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机灵

    8月22日的晚上,下弦月高挂,将疏朗的清浑洒向世间。

    20余支火把汇聚的光线也不能及远,除了映照出脚下的方寸之地,四周便是一片朦朦胧胧。

    所幸走过的路是熟悉的,一行人穿过亭台楼阁、水榭花园,来到信王府门外。

    此处已有舆轿等着,八个精干的轿夫肃穆立于轿前。

    徐应元刚作出要搀扶的手势,朱由检便大袖一甩,主动撩起轿帘钻了进去,显然,他的心情很急躁。

    “起轿……”徐应元讪讪收回手,大声叫唤道。

    杂乱的脚步声,穿过光禄寺向南,拐上东安街,过里门、中门、上门,再上桥过护城河,来到了东华门前。

    来时沿途的宵禁军已经被李公公打发了,但这里不行,这道门是进皇宫的,门禁森严,毕竟事关宫掖安全,并不是靠李公公的一张脸就能进的。

    皇宫内守门的人马互相牵制,有皇帝亲军20个卫的,有御马监的,有净军的,三方谁也不能管谁。单独一方想卖个脸面根本过不了关,除非三方面全部叛变!

    三方全叛基本不可能,只有一次例外,英宗的夺门之变。

    然而那次是因为景泰帝快病死了,才在失意之人的策划下,由英宗亲自出面,内外勾结打开了宫门。

    所以必须要有勘合。

    夜晚叫门,勘合理论上应该由皇帝签发,可现在皇帝驾崩签不了!

    不驾崩他也不会签,因为他信任魏忠贤。九千岁啊……权势滔天,他老人家代签个门禁算个甚?

    说是代签,其实也不是魏忠贤亲手签的,而是其他人在他同意下签的。因为他不识字,要不还有王体乾什么事?司礼监掌印太监,内首相啊,他不香吗?

    李公公从门缝中塞进勘合,但门仍然没开。

    守兵相当的尽职尽责,又从城头上槌下吊篮,出来一人,拿着勘合比对来人。

    这个小旗模样的守兵,就着火光打量了片刻,指着勘合说道:“李公公,这上面说,出21人,进22人,现在怎么多了这么多?”

    如果是平时,一个连猪狗都不如的小旗敢责问,李公公说不定就大发银威了,但今晚他没有,因为他在帮九千岁偷鸡。要想不被知道消息的外臣们追上,他只求尽快交卸差使就阿弥佗佛了。

    于是他破天荒地解释道:“轿子里是信王,他要带几个人伺候着,咱家也不能拦着啊。”

    小旗明显愣了下,他虽然官小的不能再小,但他是宫廷守卫,消息尚算灵通。信王是谁?他是下一任的皇帝啊!现在敢驳了信王的面子,信不信几天后皇帝能杀他全家?

    千成不要小看小民的生存智慧,小旗瞬间便做出了对自己最有利的决定,回头对城上叫道:“无恙,开门。”

    片刻后,东华门吱吱嘎嘎地打开了。

    朱由检这次倒不着急了,摆足了亲王的姿态,由徐应元搀扶着出了轿子。

    轿子肯定不能进宫的,天启没赐信王入宫坐轿的权力。

    因此,商辅明一挥手,轿夫们原地掉头回去了。

    26人进了东华门,然后再被拦下,进行下一步:搜身。

    朱由检是不用的,他是王爷,是嗣皇,没人敢搜。

    守兵对李公公方21人虚应了下故事,都是这里出去的么。主要搜查的是朱由检带的四个太监。

    他们必须保证没有违禁物品入宫,比如说武器、药品、食物是重中之重。

    徐应元、高时明、商辅明本来就没带东西,很快就过了。

    但轮到小火者便出了麻烦,废话,他背上背着个大大的包袱明晃晃的,当谁是瞎子么?

    因他是信王的人,守兵也给予了最大的尊重,由本地最高长官,崔百户亲自检查。

    小火者灵巧侧身,躲过崔百户探来的手。

    “嗯?你要拒检?”崔百户另一只手不禁按上了腰旁刀把。

    秋风乍起,一股肃杀的气息徒然升起。

    小火者顿时受到影响,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双股还有亿点点战栗,但他死劲咬了下嘴唇,以钻心的痛苦去逼迫自己别给当场跪了。

    如果那样,跪的就不只是他自己了,还有新帝的脸面!

    他战战兢兢瞟了一眼站在阴影里的信王,却又实在看不清他的脸色,可小火者知道,他必定是着紧这些食物的。

    没办法,富贵险中求!

    小火者咬牙从怀里掏出刚发下来的月饷——2两银子,塞到崔百户伸出的手里,声音不大不小,恰巧让这里的人都听得见,“将军,这包里是皇爷最爱吃的蒸饼和最爱喝的泉水,如果启了封就吃不了啦,还望您高抬贵手。”

    百户踌躇了,他其实对手里的硬物一点感觉也没有,但是面前这个小火者特意重读的“皇爷”二字打动了他。

    而且据他目测,小火者背的包裹里明显没有刀剑的印迹,就算有匕首什么的,在皇宫守卫的长刀长枪面前,能顶个什么卵用?

    所以,百户再次打破了岗位职责,伸手虚摸了下包袱,道:“无违禁,过。”

    此话一出,城门处紧张的气氛终于缓解下来,阴影里的朱由检和小火者也同时松了口气。

    守兵完成检查任务后便退回了城门,李公公再次领路前行。

    一行人没走多久,挨着东华门就是一座独立院落:文华殿,朱由检便被安置在了这里。

    按理说皇帝应该去后朝的乾清宫,可大行皇帝不是躺那儿吗……活人怎么能和死人争位置?何况孝道也不允许。

    其实安排文华殿也不算错,这里原为太子践祚之前的摄事之所,只不过自成化后,太子们年龄很小不能参与政事,遂废弃了。嘉靖时不立太子,索性改为皇帝便殿,主用作经筵之所。

    朱由检现在理论上是皇太弟,大差不离的,将就将就也罢。

    李公公把朱由检四人带到殿前就不管了,意思是房间多,随便你们选哪间住。

    不过,他在告辞说要去给九千岁汇报前,吩咐跟在他身后的20名太监和禁军在月台上警戒,美其名曰“保护嗣皇”,把文华殿明里暗里的围了起来。

    朱由检看着李公公离开的背影,面色阴晴不定,一言不发。

    小火者又表现出他机灵的一面,当先推开正中殿门,进去查探一番后出来汇报:“皇爷,里面安全,请进。”

    朱由检一拂袖,斥道:“住嘴,孤现在还不是皇帝。”

    听到训斥,小火者本应跪下谢罪的,但他眼尖啊,瞥到朱由检脸上一闪而没的笑容,再加之他的膝盖有点硬,故以连连鞠躬的方式,诚惶诚恐道:“皇爷,奴婢错了。奴婢以后一定改!”

    “你这个夯货。”

    朱由检骂了一句,不再睬他,在另三个大太监的拥簇下缓步踱进了殿门。

    小火者待四人走过,情不自禁地握了握拳头,嗫着嘴无声地比出了一个嘴型:?!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