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offer

    天气那么热,又是在顶楼,光靠风扇肯定是不行的。

    房子里倒也不是没有空调,卧室里就有一台,把外边的门窗关紧房门打开,也能吹到客厅来,只是开空调费电,除了睡觉时间,空调是绝对不能动。

    等待的过程中点上一根烟,不等烟雾缭绕就被风吹散,开机音乐响起,到安全管家弹窗出现,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分半钟。

    这台古董机也该换了,找好工作就买!

    把烟掐灭在烟灰缸里,沈跃熟练地打开前程无忧的网站,开始新一轮找工作。

    这时候前程和智联还是主流,BOSS和拉勾都没那么火,也就技术开发岗位还行,其他岗位真没什么看头,他就是做人事的,知道那些渠道效果更好,一般情况下不需要去那里浪费时间。

    不过在搜索一遍,发现依然还是那些万年不变的公司,千年不易的岗位,再一次失望过后,沈跃决定去BOSS试一试。

    活人不能让尿憋死啊。

    找出BOSS的官网,那简洁的页面让沈跃有些无所适从,

    算了,既然BOSS主打移动端,那就下载个APP吧。

    掏出手机正准备下载,却登时愣住。

    特么的,只有IOS和Android版本,老子的塞班怎么玩?!

    歧视诺基亚啊?

    难道还要去买部新手机?!

    这么好用的手机干嘛就这么放弃了呢,自己差点走到绝境还没放弃呢,没点韧性。

    沈跃嘟囔着骂了一句,将手里的老古董诺基亚E63丢到茶几上,郁闷地身体后仰,靠着沙发两眼望向天花板,这一刻他突然什么都不想做,发会儿呆吧,哪怕屋子里闷热得要死。

    他想安静一会儿,这时候茶几上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沈跃精神一震,弯下腰拿起手机一看,嗯,是座机,号码有些熟悉,连忙按下接听键放到耳边。

    “喂,您好。”

    “沈先生您好,我是闪雀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冯亚金,还有印象吗?”

    “啊,冯总您好,”沈跃平复一下激动的心跳,用略带笑意的声音说道,“上周去贵司面试过,当然有印象。”

    “沈先生,是这样,经过上次的交流呢,您的专业素质和认真的态度都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这次给您打电话,是想问问有没有兴趣过来公司上班。”

    耶,有戏!沈跃右手握拳用力一挥,嘴角忍不住上翘,先来两次深呼吸,随后笑着说道,“冯总,上次面试的时候,虽然您介绍说贵司刚刚才成立,但对于您选择的项目我也非常看好,所以我也希望能有幸加入您的团队,和公司一起共同成长。”

    管他公司老不老,项目好不好,先把工作敲定再说,不过待遇还是要问清楚的,“冯总,我想问下我的待遇是怎么定的?”

    “那好,欢迎欢迎,”电话那头的冯总也很高兴,“待遇方面,由于我们是新成立的创业公司,初期的话可能跟您的要求还有段距离,你看这样行不行,试用期两个月,工资六千五,转正八千,等咱们公司的项目正式开始运营,看到前景之后,再做调整,怎么样?”

    沈跃眉头微皱,这个价位距离期望值有点大啊,也就和上家公司差不多,交过五险一金扣完税剩不下多少,可其他福利又不能和原来公司相比,总体一算还降了,而且这还是互联网公司的经理级,这个水平在行业里面算垫底了吧。

    电话那头冯亚金没听到回音,便知道沈跃正在衡量,于是又加了一码,“虽然上次我们聊的时候没有太过深入,但小沈你刚才也说了,这是个非常好的项目,只要我们同心协力,将项目做起来,拿到风投并不困难,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你过来,并向公司展现你的价值,在A轮的时候,公司可以赋予一定的期权给你,这种机会在一般的公司可是很难遇到的哦。”

    沈跃深吸一口气,抬起头笑着说道,“冯总,对这个项目我自然是很相信的,也愿意同公司一道,共度创业初期的难关,那,您看我什么时候可以去上班。”

    待遇低点就低点吧,以后总是还能再涨起来,另一个,正如冯总所说,这种加入创业团队的机会确实很难得,对于没本钱没关系的打工仔来说,未尝不是一条打破天花板的捷径。

    虽说死掉的占了九成九,但总有能历经大浪淘沙存活下来的,万一这家要是成了呢!!

    人总要给自己留点儿希望嘛!

    “好好好,”冯亚金先是爽朗地大笑,颇有种天下英才尽入吾彀中矣的豪迈感,“今天是七月十三号星期一,咱们创业公司要的就是效率,干脆你明天早上就过来吧,九点前到,我们是九点上班。”

    “行,那麻烦您发一封offer。”

    “可以,等下发你电子邮箱,那明天见。”

    “明天见。”

    既然下定了决心,沈跃也不再拖拖拉拉,定了就是定了,明天去上班。

    不去不行啊,他实在已经拖不起,早一天过去,也能多拿一天工资。

    而且录用通知是一定要的,否则雇佣方反悔,又没个证据,哭都没地方哭去。

    工作敲定,沈跃的心情顿时大不一样,这下他也坐不住了,在逼仄的客厅里来回走动,连呼吸闷热的空气都没了烦躁的感觉。

    淡定,淡定,不过是份工作而已,咱又不是萌新。

    站到窗前来两次深呼吸,拿起手机看看时间,这时已经是五点半,再过半个小时下班大军就该出街了。

    先去吃饭,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吃点什么庆祝一下呢?

    反正不是已经吃了半个月的面条,现在他闻到面条味就想吐。

    下馆子,再整瓶啤酒,明天就要开工,不差这三瓜俩枣!

    当即把电脑关机拔掉电源,手机香烟钥匙拢起来塞到包里,取下挎包斜背着,拉开房门便往外走。

    刚把大门锁上,旁边六零三的房门也被拉开,沈跃转过头,正好看见刚才那个女生走出来,脸上的汗已经擦干净,头发也重新扎过,看着比刚才又清爽些。

    他住的这栋楼每层有五间房,左右各两间套间,一房和两房各一套,中间正对着楼梯的是个小单间,沈跃以前就住在那里,六零三和六零二、六零四正好成一个九十度的夹角,而房门就开在靠近六零四的这边,所以此时沈跃就堵在人家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