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5章 师弟办事我放心

    刑部侍郎杨炳义,本来是镇守辽东的兵马总督,后来因为年事已高,托人找关系,回到了京城,成为一名刑部侍郎,虽然属于降职,可他还是喜欢留在京城,当个京官。

    他的儿子名叫杨冉,寓意杨家冉冉升起的新星,这可是他老来得子大宝贝,寻求京城十大高手之一相国寺枯风长老传授武功,如今一手“大力金刚掌”,也算是小有所成。

    发功时,腹中隐约听到风雷之声,便是最好的证明。

    杨冉成天游手好闲,四九城到处逛荡,寻花问柳,可这小子也不是什么女人都碰,一般的花街柳巷庸脂俗粉,杨衙内可是看不上眼的。他更喜欢的是别人家的良家小媳妇,或者良家大姑娘,他觉得,只有这样的女子才值得玩味。

    由于有钱有势,而这小子长得也天生风流相,还真的就让他得手了几次,那天他正大摇大摆地想去找卖炊饼的韩家媳妇,结果半路上碰见了尤兰。

    这小妮儿长得可忒带劲了!

    一瞬间就把韩家媳妇给忘了。

    其实一开始他就觉得尤兰来路不正,经过交手发现,果然是一个仙人跳的小贼。

    这下你落到小爷手里,你可算倒了霉,把你抓回去,玩弄几天,再把你丢进大牢,岂不美哉。在京城公子哥的宴会上,咱也有可吹的资本了。要知道,在四九城不会吹牛的公子,那不是一个好公子,是要被人鄙视的。有三分本事,不吹出个七分能耐来,那是无能之辈。

    可是那天,杨公子即将得手时,却被唐小米一招“亢龙有悔”,硬生生把“大力金刚掌”给反推了回来,一股真气浑身乱窜,脑瓜子嗡嗡响。

    差点没把经脉震断,好险,好险。

    后来,手下恶奴杨彪带了几个人跑来,要给公子报仇,结果这几个饭桶,人没逮到不说,还被一面墙给压倒了?

    你们是怎么做到如此饭桶的?

    恶奴杨彪并没有被压死,而且他也算有真气护体的人,当时翻了几个白眼儿,又爬出来了,可惜已经来不及了,眼瞅着哥仨收拾行李走远了。

    可是他并没放弃,一路追踪,并且把三个人的落脚处告诉了杨冉。

    杨冉知道不是唐小米的对手,干脆去找师父,可是枯风长老德高望重,怎么可能帮着他去搞女人呢,他也没去烦师父,只是诉诉苦,事后便去找师父门下首席大弟子姬一发。

    “大师兄啊,你师弟我让人给欺负了呀。”杨冉苦着脸说:“你知道,师弟我是一个善良人,时常在街上施舍鳏寡孤独,在咱们四九城谁不知道我杨冉是个善人,咱们达官公子的圈子里,都说咱是这个。”自己给自己竖起大拇指。

    姬一发虽然是枯风长老的大弟子,可他并不是和尚,属于相国寺俗家弟子,负责打理寺庙对外事务。听杨冉说话,他没搭腔,只是眼神冷漠地看着他吹牛逼。

    见大师兄无动于衷,杨冉哭了,“师兄你来看,你看我心口脉络上的反伤痕迹。”

    说着,杨冉扒开领口,果然,在他的心口有蜘蛛网似的黑印,好像江河流域的地图,这明显是被反伤技能打中,才能留下的痕迹。

    姬一发一惊道:“是谁对你下如此狠手?”

    到底是同门师弟,被人给打了,作为大师兄,岂有不怒之道理。

    见大师兄来劲了,杨冉更加悲苦地说:“那日,我在街上闲逛,见到一个仙人跳的小贼,师兄,你是了解我的,就凭我这脾气,我能放过她?哼哼,我追上去,与那女贼拼死一战,结果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

    “那小贼身后有帮手,把我引到王府别院外面,一起杀出,把我给打得呀,差点就没命来看您了。”

    “哎呀,你怎的如此不小心!仙人跳往往都是团伙作案,你竟然自己对敌!”

    “没办法,谁叫咱是枯风长老的徒弟?就这脾气!见恶必除,当仁不让!”

    “皇城之内,皇帝脚下,这帮小贼还有没有王法了!”姬一发火了。

    “说就是,没王法了!”杨冉说得激情澎湃,他也火了。

    后来,姬一发冷静想了想,杨冉这小子说话不是很靠谱,于是他决定,自己先不出手,而是派二师弟李硬陪着杨冉去找那帮小贼报仇。

    李硬,身材高大,论功力不在姬一发之下,只是性格莽撞,好勇斗狠。

    听说小师弟被人给揍了,气得他哇哇暴叫,拎着板斧就冲出去了。

    “唉!唉!我说二师兄,你别啊,现在还不是发力的时候呢。”杨冉脚步踉跄地跟在二师兄的后面,呼喊道。

    二师兄动作太快,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所以才会踉跄一下。

    “说!他们人在哪里!哇呀呀呀!气死我了!”李硬猿臂挥舞,手中大斧劈空作响。

    杨冉说:“我家家生子杨彪,正在盯着他们呢,据说他们跑到甄家梨园去了,还要护送什么屠龙宝刀,既然如此,我突然觉得咱们此时应该做两件事,而不是一件。”

    “两件事?”

    “对,两件事。”杨冉道:“咱师兄弟,要的是那个仙人跳的小贼,而我另外找了一伙绿林道儿上的朋友。”

    “找他们干什么?”

    “抢屠龙刀!”

    李硬挠了挠脑袋,点头道:“还是小师弟脑瓜好使,这叫什么来着,一举两得,一箭双鸟。”

    “一箭双雕,一石二鸟。”杨冉道。

    “对对对,哈哈哈,还是小师弟有文化!”

    他们一直跟在唐虎兄妹的后面,从东直门跟到了天津卫,又从天津卫跟到了沧州,最后一起渡黄河。

    他们想在船上把这三个家伙干掉,夺走屠龙宝刀,这事儿就算妥了。

    可哪知,突然狂风大作,巨浪翻滚,一个大浪掀来,把那船掀飞出去几十丈远,一个硕大无比的王八从河底露出头来,这王八也太大了些,一颗脑袋,就有一辆马车那么大。

    当时把杨冉给吓得妈呀一声,尿了裤子,随后跟着二师兄,玩了命地往岸上游,多亏真气保护,否则这小子非淹死不可。

    终于上了岸,却找不到唐虎他们了,让杨彪带着人快去找,直到晚上,才发现唐虎兄妹的行踪,竟然走进了山里。

    而且突然拐弯,向一个峭壁走去。

    于是,他们也跟了上来。

    “哎,小师弟,你找的那伙绿林道的人呢?”

    “二师兄别着急,他们走的是另外一条路,不过您放心,我在路上都设置了暗号,应该会找得到我们。”

    “嗯,小师弟办事,我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