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美好人生重新开始(求投票!求收藏!)

    虽然楠子和龙之介的兄妹感情还在,但她对龙之介真的生不出结婚的念想来。可无奈的是父母已经认定了这门亲事,觉得外人怎么都不如家人来的放心。她也只能把这些问题深深埋藏在心里,希望以后能找到解决办法。

    楠子与其说她是妹妹,其实有些事发后更像是姐姐。以前在读小学的时候,楠子跟龙之介同校。当时有很多人欺负龙之介,楠子每次都会去帮忙。

    后来龙之介觉得这样是给楠子添麻烦,慢慢就跟楠子疏远了。他也因为外表与体重,变得越来越自卑。不敢再跟光鲜靓丽的楠子多接触,免得被人误会连累到楠子。

    两人关系就变得冷淡下来,一直持续到现在。

    因为没完没了的学校霸凌,龙之介也开始自暴自弃了。完全放弃了学习,成天沉迷漫画、游戏、小说来麻痹自己。如果不是因为他还有亲爱的家人们在,可能早已经做出了不可挽回的事情。

    另一边古晔吃完楠子那一碗爱心泡面之后,心里也有了决断。

    “既来之,则安之。”

    他现在想回去也回不去,想换身体也换不了。现在只能给人家乖乖当儿子,不对,是当哥哥。父母经常不在家,用不着装儿子。

    对于原野龙之介,古晔也只能默默在心里说声抱歉了。

    “汝妹,吾养之。汝父母吾养之,安息吧。”

    古晔端着碗下楼,顺便把楠子的碗筷也一起洗了。随后转身回到房间,坐在了床边。他低头看着自己矮胖的身体,不禁皱起眉头念道。

    “这样的身体,究竟该怎么办?”

    这具身体普通至极,修行资质甚至可以说是垃圾也不为过。全身各处经脉都被堵死,体内还藏有各种杂质。这跟他前世的肉身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古晔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要从什么地方开始下手了。

    “唉,算了。先培养气感,再慢慢调理身体吧。”

    说完他就闭眼盘坐在了床上,沉浸心神开始打坐吐纳起来。

    当灵气被吸入体内时,感知灵气的存在就是气感。如果连灵气都感觉不到,那还怎么炼化灵气修成法力呢。

    虽然这具身体很糟糕,但是这边的环境却相当不错。灵气要比以前强的多,应该能省他不少力气。想当初他为了培养气感,可是遭受了不少罪。

    每天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在外面吸取日月之精华。皇天不负有心人,历时两个月终于让他感受到了气感。

    前世古晔住在山上道观,远离了城市的喧哗。在那个灵气稀薄的末法时代,在山里面才能感受丢丢灵气。要是待在城市里头,那真的是半点灵气都感觉不到了。

    他凭借灵戒本身自动拥有的“聚灵”(聚集灵气)效果,花了十多年才将《纳元诀》修炼至筑基境界。

    《纳元诀》来自于灵戒,是一篇很神奇的修炼功法。当古晔得到《纳元诀》的时候,它就像在他脑海里扎了根一样。他想忘都忘不了,只不过那里面的大部分内容都很深奥。

    虽然他也不知道灵戒来自哪里,但从《纳元诀》来看,应该不是出自凡人之手。

    古晔后来发现《纳元诀》很多内容,居然可以跟许多道经道典相呼应。幸好他从小跟老道士学文学武,其中也包括不少道经知识。他通过慢慢查阅各种道家典籍,渐渐理解《纳元诀》的意思。

    他开始了真正的修行,如痴如醉。

    修行无岁月,世上已千年。

    古晔打坐十多年,顺利铸造成道之基。但天有不测风云,突然降下雷劫。毫无准备的他被天雷劈成一撮灰灰,之后就是变成这样了。

    他现在呼唤灵戒也得不到回应,唯一优势就是元神未灭(人还活着)。自身底蕴还在,修行经验也还在。如果以这个身体重修,他觉得时间应该不会比前世慢多少。

    古晔一呼一吸,吐纳间带着特有的规律。虽然他不知道此刻灵戒还没有在发挥作用,但却很清楚的感受到灵气被吸入了体内。他以玄之又玄的法门,用元神慢慢去操控炼化灵气。

    打坐入定一晚上下来,结果出乎意料。

    他竟然一夜之间就修炼出了法力,甚至直接跃过了气感这个阶段。

    古晔缓缓睁开眼睛,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看来我还低估了自己。”

    他的元神经历雷劫,自然不同凡响。虽然这具身体底子差,但奈何“内在配置”高。这就好比又装了赛车引擎的AE86,再加上化腐朽为神奇的秋名山车神。

    以前古晔花了三个月才修炼出第一缕法力来,这次居然只花了一晚上。

    此刻外面蒙蒙亮,太阳正在缓缓升起。清晨的阳光挥洒在东京每个角落,古晔的美好人生重新开始。

    他对照着衣柜上的镜子,将校服穿戴整齐。随手别了下领带,笑着轻声说道。

    “或许重来一次也不是什么坏事。”

    古晔在前世已经是无牵无挂,最在意的也就只有“灵戒”跟修行了。

    踏入修炼就跟沾上那什么粉一样,想戒都戒不掉了。不过这种有益身心健康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会去戒呢。而且现在重来一世,他有十足把握不会再折损在雷劫之下。

    现在唯一有些遗憾的就是,这具身体太胖了。虽然他修道之人不怎么在意皮囊,但心里还是怀念以前的身体。那具肉身都用了几十年,早就用习惯了。突然换成这个身体,一时半会还真有些膈应。

    古晔随便洗漱了一下,然后就去了厨房。

    家里就他和妹妹楠子,一切家务活都是他包。所以早餐也不例外,现在自然是转包给古晔了。

    他在山里道观,常年都是自己一个人生活。下厨做饭什么的,到是难不倒他。而且有龙之介原有的记忆在,做起早餐来也算是得心应手。他入乡随俗,按部就班做了个蛋包饭。自己吃了一份,给楠子留了一份。

    古晔起得比较早,楠子这会都还没起床。他随手留下张便条,然后就出门去上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