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王明的命数

    “宗泽兄已与我提及过此事,你就随我习武吧,暂且算作记名弟子,若是吃不下苦头也可随时回去,你要随我练武的话明日寅时到武场来,过时不候。”周侗平静的说道。

    哪怕早十年就算有宗泽的介绍信以周侗的性子也不会同意。

    他以前收徒只看缘分和天赋,相比天赋而言前者更重要。

    至于现在......也是因为仕途的不如意,他已经看淡了许多事,且当卖旧友一个人情。

    周侗随后看向方牧身后的石宝,颔首道:“这倒是个好苗子。”

    石宝自然听闻过周侗的大名,想与他较量一番,但知道现在不是时候,便只是战意盎然的望向周侗。

    等到方牧他们退下。

    周侗看向王明,“你觉得这方家晚辈如何?”

    “倒是稀奇,他们方家也是武将世家,自家方天画戟也不差,家里的晚辈不学家里的武功却来找你学,那方腊倒是有意思。”王明扶须笑道。

    “一只羊也是放,两只羊也是放,你让你家那小生也来和我学枪如何?”周侗调侃道。

    “老夫的九环扣钢刀可不比你的枪差。我王家后辈没几个有天赋的,老夫这一身武功就等着他给我传下去,你可别打他的主意。”王明顿时警惕道,坐直了身子,像极了护崽的老母鸡。

    “你这老匹夫小气得很。”周侗笑道。

    “这不是一码事。”王明哼哼两声,歪了歪身子,换了个舒适的躺资,侧过头,看向周侗:“这些年你可曾有后悔过?若是你不随官家来此地,凭你这一身本事在大宋也能建功立业,或许早已封侯也未尝不可能,结果得罪了蔡京,就算到了这边就算立了功劳也入不了官家的眼。”

    “事已至此又有什么好说的,你不也是随官家来此地了。”周侗斜了一眼王明,“我反而好奇你为何要来,你当年可是荣州知州,更是有大好的前途,据说陛下随时会向南唐动兵,你是潘美将军的老部下,要是动兵肯定少不了你随行。”

    王明没有正面没有回答周侗的疑问。“陛下让我来,我就来了,我是大宋之臣,自然忠大宋之事。”

    周侗知道王明不想说,也就不再问。

    ......

    石宝已经离开了扈家庄好几日,依旧还是有些魂不守舍。

    “石宝哥你在想谁?”方牧问道。

    “没...没什么。”石宝左顾言他。

    “可是在想那扈三娘?”方牧调侃道。

    石宝被说中心事,有些尴尬。

    “若是石宝哥想的话我让父亲帮你去提亲如何?”方牧说道。

    石宝是猎人传家,小时家里父亲上山去打猎不小心被大虫给吃了,后来他就一个人抗下这个家。

    为了养活家人就想去参军,正巧遇见了当时正在征兵的方天定。

    被方天定慧眼识珠瞧上后重点培养,家里老母也能安享晚年,所以石宝对方天定尤为感激,这种感激超出了寻常的军营里的上下级关系。

    “我和那姑娘就见过一面,就说喜欢也太假了,若是有缘再谈吧。”石宝说道。

    方牧忍不住笑出了声。明明对别人姑娘有想法却不敢说,脸皮怎么这么薄,水浒书里可没说到这一点,真是太有趣了。

    石宝看见方牧在笑不由也跟着傻笑起来。

    王家的后生们得知了家里来了一位贵客,消息也不知是从谁口中传出去的。

    王家未曾束发的那些少年郎都好奇的爬树翻墙远远打量方牧。

    方牧马车里带了他的那柄方天画戟,虽然要学周侗的枪法和拳脚之术,但他是方家子弟,方家的方天画戟也不能落下。

    “那厮在练武诶。”

    “这是画戟,我听我教头说过,一般用戟的都是高手。”

    “哼,有我们王家的刀法强吗。”

    王家几名后生爬在树上像群猴子一样议论纷纷。

    相比于文学世家的种种礼仪,王家是武学传家,王明老祖更是闲赋多年,也没有太多的规矩。

    “强不强打过才知道。”一身着黑袍的少年跃跃欲试,一挑眉毛。“厉害的不是兵器,而是用兵器的人。”

    “小祖,那你和院子里那家伙谁厉害?”有王家少年起哄。

    王贵眼睛毒辣,相比于其他同龄人,他两年前就已经练出内力,庄园里练武那人应该是练出内力没多久,在招式上能明显看出来力量还有些不足,而且他用的兵器还是木柄的。

    像他现在就已经不用木柄的刀了,而是用纯铁打造的刀。

    力量的强弱与内力的深厚是有关联的。

    炼精化气的过程不止提炼内力,内力修行的过程还会滋润肉身增强肉身的力量。

    内力越高,气力也就越大。当内力达到肉身所能容纳的极限,对肉身气力的增幅也会到顶。

    当然除了内力的滋润和增幅以外,人本身的天赋也是有很重要的关系。

    天生神力的人获得内力滋润后提升的力量就愈恐怖,相当于别人是从一开始倍增,而他们却是从二或者三开始倍增。

    一些天生在速度敏捷上有优势的人修行内力后速度也会比常人更快。

    客院里那小孩习武时间应该没自己久,年龄也比自己小一些,应该是才接触武功不到一年,自己已经习武三年了。

    但王贵并未直接回答,得益于平日里王明的教导,王贵转而说道:“我看他武器他的习武时间应该没我长,不管输赢都胜之不武,而且他是我父亲接见过的贵客,若是冲撞了贵客,你们都还记得家规吧。”

    听见王贵这么说,少年们安分了许多。

    王家老祖虽然平日里看上去好说话得很,王家的规矩似乎也没那么多,但那都是无伤大雅的小事。

    可一旦涉及到了王家颜面的大事,平日里看着有多温和,惩罚起来就有多凶狠。

    王贵从树上跳下去,拍了拍腿上的灰尘。

    来到王家后院。

    “父亲。”王贵对头发花白的王明请安。

    王明欣慰的打量幼子。

    他有两子,长子王富在大宋王朝出生,虽为人持重,但最令他遗憾的一点就是习武资质很差,足足八年才练出第一缕内力,就是军营里普通士兵比他资质好的也比比皆是,除了长子以外就再也没能诞生子裔。

    后来有幸在北宋遇见当世大家邵雍,邵雍此人虽少为民间所知。

    但其所著的《梅花易数》、《皇极经世书》、《先天图》、《观物内外篇》、《伊川击壤集》、《梅花诗》等书皆名传天下,王明久闻邵雍之名,当即请教邵雍。

    邵雍对王明曾言他命数与大宋相冲,想要逆天改命唯有离开大宋地界却又继续为宋臣方可再生一子。

    王明当初绞尽脑汁想了很久都没有想到离开大宋地界又为大宋效力的办法。

    直到两年后他得知了那个机会。

    当朝陛下赵匡胤发现了一块悬于海外的半岛。

    那片半岛地域辽阔,上面没有强大的国度,赵匡胤就派遣赵氏宗族子弟和一批大宋精锐加上百万宋民前往那片土地。

    这不就是离开大宋地界却又继续为大宋效力么?

    王明当时欣喜若狂主动请缨,来到新宋八十余载后他终于晚来得子,他就是个粗人取不来太高雅的名字。

    但他早在无数个夜晚里想过次子的名字,如果是儿子就叫王贵,是女儿就叫王珪。

    取长子为富,次子为贵,得以富贵之意。

    王贵也果然没有辜负所望,习武资质较之他更胜一筹,且为人聪慧,就是因为自己的宠溺让其略为有些骄纵,但小孩子嘛......等到年龄大些上过战场后就稳重了。

    王明考校了王贵一些东西,王贵对答如流,王明就挥手让王贵下去。

    次日寅时,方牧穿戴好服饰来到校场。

    寅时是是日与夜交替之际,又称黎明、日旦、早晨。

    如果按照梦中的二十四小时来算的话,大约相当于凌晨三点至五点之间。

    与梦中的灯红酒绿相比,新宋没有那么丰富的娱乐,这里的人基本上每日戌时或者亥时入睡,卯时起床。

    周侗早已在此等候多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