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太极

    “小伙子似乎也懂太极啊。”老爷子看着慕阳手上比划了两下,又点头又摇头的,不由的问道。

    “没有没有,只是看老爷子打的太极似乎跟我见到的不一样啊。”慕阳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毕竟他自己就是个半吊子,虽然学了一个暑假,后面也没怎么坚持,几乎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要不然也不会因为抵抗力不好而挂了。就算是有时候练两首,也都是心血来潮,毕竟在国人的顾自己里,无暇的基因似乎都是天注定一般,谁都梦想着成为那种能飞檐走壁的高手。

    “呵呵,小伙子你说说,怎么不一样了。”老爷子笑着说道,心中却不是太痛快,练了一辈子太极,还没人说自己练的不行的,要不是看对方是个小伙子,非得跟他说道说道。

    “老爷子你这太极用‘缠’字绝的地方太多了,其他的纲要似乎体现的不多。”慕阳想了想道:“你这更像是格斗擒拿一些列的短打功夫。”

    “呵呵,小伙子口气挺大啊,那你练练看,你见到的太极拳是怎么样的。”老大爷有些不悦的说道,太极拳流传的太广了,几乎是个人都能比划两下,但是不是所有的太极都叫太极拳,那写都是养生的花架子,他的太极拳可是能杀人的。

    “我,也不太会啊。”慕阳突然有些恨自己的多嘴,没事嘴贱什么,肯定是最无遮拦的嘴这老大爷了,肃然觉得这老大爷脾气有些大,但是毕竟是自己嘴贱了一下,有不是火气旺盛的年轻人,还能怼回去。

    “没事,你露一手我看看。”似乎看出慕阳有些心虚的样子,老爷子有些恶作剧一般的把慕阳退了出去,或者说想惩罚一下慕阳,

    “......”

    慕阳看着周围被自己和老大爷说话吸引过来的不知名的邻居,有些不知所措,从来没有过啊,自己要不要爆发指着老头大骂两声,然后一手太极秀他一脸,让他纳头便拜,成为自己的‘老年小弟’?

    不过可惜,慕阳完全没那种实力。况且,人家那么老了,信不信往地上一躺你就的跪下。真要比家庭实力,慕阳对自己家也没底,着小曲别的不说,有钱人是真多,没钱的也买不起啊。

    “这是我小时跟比人学的太极,跟老爷子你的稍微有些区别。”慕阳看推脱不过,直接站定摆了个起手势。自从学了无数之后,就经常有人让他来一个,早已经习惯了,不就是来一发嘛,完全没问题。

    起手势,揽雀尾,野马分鬓,玉女穿梭......一招招太极拳从慕阳的手上缓缓打出,其他不说,卖相还是不错的,起码有模有样。

    “咦......”老大爷看着慕阳在那慢腾腾的打拳,拖着下巴思索了好一会,也没想起慕阳打的什么流派的太极拳。作为一个浸淫了数十年的太极拳老手,看不穿别人太极拳的路数,着实有些奇怪。但是慕阳打的是太极拳嘛?肯定是,不管是起承转合,还是那拳意都在明确的告诉他,着就是太极拳,跟他学的是同一种东西。

    “真是起了怪了。”老大爷感叹道,什么时候太极拳又出了一个流派,不过也不说i不可能,什么杨式,吴式,十三式,二十四式......太极拳的流派从来都是一大堆。也不对,慕阳的拳架他没见过,但是这拳法明显不是心的流派,每一拳都像是千锤百炼过的,绝对不是一个新流派所能有的。而且,眼前的这个少年,早已似乎也不低,虽然是太极拳,但是却有种虎虎生风的感觉,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

    “呼......”慕阳打完一套太极拳,轻轻的舒来口气,感觉身体愈发的清爽,就像是夏日里吹来了凉风一般。特别是在演练的时候,随着自己的拳式的变化,竟然能感觉到手中力量的延伸。像是野马分鬓,明明出去的拳头没没又用什么力,可是挥出去的时候,竟然觉得手掌上应该有个很重的铅块,要是打道人身上绝对能将人打残。

    难道昨晚的那老山参这么霸道?慕阳不禁怀疑,这不是老山参吧,简直就跟传说中的仙丹一样,虽然吃了不能丰田遁地,但是慕阳觉得,身体肯定是变好了。

    “怎么样,老爷子,是不是不太一样啊。”慕阳看着惊呆的老头大爷笑着说道,看着老大爷的样子,明显跟自己刚才看他耍玩一套太极拳的时候一样,诧异不已。

    “老孙头,行不行啊你,人家的太极拳可刷的比你好看。”旁边有大爷打趣的说道。

    “去去去,哪儿都有你。”老孙头嫌弃的挥手道:“小子,你这拳跟谁学的啊?”

    “跟一个游方道士学的。”慕阳想了想说道,要是跟他说自己上武术班学的,人家万一人家认识自己家里人,制定说自己是个小骗子。干脆编一个游方道士,让他自己找去,就算是问家里人也能解释的清楚,说一句后来几慕诶见过,还没后顾之忧,简直就是所有穿越者应付他人的不二法门。

    “你觉得我好骗。”老大爷明显不吃这一套。

    “是真的,要不然你觉得我是从哪儿学来的。”慕阳才不管你信不信,只要有个说得过去的借口就行了。

    “......”老大爷又些无语,不过还真是,自己打破砂锅问到底了,你管人家哪儿学来的,反正就是学会了就是。

    “这样,小子有没有兴趣我们交流一下,我觉得你这太极跟我的稍微有些区别,咱们找个地方研究下?”老孙头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他算是个半个武痴,在军队的时候学了很多国术,老了老了,就偏爱太极了,这些年早就把所有的太极都学全了,当然,人家压箱底的那种不算,只要是外面能找到的都学会了。

    “你应该没有门户之见吧,要是你师承不允许就算了。”老孙头呵呵的笑着说道。

    慕阳抬头看着眼前的老孙头有些无语,您老都这样说了,我拍拍屁股走人,是不是显得有些太不尊老爱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