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本丸认知

    抚着肚子,妙元心中的仇恨沉淀下去,她没有忘记,只是,她不能被仇恨所控制,那样她可能因此长生心魔,估计就走到头了,还谈何复仇?如此,她平下心,准备在这里好好地养胎。

    当天晚上她就在天守阁歇着了,光忠给她送来了晚餐,对于这里的食物她不予置否,其实心里还是很怀念厨修的手艺的,不但充满了灵气,而且还味道非常好。

    说起来这里的灵气那么浓郁,种一些灵疏灵米,养一些灵兽应该可以吧,要是可以再种一些灵药就更好了,这个岛面积不小,比她曾经坐落的峰可大多了,灵气堪比主峰。

    这样盘算着,第二天,她起来出去,经过一晚上的修炼,身体上的伤又被修复了许多,再来半个月就能完全好了,她准备和他们说一声她需要闭关的事情。

    “大将,这个给你。”下了楼就遇到准备上楼的药研,他递给她一个东西,一块巴掌大小平板一样的东西,就是材质特殊,不知道是什么做的。

    药研教妙元怎么用这个东西,原来这个是一个掌上电脑,可以用来充当翻译器,这样他们说话就可以互相听得懂了,学起来也会更加方便。

    “这可真是一个好东西。”妙元从未见过这样的东西,不由得感到新奇,摆弄了一番之后,就准备以后慢慢研究,她先打开了翻译器准备了解一下这里的情况。

    听完了药研的解释她依旧有很多不明白的,“本丸是什么?”

    “这里就是本丸,本丸是军事用语,指着的大本营,城堡忠心的意思。”

    “审神者又是什么?”

    “审神者就是审判神,聆听其神谕的人,也就是辨别神的真伪和种类,能听到神的启示的人。”

    “这审神者听着还挺高大上的,那什么是付丧神,也是神灵吗?”妙元挑眉,没想到还有这样的职业,聆听神谕也就算了,居然还审判神灵,而且,神灵还有真伪种类之分吗?

    “是和国指器物放置不理100年,吸收天地精华、积聚怨念或感受佛性、灵力而得到灵魂化成妖怪,我们就是刀剑付丧神。”药研解释,还将那个手机拿过来给她点开了一些付丧神的图片。

    “所以……其实就是妖怪?”难怪她总觉得他们身上的气息古怪,原来是因为不是人,器物百年不理就能成为妖怪,这是什么样的世界法则,要是她那个世界也这样,恐怕妖怪满天飞了。

    他们修真界妖修不少,多数是动物类妖兽化形,少数植物类,但是死物修炼成精的却只是听过,从未见过,毕竟死物化形需要的天时地利人和更加艰难。

    但是如果都像他这个世界的理论那样,百年不理就成精,那么她那个世界各个宗门的仓库,还有秘境,估计就到处都是付丧神了。

    不过很显然,世界法则不同,他们那个世界允许这样的妖怪出现,他们修真界却不行,妙元作为大宗门弟子,是知道有三千世界存在的,一些世界发展完全并不相同,所以倒是不奇怪。

    “所以,审神者的任务就是消灭溯行军?”妙元询问。

    “并不是,消灭溯行军是我们的任务,大将只需要镇守本丸提供灵力就成。”药研摇头。

    “那我不能出去?”妙元皱眉,如果被困到这里可就不好了,这算什么事。

    “不是,只是外面很危险。”药研摇头,“溯行军很厉害。”

    “呵,如果是这个就不用担心了,自保的能力我还是有的。”只要不是被困在这里就可以了。

    “那行吧,等一会儿会有时政的辅助式神过来,指点您运转本丸。”药研看她这样也没有坚持,而是说了另外的事情。

    “行吧,不过我还是需要学一些日语,用这个对话太麻烦了。”妙元虽然觉得这个什么手机的很奇特,但是要是依赖上就不好了,她从来就知道,万事都不能太过依赖外物。

    中午吃饭的时候,其他人又重新介绍了一下自己,虽然妙元还是不要能理解他们说的是什么,不过总而言之,他们都是到刀剑付丧神就是了。

    其实妙元很好奇他们是什么样的情况,听药研的意思是,这里的本丸有很多,而他们这些刀剑付丧神却都是处于什么高天原神国本尊的分灵而已,所以,每个本丸都有他们,只不过因为跟随不同的主人有不同的性格变化。

    对此妙元也是呵呵了,怎么感觉就像是批量生产的傀儡似的,偏偏他们还都是拥有意识的,嗯,就是不知道如果她把她的刀无光拿出来,不知道无光能不能成为付丧神。

    想到她的无光黑漆漆的,看起来一点也不好看,便成人会不会很难看?要不还是算了?免得无光自卑……不过,无光的灵智并不高,化作人形会不会有点弱智?思绪不由飘远,然后甩甩头。

    算了,还是先了解这里的情况吧,下午,妙元坐在手和室看他们切磋,只觉得毫无杀伤力,明明是妖怪,哦,不对,应该是付丧神,居然要用刀剑对打,他们就不能用灵力吗?

    “主公,狐之助来了。”歌仙从外面进来,身边还有一只长相很奇怪的狐狸,黄色袋这红色花纹是什么造型,而且这是是狐狸吧,狐狸有这么胖?

    不过她还是站了起来,走到了一边偏僻的角落,既然是时政的代表,她还是需要接待一下的,“审神者大人你好,我是时政派来的辅助式神,狐之助。”狐之助很人性化的对妙元行了一个礼。

    “你好,我是这里的新任审神者妙元尊者。”妙元点点头,手上拿着手机翻译。

    “啊,那个……”狐之助也能够感觉得出那是她的真名,有一些局促的看了其他的刀剑男士一眼,发现他们都没啥异样,就以为他们没听到,悄悄的靠近了:“那个,审神者大人,您最好不要再这些刀剑付丧神勉强暴露自己的真实姓名。”

    “哦,这是为何?”妙元挑眉,不知道这是因为什么。

    “知道了您的真名,他们可以将你神隐起来。”狐之助解释。

    “什么是神隐?”妙元有一些好奇,怎么这里这么多奇奇怪怪的规矩,这个神隐又是个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