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屈辱

    丁立安听到边启元,气势瞬间软了下来:“也行,通知下去,以后他们两个做任务你们不用捣乱了。”

    白云帮平时就是靠控制好任务,欺负帮外人,以这样的形势让他们加入,让他们缴纳灵石,达到割韭菜的目的。

    缴纳的灵石与其说是入会费,不如说是保护费。

    而为了让哪些硬骨头屈服,一帮刚入门,二话不说,先要被打一顿,随后再潜移默化迫使他们屈服。

    唐鸣听后连忙道:“谢丁老大宽容,不愧是丁老大,心胸幕天宽地,明月入怀,真乃杂役弟子之楷模。”

    唐鸣的这一顿快赞让丁立安很是受用,满意地点点头:“我给你们十天时间,十天之后,如果不交,就算边师兄来了,也救不了你们。”

    唐鸣连忙道:“是是是,我们会努力做任务,尽快加入白云帮,帮丁老大做事。”

    丁立安点点头,向旁边挥挥手:“撤——”

    一群人就这样散了,临走前,丁立安又对唐鸣点点头,好似对唐鸣很满意。

    其实唐鸣知道,如果他不搬出边启元,可能今天的事情没法善了,看样子那白胖子对白云帮的影响极深。

    丁立安一行人走后,唐鸣看向汤晓唯,正想说话,却看到汤晓唯的眼神不对。

    那种眼神很复杂,里面包含着失望,悲凉,释然等等复杂情绪。

    唐鸣有些担忧地问道:“师姐,你怎么了?”

    汤晓唯摇摇头:“走吧,我们去交任务吧!”

    不知道原因,唐鸣也不好再问,两人一起走向任务阁。

    很快,两人来到了大殿中,在柜台处上交了任务令牌。

    里面的人拿出一个算盘:“吴长老任务,五人任务,共二十五灵石,共两人接下并完成,折合下来一人五灵石,扣除任务阁提成,工作弟子提成,每人两块灵石。”

    说完拿出四块灵石放在唐鸣和汤晓唯面前。

    唐鸣看着柜台上的四块灵石,也没心情注意灵石长什么样了,自己两人完成了五个人的任务,结果只拿到了四块灵石。

    忍住心中的愤怒,唐鸣轻声问道:“师兄,你是不是算错了啊?我们两个人完成了五个人的任务,不是应该平分那二十五灵石吗?”

    那弟子抬头看了唐鸣一眼,笑了:“本来就是五个人分,一个人五块灵石,你以为你们两个人完成就能拿到五人份了,想的美。”

    唐鸣笑了,是那种很愤怒的笑了,不过还是克制住了发脾气的冲动,怒笑道:“那师兄,任务阁提成我能理解,那个工作弟子提成是怎么回事?”

    那弟子没好气道:“我们在这里给你们发任务,不需要报酬的吗?我们就给你们白干活啊?”

    唐鸣正想说话,旁边的汤晓唯拉了拉他的衣袖,对他摇摇头。

    因为想到来之前汤晓唯复杂的眼神,于是压下心中的愤怒,没再说话,愤然抓起柜台上的四块灵石,和汤晓唯一起向外面走去。

    本来唐鸣是打算交完这个任务之后再接一个任务的,现在心情都没了。

    走出任务阁,唐鸣忍不住了:“师姐,怎么回事?为什么不让我跟他们理论了?”

    汤晓唯没好气道:“你不是很能忍吗?不是面对丁立安都能屈服吗?怎么现在就不能忍了?”

    说着不顾唐鸣,加快脚步走了。

    后面的唐鸣一怔,连忙跟了上去,追上汤晓唯:“师姐,你等等我,你听我解释啊,我屈服丁立安只是暂时的,总不能白白被他们揍一顿吧!我这叫缓兵之计。”

    汤晓唯:“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你做的是对的。”

    “但是我问你,你能缓多久,你现在只是一个凡人,需要半个月才能正式进入练气期,不说已经过了丁立安给的期限,就算你到了练气一层又能如何?最终还是要屈服一切。”

    唐鸣:“师姐,你不用担忧啊,我有办法的啊!”

    汤晓唯:“不是,我不是说你做的不对,我说你做的对的,而是要告诉你,屈服就屈服吧,也算是好事。”

    唐鸣一愣:“屈服?可是我们要屈服到什么时候?越是屈服,越受欺负吧?”

    汤晓唯没有回答唐鸣,而是说道:“你跟我来。”

    唐鸣诱惑,不过还是跟着汤晓唯走。

    汤晓唯带着唐鸣回到居住的白云峰,没回木屋,而来带着唐鸣来到了后山的山崖边。

    没有任何顾忌,汤晓唯把锄头扔到一边,一屁股坐在旁边的大石头上,对旁边的唐鸣道:“你也坐吧!”

    唐鸣有些莫名其妙地坐了下来。

    汤晓唯坐在石头上,双手托着下巴看向对面的绿云峰示意唐鸣:“你看到绿云峰顶那座洞府了吗?”

    唐鸣抬头看去,山顶山却是有一座绿色的庄园般的洞府,点点头:“看到了!”

    汤晓唯:“那是我们烟云宗最有名的筑基期长老,也是我们白云宗唯一一个白灵根还能修炼到筑基期以上的长老。”

    “白云宗创建到现在已经两千多年了,但是只出了一个白灵根修炼到筑基期的。”

    说着汤晓唯转头看向唐鸣问:“你知道他修炼了多久吗?”

    此时唐鸣的心神有些乱,下意识问道:“多少年?”

    汤晓唯:“一百五十年!”

    唐鸣愣住了,一时间说不出话了,一百五十年什么概念?前世那种世界还没见过这么长寿的人,也就是说,那个长老用了别人一生的时间,才爬到筑基期。

    汤晓唯不顾唐鸣,继续说道:“其中,我们这样的日子他过了六十年,然后才转为正式弟子。”

    说着转头看向唐鸣,惨笑道:“也就是说,我们平时遇到的压迫,最起码要再忍受六十年,才有可能有出头之日。”

    “如果不忍,我们很有可能消失在历史长河中。”

    唐鸣这回明白了,汤晓唯这是在提醒自己,要忍,忍到出头那天,但是唐鸣却是明白,人要是越忍让,就会被欺负越惨,而且唐鸣也不是那种忍让之人。

    汤晓唯之所以这么对唐鸣说,可能是以为唐鸣之前跟丁立安说那些话,以为他屈服了。

    于是连忙解释道:“师姐,你误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