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儿子想篡位,我让位

    “虎子,你想当厂长没有问题,只是你知道一个厂长该干什么?要承担什么样的职责?”父亲张英杰看着儿子稚嫩的脸,心里一时感慨万千,儿子长大了,知道上进了。
    要是别人家的老子,儿子居然想要篡位,骑到老子头上,那肯定会勃然大怒,雷风暴雨的训斥一顿都是轻的,弄不好还会拳脚相加。
    老子还没死,你就敢惦记老子的位置,想替老子当家做主。
    而张俊平的父亲,心里居然喜悦多过惊讶,一点愤怒的心情都没有。
    认为儿子想当厂长,这是有理想,追求上进。
    果然是宠儿子宠到没有原则。
    姑父黑着脸,翻了翻白眼,没有说话。
    就连本家大爷张英文,董家大爷董耀军,以及厂里的那些村民职工都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爸,我当然知道了!
    您别忘了,我可是从小就在家具厂里长大的!
    后来回到村里,您天天为厂里的事发愁,我看着心疼,就自己琢磨,如果我是厂长我该怎么干!
    结合咱们厂子遇到的情况,慢慢想着,想多了也就有了一些想法!”张俊平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
    这是张俊平的法宝,每次惹父亲或者母亲生气后,他就会带着一个乖巧的笑容,去讨好另外一个,准保顺利过关。
    “那你说说,你都有什么想法?”父亲颇为欣慰的问道。
    儿子知道心疼自己了,没白疼。
    哼!
    你们都说我这么惯儿子,将来有我罪受,看看,你们家儿子知道心疼爹妈?
    你们的儿子会替爹妈操心?
    你们的儿子会费脑子想厂子的发展?
    真不愧是我儿子!
    好样的!
    张英杰脸上写满了骄傲,看了自己姐夫一眼。
    董耀宗眯着眼睛,把头扭到一边,没有说话。
    今天妻侄的表现,也确实让他有些刮目相看。
    “爸,我一直在想,咱们的家具为什么卖不出去?
    咱们的家具不好吗?”
    “怎么不好?我做的家具,就是用一百年,也不会坏!”说到自己做的家具好不好,父亲那是满满的自信,挺起胸膛,大声说道。
    “是,咱们厂的家具都是极好的!
    这些桌椅,橱柜,都是真材实料,别说一百年,只要木头不腐烂,就是用一千年也没有问题!”张俊平小小的拍了父亲一击马屁。
    “一千年,有些夸张了!用个几百年还是没有问题的!”父亲高兴的笑着,嘴上确实很谦虚的说道。
    “爸,您太谦虚了,你做的家具,谁不说好?
    当年,地高官都表扬您做的家具漂亮结实!
    地委好多领导都指名要用你做的家具!”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还提他干啥?”张英杰得意的摆摆手。
    董耀宗很无语的看着张俊平父子两个在内自我吹捧,干咳了一声。
    说正事呢!你们吹捧起来没完了?
    董耀宗也很想知道,家具为什么卖不出去,“虎子,你继续说,咱们的家具为什么卖不出去?”
    “姑父,现在是什么时代?
    改革开放了!
    不再是以前吃大锅饭的时候了!
    以前是计划经济时代,现在是市场经济时代!
    准确的说,应该是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过渡时代!
    为什么卖不出去,为什么那么多厂子陷入困境?
    因为大家都习惯了等,靠,要,没有了上级交给我们的订单,我们自己就不知道怎么干了,不知道怎么去卖家具厂!
    还有,以前大家都习惯了,你欠我的,我欠你的!
    对回款,根本,甚至从来没有关心过!
    思想上抱着,反正都是国家的,肉烂在锅里!
    这么做,以前可以,以后不行了!
    我们必须要跟紧中央的政策,跟上改革开放的步伐,不然就只能像今天这样,家具厂解散,大家各自回家种地!
    咱们村的地也不少,回家种地,再养点鸡,养点鹅,养头猪,一年下来虽然没多少钱,但是总不至于饿肚子……”
    “少扯那些没用的!
    你就是该怎么干,别和我说那些大道理,大政策!”姑父黑着脸,不耐烦的打断张俊平的话。
    “一句话,我们自己找市场,想办法了解顾客需要什么样的家具!
    想办法把家具厂卖出去,并且把钱收回来!”
    “说的简单!大道理谁都会讲,具体该怎么做?
    我们怎么知道顾客需要什么样的家具?
    我们人生地不熟,出去两眼一抹黑,怎么卖?”
    “来,姑父,您来讲一段关于家具厂发展的大道理出来!”别人怕姑父,他可不怕,笑着怼了回去。
    曾经,上一世,张俊平对姑父很不满意。
    因为,要不是因为姑父的一个电话,他还是正儿八经的城里人。
    住的虽然没现在大,虽然也是平房,可也有三间房子。
    城里多好啊!
    就是因为姑父一个电话,父亲才会辞去城里的工作,回到农村,让他从城里的孩子变成了农村的孩子。
    所以,他心里一直都对姑父有怨言,加上姑父那张满是麻子的黑脸,张俊平对姑父自然也不怎么友好。
    “你小子找揍是吧?”董耀宗牛眼一瞪,挽起袖子威胁道。
    张俊平扭头就走。
    “你干什么去?”
    见张俊平突然转身往外走,董耀宗赶忙喊住他。
    “我去我姑家!”张俊平头也不回,拉开房门。
    董耀宗一听,顿时头皮发麻,这小兔崽子又要去告状。
    “老三,你赶紧把虎子叫回来!这说正事呢!”董耀宗只好像小舅子求援。
    “是啊!说正事呢,可是有人又是打岔,又是撸胳膊挽袖子的要揍人!”张英杰没有叫住儿子,而是幽幽的说了一句。
    一句话,怼的董耀宗说不出话来。
    其他人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就差拿包瓜子,搬个凳子看戏了。
    反正,小舅子怼姐夫,这都是长事了。
    “好,好!我不说话了总行了吧?
    你把虎子叫回来,让他好好说说,怎么了解顾客需求,怎么把家具卖出去!”董耀宗只好举手认输。
    摊上个伏地魔的老婆,他能怎么办?
    话又说回来了,要不是伏地魔属性,当初张英梅那么一个大美女,又怎么可能嫁给他?
    嫁给他为的就是为了大家都是一个村子里的,可以照顾年幼的弟弟(张英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