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根本没洞房

    来到郭家门口,直接就被大嫂给堵住了,大嫂邹玉华是一个奸诈的人,出嫁前,她和自己这个小姑子关系那叫一个好,可是关键时刻,挑拨离间,却做的最好。看到自己来了,邹玉华只是看着不说话,一副为难的样子,到是二嫂廖海清一脸正气的说道,

    “郭家英,你还有脸回来?你当初是怎么说的,这就忘了?”

    看来得先解决小鬼儿啊!家英刚想说话,三弟从屋里出来了,对家英说道,“大姐回来了,快进来,爸妈看到你肯定高兴。”

    仔细想想,大嫂可绝对不是一个好饼,二嫂也是敌人,看她对娘家姐妹都是嫌贫爱富,就知道她的人品了,不过此时不是计较的时候,也无须在意这些不相干的人,家英绕过的大嫂、二嫂,她可不是原来的家英,她们这一套,在她跟前,那跟耍猴一般,幼稚!拎着东西走到父母的屋里,把东西往炕上一放,凑到妈妈宋雅兰的身边,仰着头,笑呵呵的说道,

    “妈,我回来了。”

    宋雅兰一楞,而家英又冲着爸爸郭平说道,“爸,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长命百岁。”

    郭平两口子想的那些消除隔阂话,给自己和女儿台阶下的各种预案都没用,女儿完全没隔阂的样子,让两口子马上就软化了。宋雅兰拉过女儿拎过来的苹果和酒,就有些惊讶,说道,

    “你又乱花钱,这苹果在哪里买的?真大,看着就能甜。”

    郭平笑着接过酒,打开瓶盖闻了闻,惊讶的睁大眼睛,说道,“这是哪里买的酒,可真香啊!”

    家英笑着说道,“上次去赶集买的,关外过来的酒。”关外,就是指,不是东北三省的,总是二锅头,也没意思,郭平得了酒,自然是开心的,当然,因为是女儿送的,那就更是绝对好了。

    宋雅兰拉着女儿询问各种情况,郭平也偶尔询问几句,听说女儿把玉米都给摘了,要煮嫩玉米吃,两口子这才开心起来,对于女儿自己不吃不喝,只知道给齐观泽和婆家倒腾东西的行为,非常的看不上,郭平是生产队队长,从小就娇惯这个唯一的女儿,吃的喝的,穿的用的都是最好的,他们心疼女儿,更气的是女儿不听话,不争气,如今女儿愿意低头,不再那么犯傻了,他们自然高兴。

    家英这边就说,明天给他们送玉米来,不过被郭平给拒绝了,他们的牙口不行了,啃玉米塞牙。这个时候,大哥家的春生、秋生和二哥家的红星、红兵来了,都是八九岁的小子,不仅埋汰,而且很闹人,在家的时候,家英就不怎么喜欢侄子,当然,侄子们对于这个跟他们争嘴的姑姑也不是很喜欢。

    四个侄子过来,直接就奔着苹果去了,可这一共十来个大苹果,哪里能一人分一个?所以,宋雅兰把苹果都放起来,只留下三个,两个切开给四个孙子,另外一个切开给丈夫和女儿,家英当然不需要,直接塞到宋雅兰嘴里,宋雅兰一边骂着女儿胡闹,一边也吃了苹果。

    外屋的厨房炖着小鸡,里面放了不少的蘑菇,如今女儿回来了,郭平和宋雅兰高兴,又给了躲在屋里看书的小儿子三块钱,让他去乡里买肉回来,距离吃饭还有些时间,骑着家里的自行车不用半个小时就能到,等过了中午,肉肯定就卖光了。

    关系缓和了,吃饭要等晚上,而且还有外人,趁着这个机会,郭平就让老伴儿给闺女收拾点粮食和日常用品过去,比如家里的新做成的大酱,玉米面,还有小米,另外还准备了一条子咸腊肉,家里的大蒜和生姜也给女儿带上。

    到了家英的家里,宋雅兰就说这是狗窝,房子不好,仓房不够大,家里要啥没啥,不过更多的还是心疼,看着屋里收拾的挺干净的,也就没再说别的,直接掏出十块钱和一打的粮票,嘱咐的时候也带着埋怨,说道,

    “你说你,这十里八村的好小伙子等着你挑,这齐观泽是长得好看,可这好看能当饭吃啊!他家里都啥样了?你还自己不吃不喝供着她们,你说,万一这那齐观泽大学毕业了,不要你了,你说,你日后可怎么办?还能有什么好亲事?”

    家英笑着说道,“妈,我是你生的,有那么蠢了吗?现在他去读大学了,我对他这是有恩,这是什么时代,能让他安心的当陈世美吗?再说了,妈,这婚是结了,可是洞房没入啊!”

    “啥?你说啥?你给我说清楚了。”

    “结婚那几天,我们两个就谁都没碰谁。这日后要是有好的,我一个正经的黄花大闺女,比别人差啥啊?”这件事情有些水分,不是谁都没碰谁,而是根本不知道怎么碰,衣服也脱了,该亲的也亲了,他也爽了,但是现在的家英回想一下,发现两个人那根本就没成事,反正她还是大姑娘没错。

    宋雅兰没想到是这样,家英继续说道,“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一心一意的对丈夫好,对婆家好,为了丈夫和婆家,把娘家都得罪了。将来就算是我离婚了,人家也得说你姑娘仗义,命不好,再加上我是黄花大闺女,将来我再嫁,丈夫自然不会在意我曾经嫁过人的事情,再说了,女儿的本事也不大,也太会读书,但是齐观泽可是聪明的很,万一他出息了呢?”

    宋雅兰点了点女儿的鼻子,这算是放心了,回去跟老伴儿说,他也就不担心了,毕竟女儿心里有数的。只是宋雅兰心里难免不解,女儿这主意也太大了。

    晚上吃饭之前,家英就把弟弟宋勇军买回来的瘦肉拿来,切了一半,又拿了鸡蛋,将肉片裹上,这样做,炒出来就非常的嫩滑,加上鸡蛋、黄瓜和大葱,算是做个简易的木须肉了。可惜,家里没有木耳。

    这道菜,不只是郭平喜欢,就是来的客人也喜欢,吃饭的时候,宋雅兰就把女儿叫到身边来,可劲儿的给她夹肉吃,说来,这个时候的鸡肉可真好吃,大锅做出来的味道也不一样。虽然瞪她的人不少,但是,却没有人敢阻止。来的客人也就是村里的会计谢敏达,两家的关系非常铁,他见到家英回家来了,也说了几句鼓励的话,让家英没事多走动。

    临走的时候,宋雅兰把家里剩下的五花肉给家英拿了一条子,给小儿子宋勇军三块钱去买肉,这是完全用不了的,带上肉票,所以,实诚的三弟买了整整四斤的肉,这还是人家就剩下这些了。

    家英没有什么压力的接受了,两个嫂子的脸色可不怎么好,不过当小姑子的,也只有在自己没能力的时候,才会去在意家里嫂子或者弟妹的脸色。而家英这辈子都不想看任何人的脸色。

    空间里有了空间币,家英就放心了,自此和娘家缓和了关系,宋雅兰天天都来,来了还不空手,家英这里缺什么,她就从家里拿,香菜、西红柿,还有秋天种的大葱苗,韭菜根儿,土豆也是宋雅兰用竹筐挎过来的,并且告诉家英,今年的大酱不用她自己弄了,娘家把她的那份都准备好了。父母的拳拳爱女之心,也让前世缺乏亲情家英,很是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