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迟来的金手指

    很快,一屋子的人就纷纷离去。

    陈诚看着已经完全破碎掉的大门,透过大门能够看到外面的天色已经开始显露鱼白。

    好在天就要亮了,他不用这么担惊受怕的过一夜了。

    天亮了,那些鬼怪就不敢出现了吧。

    虽然战斗只在瞬息之间,但是还是将屋子当中给弄得十分凌乱。

    陈诚这个时候早就没有了睡意,于是便动手开始收拾起屋子。

    “咦,这是什么?”

    陈诚在地上看到了一颗黑色的珠子。

    入手冰凉,透着一股寒气。

    “难道是那鬼怪留下的?”

    因为是在那鬼怪被击中的位置找到的,而且陈诚可以肯定,他的家中肯定是没有类似的东西的。

    阴冷,冰寒,和那鬼怪进来的时候的感觉相同。陈诚已经可以基本上确定,这就是那鬼怪留下来的东西。

    只是这到底是是什么?

    【滴,发现阴属性能量,开始吸收...】

    【滴,周天镜激活。】

    顿时,陈诚只感觉到脑袋一懵,整个意识进入到了一片茫茫之地。他回望四周,入目之所及之处,无天无地,无日月,无星辰,无宇宙。

    只有一片无尽扭曲的光怪陆离之相!

    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他的心海!

    一种明悟从心底升起,他顿时就明了。

    紧接着随着他的念动,心海当中,神光流传,点点光幕浮现。随即,他只觉心海中光芒大放,煌煌不可直视!

    一块遮天蔽日的巨大圆形光幕,缓缓的浮现到了心海上空,当若一轮大日一般。

    只是这是什么?穿越者必备的福利,人手一份的金手指?

    即便是知道这是他的心海当中之中,但他还是不知道那一到圆形的光幕是什么。

    周天镜是什么?

    记得不错的话,刚才那机械的提示声音,说的就是这个名字。

    就在此时,那一副不知道多么巨大的圆形光幕,开始剧烈的波动了起来,开始急速的收缩,很快缩小到了一面正常的镜子大小。

    化为了一面样式古朴的铜镜。

    “这是周天镜!”

    陈诚心中默念,看着这一面镜子,种种信息神而明之的出现在了他的脑海当中,自然也包括这面镜子的名字。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一行行莫名的字体,开始缓缓的出现在上面。

    姓名:陈诚。

    修为:无。

    功法:无。

    洞彻:伥鬼。

    烛照:随即穿越(根据消耗元能的多少穿越到相应的世界)。指定穿越(条件不足,无法开启)。

    元能点:110。

    好吧,一连串的无,这整一个三无产品啊。

    “周天镜,洞彻,烛照.......”

    诸多信息在陈诚的心头浮现,让他有些明悟。

    这个周天镜的来历早已经不可考证,只知道来自于某一场大战,其后便不止为何流落到了他的手上。

    此次吸收了那一颗鬼怪留下的阴珠,才被激活了过来,否则想要等到自然激活,只怕还要十年之久。

    随后,陈诚的心念就集中到了那这周天镜的那两个功能上面。

    首先就是那个洞彻,洞彻前尘,可以获知被捕获的精神印记的记忆,甚至只要付出足够多的能量,就可以让陈诚对于入梦其中。

    至于这第二个功能,烛照,取烛照大千之意。

    一点灯火,遥照万界。

    既可以随机穿越,又能够指定穿越。

    随机穿越根据消耗元能的不同,可以穿越到相应的世界,一星级的世界,只需要一百元能就足以穿越。到了二星级世界,消耗就变成了一千,世界的等级每提升一级,所消耗的元能就会增加十倍。

    而指定穿越,则是能够回到之前穿越过的世界,或者只要获取到其他世界的信息,就能够穿越到其他的世界。

    还没有搞明白这个系统的功能,陈诚自然是不敢随意使用烛照,谁知道会穿越到哪个世界。

    所以现在,也就只有这个第一个功能,洞彻,才能够使用了!

    陈诚心念移动,顿时周天镜那紫光蒙蒙的镜面之上,就浮现出来一行字。

    【消耗,元能10点,开始洞彻。】

    瞬间,陈诚就感觉的他的精神掉入到了一团漩涡当中,渐渐的陷入到了沉迷当中。

    轰!

    不知何时,不知何处,宛如晨钟暮鼓,宛如炸雷突显,一声巨大的轰鸣在陈诚的脑海当中响起。

    经此一激,陈诚登时就清醒了过来。

    陈诚感觉到,他现在的状态很是古怪,能看,能听,能闻,各种感觉都在,但是就是没法行动,就好像是身上背负着一座大山一样。

    他就像是一个看客,和这片景色有着某种隔离。

    很快陈诚的注意力就投向了周围,四周一片葱茏,树木太过的茂密,即使是大白天,也依旧很是昏暗。

    更别说现在已经是傍晚,夕阳将落,更显得阴森可怖。

    这是?

    这是后山!

    陈诚举目四望,看到了那座标志性的山峰,一下子就确定这里,这里就是陈家村的后山。

    记得他曾经跟着狩猎队,来过这里几次。而且这里的这一座山峰造型奇特,就好像是一把叉子一样,让人的印象很是深刻。

    “蠢货,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让你杀个小孩,都能够杀错人!”

    突然,陈诚就听到了一个阴森的声音响起,好似两片钢刀在摩擦一样,让人忍不住的就打了一个寒颤。

    抬眼望去,只看见在那密林的深处,一个道装人影,站立在一个幽深的洞穴前方。

    因为是背对着他,所以陈诚并不能够看到对方的面貌,只能够看到对方穿着一身藏青的道袍,并且后腰上坠着一块虎形玉佩。

    随着这道人的话语,在他面前的洞穴当中,出现了一对闪耀着幽绿色光芒的圆点,就好像是鬼火一般不断的前移,没多久一头巨大的斑斓山虎就从那洞穴当中走了出来。

    好一头山虎,实在是太过的巨大,从头到尾足足三丈有余,比陈诚所见过的最大的山虎还要大上一倍有余。

    足有脸盆大小的脸庞之上,一双拳头大小的眼睛,散发着幽绿色的光芒,脸庞之上,贯穿着一道狰狞的疤痕,让这个巨型山虎显得分外的狰狞可怖!

    难道这就是那一只,给他们村子造成了极大恐慌的巨形山虎!

    也是在三个月之前,他们村子的狩猎队进山的时候,曾经遭遇到了一只巨大的山虎。

    一番激斗下来,当场就死了五个人,而且更是从那之后,村子当中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死上一个人。

    都说是狩猎队的人冲撞了山君,因此才会遭遇到这种事情,只是任凭他们如何的宰羊杀鸡的供奉,都没有,他们村子当中人就还是每隔几天就会死上一个人,一直到现在已经死去了足足九人。

    这也是那陈村长能够拿出那么多钱的原因。

    只是,这个道人是谁?

    听其语气,看着前方的情形,似乎这一只山虎是受了他的命令,才会去杀人的。

    “吼!”

    巨虎低低的吼叫一声,狰狞的庞然大物,在这个道人的面前,就好似一只乖巧的小猫一样。

    “哼,我知道那靖妖司的走狗追查的紧,但这不是理由。你只有一次机会了,下一次月圆之前,必须要得到那个少年命魂。否则我就只有用你的命魂来顶替了。”

    道人语气森然,说完之后便不再理会山虎,整个人迅速的向着山林深处行去,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等到道人不见了踪影,刚才还宛如一只喵咪的山虎,猛地飞跃而起,巨大的身躯撞断了数根粗大的树木,稳稳地落到了山前的空地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