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斯人若彩虹

    事实证明什么事儿都没有。大男人如果被一个幻觉吓住,那就太没子了一点。

    黎川收了个盆满钵满,这一次真得是爆桶了,前后又下坑两次,都暂养在上方的水坑内,直到老渔民九皮的船返航,黎川借用其船上的兜网,才把这次赶海所获全部收拢起来。

    整个过程出乎意料的顺利,甚至让黎川隐隐觉得有那么一丝不正常,不过那种念头也就是一闪,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

    九皮叔是当地的老渔民,他也非常诧异于黎川今天的收获,抽个水坑而已,都赶得上他收获的三四倍之多了。

    通过九皮鱼贩子方面的人脉,黎川这一趟出去的收获,很快便在码头换成了钞票。返程中九皮叔一个电话,鱼贩子已经在码头等着了。

    “看到了没,这老虎鱼的个头,可是我平生见过最大的,价格方面你得公道一点儿......”

    黎川的电商平台上暂时没有订单,九皮把卖货的事情也给张罗了,若是只靠黎川那张脸,价格可能会吃点亏。

    经过九皮的推介,黎川得以将大丰收实现了高额的兑现,总计拿到了四千大几百元现金,让其不禁感慨不已,这不正是他当初选择赶海发大财的梦想吗?

    不得不说黎川走了狗屎运,这一次搞到的靓货个头又大,品类又稀罕,能卖这么多钱虽说很是意外,但也实实在在。

    那老虎鱼的个头,每条都有一斤多,看着就霸气无比,给300的价格算不上离谱;大青蟹更是有超过两斤的,看着就有一包膏腴,算150的价格也很合理。

    不管如何,总之发达了一把,解决了燃眉之急,黎川安心了不少。

    返回住处的时候已是接近晚上九点,黎川好说歹说请九皮在街上小馆子里喝了几杯啤酒,聊表心意。

    受人恩惠自当回报,并且最好不过夜,这是黎川的习惯和原则。

    只不过黎川可能有点儿累了,平时他能喝个三四瓶啤酒没什么事儿的,今天晚上却是有些不胜酒力,仅仅喝了两瓶就有点儿微醺了。

    而且双臂后侧到肩胛骨有点儿麻木,喝酒之后还有点儿疼痛,喝到两瓶的时候,冷汗都下来了。

    九皮看黎川有点儿酒劲上头,关心了一句,得知黎川的现在的情况之后,顿时制止了他继续喝酒。

    “年轻人,不要再喝了,你这是风痛啊,体质的问题。

    应该是乏了,然后吹了海风,抓紧回去洗个热水澡,然后喝点热水,抓紧睡上一觉。

    如果明儿一早还没恢复的话,去看看医生,抓点儿药吃......”

    黎川在九皮的劝说下,没有再继续陪酒,也没有再继续劝对方喝。这一餐请得太仓促了,感觉没有把九皮给招待好。

    不过饭局匆匆结束也是有原因的,别看黎川死撑着没吭声,到最后他头上豆大的汗珠已经开始滴落了。

    实在是太疼了!`(+﹏+)′

    感觉肩膀后面像是有两把刀子在往外刺,双腿都直打哆嗦,感觉都负担不起自身体重了。

    硬撑着把九皮送到街道口,黎川咬牙支撑着返回住处,火急火燎地进门拿浴巾,就准备往楼梯间的浴室跑。

    “嗡......”

    一阵耳鸣涌来,黎川眼神变得迷离,感觉下一刻就要晕倒。

    “噗!噗......”

    黎川听到似乎两团软物落地的响动,身上猛然一轻,脑际也瞬间情形,下一刻房间内竟是被缭绕的雾气笼罩!

    什么情况?

    黎川使劲地揉了揉眼睛,脑子是清醒了,不过已经短路了,他愣住了。

    “鬼......”

    缭绕的雾气迅速敛去,诡异莫名,在黎川还没来得及完整发一声喊跑出房间的时候,目光已是被地面上的状况吸引了。

    那是...两个女子?!

    黎川的声音和动作都停了下来,现在地板上两人(或者是人吧)的身份,他竟然第一时间就联想到了。

    这两人的打扮都是一身七彩扇子群,分左右两束,收敛起来感觉就像一枚贝壳。

    关键是其七彩的颜色,让黎川一下就想到了赶海抽水坑时遇到的那道七彩虚影。

    黎川自认是个较为理性之人,但或者并不是每时每刻都能够保持理性吧,就像眼前的情形,最优选择应该是立即离开房间,然后选择报警,因为这绝对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但是黎川没有那般去做,主要是眼前两道身影来历虽然诡异,看起来却没有任何邪恶之处,反而是有点儿圣洁的感觉,就像仙女。

    细看之下,两个女子皮肤十分白腻,看起来很是柔嫩丝滑,白里透着红的那种...纯净!

    其容颜更是绝美,以至于黎川对她们的第一印象就是“仙女”,即使并没有靠近仔细打量,并且还未弄清对方真实身份,黎川也无法否定其美貌。

    “em...¥%……&*...”

    正在黎川犹豫着该如何处理之际,两女之中一人皱了皱眉头,发出来一连串的音节。只不过黎川一句都没有听懂。

    这女子看起来是要醒来的样子,黎川没想好如何应对,不过也不敢大意,赶紧去窗前简易灶台上拿了菜刀,别在了腰间裤兜里。

    想了想,黎川又把房门打开,微微虚掩住,以便在面临不确定情况时能够第一时间夺门而出。

    “em......”

    恰逢此时,那女的再次发出一声低沉的音节,眉毛一阵抖动之后,最终微微睁开了。

    “你是谁?”

    趁着女子醒来的过程,黎川已经靠在了门边,一只手放在了门把上,并第一时间开口质问。

    女子闻声,霍地一下坐了起来,似乎还很虚弱,又卧倒下去一半,最终双手才支撑住身体。

    这个举动也让黎川心中一松,这女子看起来并没有多少杀伤力,至少短时间之内是如此的。

    “¥%……&*...”

    女子看起来有竟是些害怕,至少有些焦急,叽里呱啦一阵子,似乎是在向黎川解释。

    然而黎川还是一句都没有听懂。

    “龙...语!”

    大概是看到黎川并未有所举动,女子情绪沉静了不少,皱了几次眉之后,最终挤出来两个华语音节。

    “嗯?”

    黎川大为困惑,仍然不知道她想表达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