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带小鸣人去要钱

    夜晚。

    鸣人陷入了沉睡,沉睡中的鸣人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

    看样子是做了个好梦。

    恰克在空中翻了个身,他看着鸣人的睡脸不禁嘟囔了一句。

    “这小子睡着比醒着的时候要可爱多了。”

    醒着的鸣人实在是......

    太吵了。

    跟鸣人呆在一个房间的感觉就如同跟一本会说话的十万个为什么呆在一起。

    他的提问是永远不会停的闹钟,在脑海中嗡嗡嗡地吵闹。

    才第一天,恰克竟然就感到了一丝疲惫。

    自己可是死神啊,不是保姆。

    但当想到未来的鸣人后,恰克内心却是如此的期待。

    恰克撇了眼桌上的笔记。

    黑色的笔记本静静躺在桌上,里面的纸张空白一片。

    在鸣人拿到笔记本至今,还没写过一个名字。

    “明天要让鸣人把笔记本藏好了。”恰克低声说了一句。

    任何人只要触碰到笔记本就可以看到死神。

    这是无法躲避的一条规则。

    恰克可不想笔记本落到木叶其他人的手中。

    这样会徒增不少变数。

    这一场游戏或许就不好玩了。

    夜晚的木叶安静了不少,但在鸣人家附近隐藏着的忍者的数量却没有减少。

    他们全方位360度监视着鸣人的小屋。

    “忍者也是一个很累的工作呢。”恰克漂浮在一名忍者面前。

    他的手指在那名忍者脸上划来划去。

    后者却浑然不觉,依旧瞪大眼睛死死盯着鸣人的小屋。

    “严密监视,但是生活待遇却如此之差,这其中难道有什么隐情?”恰克诡异地笑了笑。

    “或许......鸣人的身体越差,封印效果越好吗?”恰克开始了奇怪的猜测。

    他自己却乐在其中。

    这种一切都是未知的感觉实在太有意思了。

    要知道,在原来的世界中,他可呆了上千年。

    一切的一切,能够研究的琢磨的,基本都被他摸透了。

    这也是大部分死神的现状。

    几千年,甚至上万年的存在早已经让他们对世界的一切都漠不关心。

    好玩的,有趣的在很久以前就厌倦了。

    如果这所谓的穿梭系统没有出现的话,恰克也会走上同样的路。

    慢慢的,对整个世界失去兴趣,每天如同机器人一样执行着自己的任务。

    甚至是,放弃了任务的执行,如同行尸走肉般躺在死神界。

    直到某一天精神崩溃,在死亡笔记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但现在.......

    这个全新的世界唤醒了恰克内心深处的好奇。

    一切的一切,都是未知的。

    没有高科技,没有高大的建筑。

    查克拉,忍者。

    这还只是这个世界的冰山一角呢。

    自己能够经历的,能够看到的,取乐的还有很多很多。

    现在的恰克感觉自己孩子气了不少。

    新世界的一切都让他有些飘飘然。

    他穿梭在忍者之中,这看看,那看看。

    说实话,他很想亲眼看到忍者们使用忍术。

    这种东西在原世界都是迷信的存在。

    “或许让小鸣人当上忍者是不错的选择。”恰克不怀好意地想道。

    ……

    第二天大早。

    早早爬起的鸣人第一件事就是环顾四周,寻找恰克的身影。

    当看到悬浮在空中闭眼的恰克后,鸣人总算松了口气。

    还好,恰克没有离开。

    那么.......

    “今天也要好好活下去!”鸣人攥紧拳头给自己打气。

    随后鸣人开始叫唤起恰克了。

    “呐!恰克,起床了,太阳都要晒屁股了。”

    恰克不悦地睁开猩红的眼睛,恶狠狠地说道:“吵死了,臭小子。”

    面对恰克的凶狠,鸣人却咧开了嘴,挠着脑袋傻笑着。

    “原来死神也喜欢赖床啊。不过这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我以前都是饿的不行才爬起来的。”

    鸣人甚至还安慰恰克。

    生怕恰克因为赖床而感到不好意思。

    “你个臭小子真是不可理喻。”恰克嘟喃着落回地面。

    他制止了从冰箱拿出牛奶和面包的鸣人。

    “这种过期的东西别吃了。”

    “那我早饭怎么办?”鸣人一脸不舍。

    那牛奶可都是大妈的心意啊。

    “你是不是傻,过期的还喝?”恰克恶狠狠地呵斥道。

    鸣人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

    “走,我带你去讨钱。”恰克将双爪背在身后,昂着脑袋说道。

    “讨钱?”鸣人一脸疑惑,脸上写着大大的问号。

    “每个月从哪里领的钱?”

    “在火影爷爷建筑附近的一个小屋子。”鸣人皱着眉头想了想。

    “但是这个月领完了啊。”

    “这个月几号了?”

    “十五号了。”

    “十五号就没钱了?你都拿来干嘛了?”恰克眼睛猛地一瞪。

    莫非,鸣人这小子还是个月光族?!

    “冤枉啊!我就第一天吃了三碗,不,四,五碗一乐拉面,后面几乎都在吃泡面了。”鸣人缩了缩脑袋,一脸委屈。

    “这么少的钱?”恰克发现自己高估木叶的生活水平。

    一个孤儿能够领到的救济金也太少了吧。

    也就是说。

    鸣人每个月几乎都在吃泡面。

    那啥一乐拉面也就只能吃个五碗。

    一碗拉面都值多少钱呢?

    钱是被黑了吗?

    恰克若有所思。

    “那就去哭穷。”恰克大手一挥。

    他不看重过程。

    只看重结果。

    他只知道,系统给的任务是让鸣人解决三餐问题。

    三餐......

    需要钱!

    没钱......

    哭着喊着要!

    ……

    “这样真的可以吗?”路上,鸣人小心翼翼地撇了撇恰克。

    “少废话,我说什么,你就跟着做!”恰克皮笑肉不笑。

    “但这样会不会太过分了?”

    “少废话,如果你想得到村民的认可就听我的。”恰克一句话直接堵住了鸣人的嘴。

    ……

    木叶村老人孤儿,失去战斗能力的忍者每个月都可以领到一笔救助金。

    领取救助金的地点在火影大楼旁的小建筑。

    月初一般都是最热闹的时候,这个时间点的人们都会汇聚在附近领取救助金。

    月中也会有人,这种一般都是有拖延症,或者是外出刚刚回归的人们。

    因此,鸣人一出现在附近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这怪物怎么来了,他这个月不是领取过了吗?”不少人表示不解。

    漩涡鸣人也是村里的大名人了。

    每个月初的第一天一大早,他就会在门口排好队,领完钱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吃一乐拉面。

    “大叔!我来要钱的。”鸣人走到前台,有些怯懦地说道。

    “这个月你领过了。”大叔头也不抬,声音冷漠。

    “真是不要脸。”

    “米虫。”

    “怪物就是怪物。”周遭的人议论纷纷,皆投以鄙夷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