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4章 紫霞第一

    华山银装素裹,山峰峻立,如柄柄利剑冲天而起,厚厚的大雪覆盖山体,似给利剑套上剑鞘,掩饰了锋芒,一如此刻的华山派。

    《紫霞神功》秉持先苦后甜厚积薄发理念,第一层修炼十二正经及阳维脉、阴维脉,岳不群的十二正经早已修炼好,改动修炼路线不过是水到渠成的事,但奇经八脉的修炼却着实不易,岳不群估摸着这修炼速度,要完成第一层的修炼,恐怕要用近一年的时间。

    而《紫霞神功》一层比一层难修,第二层修炼阳跷脉、阴跷脉估计两年都不止。

    但修完这四脉,就踏入了武林一流高手之林,加上华山剑法的加成,可以算是一流高手中间的层次。

    也许原主当时已进入第三层,在修炼带脉和冲脉,但绝对还没修炼任脉和督脉,否则完成《紫霞神功》第四层的修炼,定是武林中超一流高手,自有信心对付嵩山左冷禅,而不必外求《葵花宝典》,落得个身体残废,不人不鬼。

    岳不群从蒲团中站起,又拉开架势缓慢练习华山长拳十段锦。

    长拳十段锦为华山基本拳法,威力一般,但长期修炼,对身体有极大益处,据传来源于古时大医华佗所创的八段锦,是道家养身的重要功法。

    岳不群敢这么快就改修《紫霞神功》,身体伤势痊愈是一个因素。

    另外,是发觉自己的身体,似乎因为新的灵魂进入,导入了特别的能量,身体素质变得更加好了,隐隐就能感觉,这次修炼肯定可以成功。

    而且,在华山派附近,岳不群隐隐感觉到一种熟悉的东西,就如在那七彩孤寂的空间给人的感觉类似,只是这感觉极为轻微,岳不群并不敢确定,也无从对比。

    但冥冥中,岳不群有种模糊的认识,这种东西对自己,对华山上下的生命,都极有好处。

    宁中则等人听到山顶声响,知道掌门已经收功,一起上到山顶来,等岳不群练完十段锦,宁中则递上毛巾,关切地问道:“师兄,修炼还顺利吗?”

    “很好,很顺利!”岳不群接过尚有余温的毛巾,把脸颊后颈细细的汗水擦掉。

    “往后我每天早上要到这里修炼,师妹你也不能放松,争取早日突破六层,改修混元功,就不用跟着我爬上爬下了。”

    “我也可以在这里修炼呀!”

    宁中则还是不太放心伤势刚痊愈的师兄,想继续跟在身边照顾。

    “听话,山顶雾大清冷,长期呆在这里,对女孩子身体不利。”岳不群坚持道。

    “那我让人搭个小亭子,挡挡风雨。”

    宁中则无奈道,虽只有十三岁多,但剧烈的变故,让她快速成熟了起来,自觉把自己代入到华山管理者的身份。

    而当务之急,就是要让掌门师兄的武功实力快速成长起来,才能为华山遮风挡雨。

    自此,岳不群每日卯时初上山,辰时末下山,风雨无阻,紫霞神功的修炼也渐入佳境。

    越是修炼紫霞神功,岳不群就越发察觉紫霞神功的不凡。

    原来岳不群已修完华山心法,实实在在的二流高手了,再修炼下去也毫无寸进。

    可开始修炼紫霞神功后,感觉到原来停止增长的内力,又开始缓慢增长了,实不负‘华山九功,紫霞第一’的美誉。

    如此月余,岳不群身体大好,完全康复,开始考虑修炼新的剑法。

    华山最高深的五部剑法都在岳不群手中,五部剑法各有所长,难分轩轾。

    养吾剑法浩然正气,攻守兼备;

    希夷剑法若有若无,防不胜防;

    朝阳剑法凌厉大气,锐不可当;

    清风剑法细雨绵绵,无缝不入;

    游龙剑法腾挪迅捷,快剑无敌。

    思虑再三,岳不群选择朝阳一气剑作为自己的主修剑法。

    却是觉得朝阳一气剑的特性与自己性格较为契合,攻势凌厉劲力雄厚,守势大气蕴含丝丝不屈气势。

    且朝阳一气剑一经施展开来,剑光滚滚,炫人耳目,堪称剑气纵横的典范。

    剑气冲宵堂上的掌门人,就是要拥有这样的剑法才名副其实。

    朝阳一气剑十八招,三守二易十三攻,招招相连,变化无穷,可与华山心法、混元功、紫霞神功配合施展,当然最好是运行后两种心法,方可最大限度发挥出剑法威力。

    首式群星辟易,剑尖左斜下垂,露出整个剑身,是为藏拙守礼,亦显光明正大之意。

    此为名门大派功法应有之义,显示礼节与气度。

    此式蕴含九种守势的发力方式,随时迎接对方的攻击,还暗含七种攻击的发力方式,虽为守势,却是守招中反攻势头最凌厉的一招。

    岳不群现在要做的就是在相应的经脉运行中,开辟出这十六个内力输出端口。剑式好练,不过依葫芦画瓢,准确比划出相应的姿势动作就行。

    但高深剑法的威力,就体现在心法内力输出端口设置的好坏上。

    平常人的长剑,不过是手臂的延伸,区区数十斤,连刺穿皮甲都显吃力。

    而加持了内力的剑法,却是几何量级的提升了速度与力量,否则哪能削铁无声如若无物。

    冬练三九,夏练三伏。

    岳不群一日都不曾停顿地修炼紫霞神功和朝阳一气剑。

    修炼之余,把藏经院所藏功法典籍原本精读了一遍,并与赵不争两人对这些功法做了个大致的分级,初步规范了藏经院的运转方式。

    每日下午,岳不群都安排四人好手与自己对练,了解各种不同武功、不同个性武者的厮杀特点,以完善自己的斗争手段。

    愿意留在华山的几十名好手,大部分的武功在三流境界,只有少数几个年级较大的达到二流,但比武厮杀经验都极其丰富,给岳不群增加了不少实战经验。

    不但岳不群自己的实力在增加,这些留在华山的杂务弟子,在与掌门切磋中,也感觉到自己的功力在增长,皆以为是掌门指点之功,对岳不群的忠心程度大大提高。

    岳不群发觉这些弟子尚有潜力,却不知那神秘能量,虽数量极为稀少,却已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弥散在华山内外,缓慢改变了华山门人的身体素质。

    岳不群根据各人的天赋及性格特点,从藏经院中找出契合的武功及心法,一一授予这些对华山忠心耿耿的杂务弟子,承诺如达到二流境界,都将晋升为华山弟子。

    并给所有人等建立了个人事档案,以此为契机,开始改善华山的人事管理制度。

    如此一番作为,整个华山颓气为之一散,华山上下开始出现欢声笑语,展露出朝气蓬勃的气象。

    值得一提的是,春夏之交,宁师妹和赵师弟均双双突破华山心法六层境界,岳不群辅导他们转修混元功,两人表现出极高的悟性,修炼很快就踏入正规,两年之内,华山将增加两位二流高手。

    一年时间,岳不群把垂死的华山,从鬼门关拉扯了回来,并为她注入了勃勃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