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我?谢谢你啊

    调戏良家妇女的反派计划,算是彻底搞砸了。
    罗鸿原本都做好被当成恶霸,被世人唾弃的准备。
    结果好好的一次调戏民女变成了惩恶扬善……
    他,成为了英雄。
    这让他小心脏有些接受不了。
    听着周围行人在两位守卫的带领下,欢呼鼓掌,罗鸿只感觉这些人的鼓掌就仿佛是对着他的脸“啪啪”的抽个不停。
    罗鸿的心在滴血,不用想都知道,这一次的反派行为,评价要跌入谷底,此刻的罪恶,怕是“负”的流油!
    别说是特等奖励,就算是三等奖励,可能都捞不着了。
    没有在豆花铺继续久留,心塞的罗鸿披着长衫,背着手,抿了抿纤薄的嘴唇,转身落寞离开。
    脸上有刀疤的守卫,看着罗鸿面对众人欢呼,不为所动,平静如水的样子,不由肃然起敬。
    “不愧是公子,不为名利所动,果然不似那些沽名钓誉之辈!”
    刀疤守卫深吸一口气。
    尔后,给另一位守卫伙伴使了个眼色。
    两人带着尚且有些迷糊的姚静,收拾了下摊子,就离开了这喧闹之地。
    罗府,院落。
    陈管家坐在绿意盎然的院子中泡茶喝,空气中茶香悠悠。
    江陵府的环境,非常适合茶叶的生长,江陵府下辖有几个茶乡,每年都有上等的好茶,进贡大夏皇宫。
    泡好茶,陈管家抿了一口,苦涩的茶味在舌尖绽放,尔后缓缓晕染,弥漫整个口腔,像是在品味一场人生。
    刚喝了一口茶,罗鸿便从府外归来。
    陈管家看了一眼,不由一笑:“公子,来喝杯茶?”
    罗鸿此刻哪有心情,摇了摇头,径直往书房而去。
    入了书房后,将门关紧,谁都不许进入。
    陈管家眉头不由一皱,罗鸿低落情绪,可瞒不过他。
    不一会儿,跟随罗鸿出门的两位守卫,匆匆而来。
    陈管家没有说话,靠着太师椅,手里捧着青花白瓷茶盏,盏中茶水满溢,用茶盖轻抵边沿,面容冷肃。
    压抑的气氛,让两位守卫,不由的冒出了冷汗。
    他们作为曾经跟随过陈管家的守卫,很清楚眼前这位爷的脾气。
    “将跟随公子出府后所发生的所有事情,全部说出来,任何细节都不准漏。”
    陈管家停下了轻划茶盏边沿的茶盖,滋了一口茶,眼帘微抬,说道。
    两位守卫对视,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陈管家瞥了一眼刀疤守卫,“赵东汉,你来说。”
    “喏。”
    刀疤守卫赶忙将罗鸿让他们扮演恶人,准备调戏良家妇女的事情全盘托出。
    “嗯?!”
    陈管家蹙眉,重重的将茶盏放在了桌上。
    见得如此,刀疤守卫赵东汉心头一跳,继续道:“本来,我们都以为公子乃是虚伪之人,却不曾想,原来公子是借着调戏之名,惩恶扬善!”
    “所谓调戏,不过是出手阻止那书生作奸犯科的借口罢了。”
    赵东汉说完,陈管家冷肃的面容才是微微缓和了许多。
    “那公子归来为何脸色那般难看?”
    陈管家道。
    刀疤守卫赵东汉眼睛咕噜一转,很快便想明白,开口道:“不仅如此,事后,公子为了防止豆花铺老板娘被书生报复,直接花了银子买下了豆花铺,买下了那女人,庇护她。”
    “而那书生与安平县的县太爷有关系,公子怕是忧心对方报复罗府,所以情绪低落,愁眉不展。”
    听完赵东汉的话,陈管家笑了笑,松了口气。
    他重新捧起了茶盏喝了口茶。
    “就这?”
    “这都不是事。”
    ……
    “这个世界一定哪里出了问题。”
    “本公子明明是打算调戏良家妇女……”
    回到书房中的罗鸿,唉声叹气。
    曾经的他以为,做一个反派,应该很容易,现在看来,他把这个世界想象的太美好了。
    坐在书桌前,侧看窗外晕染的夕阳,橘红的光芒投射而下,引得满堂皆红。
    罗鸿深吸一口气,虽然有些懵逼,但是大致已经理清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他做坏事的初心是没有错的,计划安排也没有任何问题。
    唯一出问题的便是那挨千刀的书生贾思道,好死不死的正好在那时候调戏豆花铺老板娘。
    “只能说,时机不对,运气不好。”
    罗鸿摇了摇头,一切问题都出在那个书生身上。
    “读书人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罗鸿暗骂了一句。
    看着书桌上写着的“调戏”二字的宣纸,感觉自己被现实狠狠的调戏了一番。
    想着到手的特等奖励不翼而飞,罗鸿莫名烦躁。
    将纸揉成团,手肘抵着书桌,抠抓着头发。
    “笃笃笃……”
    书房的门被敲响,陈管家推门而入。
    看到罗鸿将头发抓的有些凌乱的样子,陈管家叹了一口气。
    多好的孩子啊,让现实的压力给逼成了这样。
    所有压力都自己扛。
    “公子,事情赵东汉都和我说了。”
    罗鸿抬起头。
    赵东汉?就是那脑补无敌的刀疤凤雏守卫?!
    “这件事公子做的对,除恶扬善是好事,哪怕身向地狱又如何?一切皆由本心便好。”
    “你继承了你爹的善良品格,陈叔很欣慰,你爹当年可是安平县出了名的大善人,你的所作所为没有辱没你爹的名号。”
    陈管家欣慰的说道。
    “至于那书生事情的后续,公子无需忧虑,县令若是敢找事,罗府也不是吃素的,一切有陈叔。”
    “所以,公子放心吧,不用给自己太大压力。”
    别夸我了……
    罗鸿抿了抿嘴,眼眸波动剧烈,感觉自己像是在被鞭尸。
    没有等罗鸿回应,夸了他一通的陈管家就已经转身离去,夕阳下,一身青衫飘扬。
    陈管家离开后不久。
    刀疤脸守卫赵东汉便窜入了书房。
    罗鸿回过神来,眼神中满是复杂的看着赵东汉。
    “何事?”
    赵东汉笑了笑,胸膛拍的响亮,“公子,陈管家让属下接下来全权负责公子安危,属下一定会拼尽全力保护公子!让公子能够无需顾虑安危的惩恶扬善!”
    罗鸿的脸微微一僵,张了张嘴。
    “我?谢谢你啊……”
    赵东汉脸上的刀疤蠕动了一下,抬起手,摸了摸脑袋,憨厚一笑,“公子别跟属下客气,都是属下该做的。”
    “公子,那豆花铺的老板娘怎么安置?”
    赵东汉问道。
    罗鸿这时候才记起了那唯唯诺诺的女人,靠着太师椅,披着白色长衫,揉了揉眉心开口。
    “带她进来吧。”
    赵东汉应了声,转身离开。
    不一会儿,便领着一道瘦弱娇小的身影入了书房。
    PS:求票求收藏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