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这个世界真的很危险

    “你们认识死者的身份?”克里教官眉头紧皱。
    沐霜叶没有隐瞒,将白天的事说了一遍。
    克里教官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这对于寻找凶手,没有任何帮助。
    “克里教官,这些死者是不是死于……”迈伦开口。
    尚未等他说完,一个警备员走了过来,朝着克里教官点了点头,做了一个奇怪的手势。
    “你确定?!”克里教官目光一沉。
    “是的。克里教官,已经确定了,就是血灵族的猎食手段。”那警备员回应,语气透着凝重。
    血灵族?!
    林川则是眼皮狂跳,他想起来了,西大陆血灵族的异族以吸食鲜血为生,就如同地球上的吸血鬼一样。历史上曾经多次发动袭击人族的战争,其猎食的场面就是如此。
    同时,他还想到南罗市不久前的事件,据说就是冰血公国的异族所为,难道这些异族一路追踪过来,目的是为了那个石球?
    这个念头一起,让他感到极度不安,如果真是如此,他的处境就太危险了。
    然而,林川随后注意到,包括克里教官在内,在场警备员有许多人的脸色不对劲,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白箭港传说的惨案,又一次要上演么……”周焕低语,语气中有着恐惧。
    林川愕然,看起来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白箭港传说的惨案?那又是怎么回事?
    不远处,一名警备队长招手,示意克里教官过去。
    “你们三个别值勤了,回去休息吧。”克里教官吩咐了一句。
    林川瞅了瞅那些尸体,似乎隐约看到,一丝丝血雾在消散,那些尸体的重量似乎在不断减轻。
    “林川,走吧。我正好要回警务处,顺便送你们回去。”周焕说道。
    离开港口的路上,悬浮车里的气氛有些压抑,周焕脸色有些发白,还没从刚才的血案中回过神来。
    “焕哥,之前的血案没有一桩是血灵异族所犯下的么?”林川低声问道。
    “肯定没有。这种异族犯下命案是不能瞒报的,否则那惩罚就重了,会祸及亲人,咱们帝国对这一类案件监管最是严厉。今夜的血案,肯定会惊动上面,咱们警备处的头儿日子不好过了。”
    周焕叹了口气,“林川,你是不知道,传闻白箭港每隔几十年,都会发生血灵族猎食的血案。我一直以为只是一个传说,想不到今夜碰上了这档子事……”
    “就是白箭港传说的血案么……”
    林川注意到,沐霜叶、迈伦都在点头,显然两人都知晓这样的传说。
    看起来这血案的血灵族凶手,与南罗市的那些血灵异族,并不是同一伙,这一认知让林川稍稍松了口气。
    沐霜叶告知林川,这个传说在白箭港其实是人尽皆知,据说每隔五六十年,在这里就会爆发血灵族猎食的连环血案,每一次都闹得沸沸扬扬,但是,最后都不了了之,找不到凶手。
    对于白箭港的居民来说,这是孩童时代,长辈吓唬他们的恐怖故事,许多人都不认为是真的。
    可是,在白箭港警备处,却有着关于血灵族猎食血案的一叠厚厚卷宗。
    “白箭港真的危险啊……”林川喃喃自语。
    沐霜叶看着林川,从刚才开始,她一直在注意这年轻人的反应,见其毫不知情,不禁有些失望,看来林川来白箭港的目的,与她并不一样。
    ——
    与此同时。
    在白箭港一座高楼的房间里,一群身影聚在一起,在他们中央悬浮着一颗水晶球般的物体,里面正浮现港口血案的现场。
    如果有人族在这里,或许会当场吓晕过去,这并不是一群人在聚会,而是一群异族在聚会。
    黑鳞蛇族,鳄族……,在星奥帝国法律中,标明的与人族为死敌的几大异族,赫然都在这房间里。
    “血灵族这么快就来了,他们动作还真快!”
    一个黑鳞蛇人眯着眼睛,端着茶杯,小指翘起,以一种看起来很优雅的姿势在喝茶。
    不过,黑鳞蛇族喝茶的样子一点都不优雅,长长的蛇信卷起来,如同一个管子一样,吸吮着茶水,这情景有些渗人。
    “这些血灵族一来就饱餐一顿,真是羡慕!白箭港这里的人族都细皮嫩肉的,一看就很美味的样子。可惜,这个月来杀的那些人族,LZ连一块肉都没尝一下,太浪费了。”
    沙发的角落里,坐着一头鳄人,两米多的体型占据了沙发的一半,正在那里啃食一根生牛腿,血水四溅,洒得到处都是。
    “快闭上你的臭嘴,那些烤熟的食物不美味吗?生吃这些东西,就不能优雅一点吗?都什么年代了,你们这种族能不能文明一点。”另一个瘦削身影捂鼻,嫌弃道。
    鳄人怒哼几声,想要发作,却被“文明”两字刺激到,觉得还是文明一点,不要与这个瘦削家伙一般见识。
    “别闹了。现在事态有些不妙了。”
    居中的一个黑影开口,“血灵族的出现,我们的计划要提前了,否则,等特种警备队赶来,那就不妙了。”
    “早就该提前了!?”
    “对啊!头,大干一场吧,杀他一个痛快!”
    “头,你终于下达了一个英明的决定!我看中了几个细皮嫩肉的人族,这下可以大饱口福了。”
    一群身影叫嚣起来,那鳄人更是挥动一把巨大的锯齿斧,低声咆哮着,双目一片血红。
    ——
    午夜。
    回到公寓住所,林川坐在椅子上,思绪起伏。
    “不能耽搁时间了,要快点提升实力才行。”
    目睹港口的血案现场,林川深深明白,不管那些血灵异族的目标是谁,都要迅速将实力提升上来。
    这个世界很危险,需要有自保的实力。
    只是,如何快速提升实力,这需要好好计划一下。
    诚然,在心元战网上进行修炼,其速度与现实比例是10:1,这相当于天才的水平了。
    可林川的心元力只有三段,就算以天才的速度,提升到心元力七段的时间,最快也要半年,甚至更长。
    “心元力的提升急不得,这方面的提升还是循序渐进为好。”
    林川略一思索,眼睛一亮,一个实力快速提升计划已然成形。
    随即,他启动心元战网连接器,登上了心元战网。
    ——
    心元城,与现实中一样是黎明前的黑夜。
    与白箭港不同,这里的人潮比白天还要汹涌,街道上熙来攘往,热闹非凡。
    “这些家伙都不睡觉的么?不过也正常。”
    林川嘀咕了一句,如果前世地球上,有这样的心元战网,恐怕更加人满为患。
    前往实验区,租借了一间通用实验室,看着周围的设备,林川心脏跳动的有些快,他注视这些仪器的眼神,就如同看待阔别已久的情人一样。
    “这些设备,我终于也能使用了!”
    在南罗学院四年,林川虽然成为维修社的社长,凭着出色的技术,得到其他社团成员的认可,但是,许多仪器他都无法使用。
    因为操控那些仪器,需要心元动力系统的契合度,达到10%以上。
    这也是为何,林川之前感慨,空有一身出色的维修技术,以后却只能在民用维修店里当一名普通的维修工。
    【心元契合障碍症】,对于这个世界的生灵来说,确实是一种绝症。
    发呆了一会,林川打开一台仪器,输入一串指令,伴随着“咔嚓咔嚓”的机器声,仪器立刻开始运转起来。
    “心元战网的通用实验室真方便!制造这些胚子,连材料都不用。也难怪心元战网建成以来,东西大陆各方面的技艺都飞速进步,在这样的实验室模拟实验,太节省时间金钱了,还不用担心危险性。”
    林川在感叹的时间,这台仪器已经制造完毕,一双靴子、一把军刀,一顶感应头盔,还有一双感应手套出现在工作台上。
    这些并不是真正的心元武装,而是心元武装的胚子。
    所谓胚子,就是没有安装心元动力芯片的心元武装,无法注入心元力,自然也无法发挥心元武装的威力。
    而后,他又打开另一台机器,屏幕一阵闪烁,片刻之后,两块心元动力芯片生成了。
    “希望机械矮人族的那家伙没有骗我……,否则,我的快速实力提升计划就泡汤了……”
    林川这般嘀咕着,站在工作台前,戴上感应手套,护目镜,拿起了一旁的心元动力切割仪,轻柔抚摸着,颇有些爱不释手。
    “终于,我也能用上这种心元动力切割仪,进行心元武装的改造了……”
    深吸口气,林川启动心元切割仪,一道光轮出现,呜呜旋转着,切向工作台上其中一块心元动力芯片。
    工作台上,那块心元动力芯片很小巧,仅有拇指盖大小,厚度5mm,其上有着繁复的纹路,这是古老的黑暗血时代最伟大的发明之一。
    将心元代码,与机械技术融合,从而创造出的这块小小的东西,运用到了这个世界的方方面面。
    在黑暗血时代,当心元动力芯片,首次安装到心元武装上时,则是代表着一个新的纪元开启。
    “砰……,充斥着黑暗与血腥的那个时代,就这样被打碎了,因为一把安装了心元动力芯片的小小制式手枪……”
    两千年前,与星奥帝国第七任皇帝同时代的大陆狂人-克伦威尔,给予这一发明这样的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