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我才不想当好人

    离开教堂,萧关又开始漫无目的地闲逛。他现在的位置离华人区并不太远,可以等到快天黑的时候再到那边找个落脚的地方。

    不得不说洛杉矶的公园就是多,萧关推着行李箱转悠了十来分钟就又进入了一个社区公园。这个公园不知为什么游人要比他得到神力种子的公园少很多,不过他现在想要休息也乐得清静。

    萧关一个人霸占了一整张长椅,他双臂展开搭在椅背上遥望天空,想要放松自己今天高低起伏的情绪顺便再消化一下得到的知识信息。

    “治疗小伤,治疗轻伤,命令术,欧拜棍术……这些都是什么玩意儿,也没给个说明书,现在自己的神力就那么一点难道还要一个一个实验效果吗?”萧关也不知道自己的吐槽欧拜能不能听到。

    萧关对欧拜的售后服务很是不满,他将脑海中那些信息意识一一浏览过去,除了那个棍术是一套以棍或者手杖为武器的格斗术之外,其它的神术他只能从字面意思大概了解一下功能。

    忽然一阵连珠炮似的英语争吵声传进了萧关的耳朵,萧关眉头一皱睁开眼向争吵的那边望了过去。

    一排修建的比较整齐的景观树后面萧关只能看到又十来条腿立在那里,至于他们是什么人则被上面繁茂的枝叶挡得严严实实。

    晦气,萧关低骂了一声,人倒霉了竟然图个清静也会成为奢望。不过他也没想着得到金手指过去暴打那些噪音扰民的人,这里是灯塔,谁知道那些人身上有没有biubiubiu。

    萧关生气右手搭在行李箱把手上就要离开,忽的他终于听到了一个自己能听清楚的单词“fxxk”,那群人竟像被人按下了静音键没了声息。

    转头看过去,“fxxk”,萧关也骂了一声,景观树下一个带着近视眼镜的黑人少年倒在地上,他的手死死捂着腹部却无法鲜血从那里冒出来。他朝那些站立的人抬手叫着“help”。

    可是黑人少年显然找错的求助对象,那边站的其他人叫骂了几句什么,四分五散不到十秒钟便溜了一干二净。

    萧关嘴唇不由控制开始颤抖抽搐,右边眼皮也开始向右上角抽动。

    他从小到大经历最大的暴力事件也不过是初中发了准考证之后那次班级群架,那次受伤最重的人也不过是鼻青脸肿没几日就成了没事儿人。

    现在这个小哥的伤势让萧关对灯塔有了第一个印象,表面的和平下你随时会遇到危险。

    “啪”,萧关给自己一巴掌让意识回归身体,他现在只是个拿着旅游签证的黑户,这种事儿还是躲远一点最好。

    萧关转身拉住行李箱随便选了个方向蒙头就往前走,是非之地不久留是他的行事准则。

    “呲,呲,呲”,萧关的脚步拖沓,鞋底和地面摩擦出声,他的腿脚有些软。再走了两步,那个黑人的求救声又传入了他的耳膜顺便敲打着他的内心。

    “草泥马”,萧关爆了粗口再给自己狠狠一个耳光,他转过身子奔向了那个黑人小哥。

    萧关那一耳光是怪自己多管闲事可能会惹上麻烦,可这是一条人命啊,他转身时正好看到的那个黑小子向他投注过来的目光,那里面充满的是对生命的渴望,他终究还是一个好人。

    坚定了信念,萧关几步就跨到黑人小哥的身前,此时黑人小哥黝黑的脸色竟也出现的一点惨白的意味。

    “你怎么样,你有没有电话,我帮你……”萧关刚想说帮他叫救护车,可是自己根本不知道现在的位置,他叫个毛的救护车啊。

    黑人小哥另一只未沾血的手伸向萧关,这么短的时间他已经气若游丝,“hel……p”

    “草”,萧关今天一天比平时一周说的脏话还要多,他咬咬牙低喝了一声道:“能不能活就看你的运气了,要是死了别怪我。”

    萧关很轻易拔开黑小子捂着伤口的手,他此时已经失去的力气,那道伤口看着只有三厘米多有宽,应该是匕首之类的利器所伤。而黑小子的肚子此时滚圆模样,看来是内脏大出血所至。

    “治疗轻伤”,萧关嘴里默念,神力按照某种特定的轨迹沿着萧关的手流淌进了黑小子的伤口。这是他现在能用出来等级最高的神术,而且只能用一次,仅剩的那点神力他也没有吝啬又施展了一次治疗小伤。

    萧关身体摇晃,用完所有神力他顿觉头晕目眩,他勉力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似乎下一刻就会一头栽倒在这里。他此时没有精力再关注黑小子的伤情有何变化。

    而本已绝望的黑小子突然觉得自己的疼痛消失了,他闭上眼绝望地流出了一滴泪水。他以为这是神经细胞因为缺氧而失去了痛觉,死亡即将降临的前兆。

    希望外婆看到我的尸体时不要太过伤心才好,黑小子最后想道。

    可是,时间一秒一秒流逝,黑小子觉得自己竟慢慢恢复了一些体力,他不敢置信试探着一发力,没想到竟然坐了起来。

    黑小子一把扯开已经被血染得通红的T恤,那里原本应该有个可怖伤口的地方竟然平整光滑没有半点伤势。他犹自不信用手在那里再揉搓了几下,还是完好无缺。

    上帝保佑,黑小子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突然他的手僵在半空,他想起来了,这是在那个奇怪的亚裔抚摸自己的身体之后才发生的。拯救自己的是那个亚裔。

    “how are you,bro?”黑小子反应过来,他连忙起身看向身体摇摇欲坠的萧关。

    “fine,thank……”萧关下意识要彪出人教版标准答案,他猛然反应过来,这个黑小子已经没事儿了。他抬手抓住黑小子道:“带我去那边坐一下。”

    黑小子身高一米八多,轻松扶着萧关坐在了长椅上。他表情夸张对萧关道:“兄弟,是你救了我对吧,你肯定是一个巫医。不,我看过香港的电影,你是道士对不对?”

    黑小子语气又急又快加上还有他听不懂的名词,萧关是一个字也没听懂他说了什么。他靠着椅背上呼哧呼哧喘了两口气,道:“好了,不用感谢了,你先走吧,我休息一会儿就会离开。”

    “嗨,兄弟你在说什么胡话?你救了我的小命,我怎么会让自己的救命恩人一个人留在这里,跟我走吧,我带你去我家。”

    黑小子不由分说一把搀扶起萧关到了还孤零零立在那里的行李箱旁,另一只手拉着行李箱便朝着一个方向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