然跑了?欺负我的时候怎么没跑呢?真怂。”小京巴见此,还有些愤愤。
    好不容易找个能帮它报仇的,结果落了空。
    “咦?柳小哥,你怎么在这?”一道声音响起。
    柳金转身看去,就看到了一个熟人。
    正是那个被自己拐了牛的程老伯。
    他在一个院子门口看向柳金,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女孩。
    “程老伯,原来你住在这里啊。”柳金抛弃了找火鬼的念头,笑呵呵的走过去。
    “是啊,这是我程家老宅了,来,铁妞,叫叔叔。”程老伯说着,让怀中的小女孩喊柳金。
    “叔叔好。”小女孩很乖巧,喊完也不怕生,就这么好奇的看着柳金。
    柳金笑了笑,走过去,就把手腕上那个从魔鬼崖顺来一直带在手腕上的珠子取了下来,然后给小女孩套上:“这上门拜访,没带什么礼物,一串小珠子,也不值钱,就给孩子玩耍了。”
    程老伯本想拒绝,却看到孙女儿已经抓住,似乎很喜欢,顿时无奈道:“让柳小哥破费了。”
    柳金道:“这不算什么,毕竟来卧龙镇,我得到了不少,而且你的牛……”
    一提到牛,程老伯顿时一脸纠结。
    这么开心的时候,为啥要这么扎心?
    “没事,那也是它的缘分,能跟着小哥,肯定比跟着我程家要强。”程老伯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痛苦,勉强笑道。
    柳金道:“那就多谢老伯了,嗯,我能问一下,你隔壁这家,啥时候出门的?”柳金说着,指了指火鬼那屋。
    程老伯顿时目光古怪:“小哥,你这是要?”
    柳金微笑,拍了拍怀中的小京巴:“那是我家狗子的朋友,我明天就要离开卧龙镇了,我家狗子想跟它叙叙旧。”
    程老伯看向小京巴,感觉越看越熟悉。
    呀,想起来了,这不是那……
    一瞬间,眼睛瞪圆,程老伯看向柳金,一脸懵逼。
    这个在卧龙镇横行霸道的浑狗,之前还跟你起了冲突呢,这就被收服了?
    果然,这人就不是普通人呐。
    “你要说隔壁哪个,可以去刘寡妇家看看。”程老伯小声回答。
    柳金还没开口,小京巴眼睛一亮:“老子咋没想到,那傻逼可是刘寡妇的姘头,就算躲,这俩也肯定躲一起。”
    说完,小京巴就从柳金的怀中跳下来,急切的道:“大佬,大佬,跟我来,我知道路。”
    这一刻,它从凶狗进阶萌狗,又进阶狗腿子。
    “多谢老伯了,咱们后会有期。”柳金道谢,然后转身跟着小京巴离去。
    程老伯看着柳金的背影,叹息一声。
    真是奇人啊。
    也是奇怪,那陈瞎子不是说这人会对卧龙镇有巨大的影响吗?
    这也没啥事发生啊,而且他明天就要走了。
    “爷爷,这是从坟墓中带出来的冥器,这家伙盗过墓。”这时候,小女孩突然开口,一本正经的回答。
    程老伯面色微变,旋即低声道:“小祖宗,你乱说什么,赶紧给我变成无知小儿。”
    小女孩翻白眼:“装的很累好不好,明明天生聪慧,为何让我装傻?而且我告诉你,刚才那个人,跟我好像有缘,我有种预感,十年后,他还会回来的。”
    “他还会回来?回来干什么?”
    “现在不知道,但我就是有这样的感觉,而且我刚才突然感觉,我天天晚上做的那个怪梦,十年后就能解开了。所以,这个东西我要留着。”小女孩说着,把玩珠子,脸上全是孩子不可能拥有的成熟。
    程老伯一脸苦逼。
    老子就怕这个啊。
    第一次见面,传家牛没了,这十年后要是再见,我怕你也没了。
    跟着狗子走,还没走多远,就听到了系统的提示音。
    “叮:左前方九十三米,火毒之灵,放荡之灵,69……#@@#¥@#¥#@%#@¥,和谐中。”
    柳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