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作孽~

    “滚开、都滚远一点,不要阻挡了这位尊贵老板路。”

    几位哨卡的守卫,在嘴里大声发出了这样的斥喝声的同时,手里的武器也是不断的对外挥动着。

    在他们手上的动作,可不仅仅是装下样子而已。

    真要是被他们手上粗大的刀枪棍棒砸中,不死都是半残的下场。

    之所以这样,那是胡彪这货进入了小镇之后,立刻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就像是雪白大米饭中的老鼠屎一样,是那么的鲜明和出众。

    他一进入了小镇之后,就看到了一番迥异于昨晚的热闹景象:

    大群的有着众多种族特征的小盆友,正在镇中一条破烂的沥青路上打闹;他们清一色的光着身子,满身都是泥沙折腾的像个泥猴一样。

    他们一看到了胡彪之后,就一窝蜂的围了上来。

    纷纷的举起了自己黑乎乎的小手,大声的对着胡彪嚷嚷着:“老板!打发一点喏~”

    当然,在这个全新世界中的小盆友们嘴里,自然是不会吆喝出这种只有在现代位面的湘省地区,才会专属的独特地方语言。

    但话语具体的内容就是这么一个意思,也不需要更多的纠结了。

    讲真!这些异界小盆友有一个算一个,都是一副瘦了吧唧、营养不良的模样,身上还有着大大小小的脓疮,看起来还真有些可怜。

    只是以胡彪长年跑业务的社会经验知道,这种时候一定是不能心软。

    若是自己一时心软,给了其中任何的一个小盆友一点东西,那么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会惹上更大的麻烦。

    将会有更多人围上来,一直到自己施舍了所有的东西出去才行。

    好在几位狗腿子们也算给力,在他们近乎野蛮的驱赶之下,一众小盆友们纷纷的远离了一些。

    随后,在胡彪一路向着酒吧走去的时候,能发现道路两帮的低矮建筑中,有着众多窥视着自己的眼光。

    他们的主人,要么是衣衫褴褛的女同志,要么就是各种残疾的男人。

    不管男女,这些人都有着相同的特性:身体的骨架较大,但是皮包骨头的相当瘦弱,皮肤病相当的严重。

    在看向了胡彪的眼神中,隐藏着一丝丝受伤野狼一般的桀骜不逊和凶狠。

    莫名的,来自现代位面的胡彪有些忐忑了起来……

    将胡彪送到了酒吧门口后,几位拿着一截手纸小费的守卫们,在点头哈腰的感谢了一番之后,再度返回了小镇入口的哨卡处。

    与门口仅有的一位、有些眼熟的牛头人保安,微微的点头示意后,胡彪径直的走进了酒吧。

    按照天上的太阳方向来估计,现在应该是接近傍晚时分的样子,离着酒吧的营业高峰还有着不短的时间。

    因此在酒吧中只有着寥寥不多的两桌客人,正在小口的喝着颜色奇怪的酒水。

    同时,因为白天强烈的光线,让胡彪第一次看清了这间‘蜂蜜与美人酒吧’,看清了这个让他牵挂了一个白天的逍遥窟。

    一看之下,胡彪顿时就满心的失望了起来。

    主要是失去了夜色的掩盖之后,这间酒吧中的一切都太破了;破烂的桌椅等家具,破烂的装潢,就连地面上的地板也是坑坑洼洼的不平。

    唯一让胡彪心中庆幸的是,自己来这的目的又不是真要喝上一杯。

    划重点!他彪哥是来欣赏和研究艺术的,有关于异世界大床的艺术。

    估计是生意清淡的原因,此刻酒保老瘸子和几位女招待,都分别趴在桌子上打着瞌睡,没有发现大老板彪哥的到来。

    当胡彪注意到了大兔兔玛丽这个兔女郎,并没有在酒吧中后,感到了心中强烈的失落。

    而在这一路走过来的路上,原本就吐过一次的胡彪早就饿了。

    因此在进门之后,胡彪开口大声的吆喝了起来:

    “老瘸腿别特么装死了!大爷我又来光顾你的破酒吧了,赶紧将最好的食物和酒水拿出来,大爷肚子饿的厉害。

    还有大兔兔玛丽人了?我的宝贝,你彪哥我又来看你了,赶紧出来一起乐呵乐呵。”

    在胡彪的大嗓门吆喝下,老瘸腿瞬间就惊醒了过来。

    只是他在听到了胡彪嘴里吆喝的内容之后,脸色表现的有些奇怪。

    顿了一下之后,嘴里有些为难的说到:“尊贵的老板,蜂蜜和美人酒吧欢迎您的再次光临,最好的食物和酒水马上就给你准备。”

    “只是玛丽那娘们的话,这里我需要向您道歉一下;根据我们的调查,那娘们是一个混进小镇的盗贼,是一个心怀不轨的潜伏者。

    为了能从你这里得到一点什么,昨天晚上那个娘们无耻的袭击了你,并且带着你偷偷的逃出了苦水镇;幸好老板你没事,但是那娘们怕是没机会再陪你了。

    老瘸腿嘴里英语的语速很快,胡彪只能听懂了其中六、七分的内容。

    可在这以上的几段话中,他依然是听出了不少的有用信息。

    一直以来,胡彪那些怎么也想不通的疑惑,在这几段话中算是有了答案。

    原来自己是被玛丽那娘们打晕之后,偷偷的带出了小镇,并且应该是躲进了那个不大的山洞;机缘巧合之下,自己就不知道怎么的穿越了回去。

    自己才会是在穿越过来的时候,出现在了那个山洞里。

    而在自己晕倒之前,还缠在了身上的半卷手纸,估计是被那娘们给顺走了。

    问题是就算得知了真相,在胡彪的脸上依然是显露出了明显的失望表情:可惜了!那么特别的一个大兔兔,在现代位面这种极品又怎么是自己这种屌丝所能指望上的。

    胡彪脸上失望的表情,被一直盯着他的老瘸腿看了个分明。

    见状之后,老瘸腿连忙的说到:“尊贵的阁下,其实我们酒吧除了大兔兔以外,其他的女招待也相当不错的哦!

    那个高个娘们的叫做狼人琳达,看到那双大长腿没有?那可是相当的有劲;还有她旁边的那个狐人苏珊,不但是又听话、又温柔,扭起来可是跟小马达一样~”

    说着这些的时候,老瘸腿的手指头分别的指向了不远处的两位女招待。

    这些女招待们早在胡彪吆喝起来的时候就醒了,对于这位煤老板一般的大土豪,她们早就恨不得贴上来,从胡彪这个凯子身上弄点油水。

    如今在老瘸腿的介绍之下,她们哪一个不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纷纷摆出了一个个撩人的S型姿势,显摆着自己的优势和本钱;同时在眼波流转中的媚眼,那是一个又一个的飞了过来。

    实话说!这些女招待任何一个放到现代位面,都能称之为尤物。

    漂亮的脸蛋和火爆的身材,这还只是其中一个小方面。

    主要是她们在带上了狐尾、狼耳朵等种族特征之后,那种别致的风情对于胡彪这种首次得见的小青年来说,那叫一个相当的诱惑。

    虽然不是期待已久的大兔兔玛丽,换成了琳达和苏珊貌似也不错。

    没办法!谁叫他就是这么一个与人为善的年轻小伙了。

    于是,在胡彪矜持的微微点头后,两个恨不得扭的飞起的女招待热情的贴了上来;然后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之后,可怜的小青年胡彪又吐了。

    具体的情况,大概是这样的:

    在两位女招待刚贴上来的时候,立刻让小青年的鼻腔间,闻到了两股浓郁到极点的恶心气味。

    这一次穿越过来时候,胡彪可是一点酒都没喝,脑壳中那是一片的清明。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能清晰笃定这两位漂亮的女招待,上一次洗澡的时间,也许还是在半年之前那么遥远。

    那些远远看起来还白花花的纤细大腿,怕是用力的一指头下去,能搓出二两泥垢下来。

    除此之外,还有着一个个小手指大小的痤疮,现在已经到了化脓和腐烂的状态,流淌着些许黄色的恶心浓汁。

    这样一来,就算是一左一右贴上来的妹子再漂亮,那种触感再好,胡彪那也是过不了心中的那一个槛。

    拒绝吧、感觉亏大了,接受嘛、又实在顶不住那股味道。

    特么!这不是作孽么……

    要说妹子身上的体味,闻惯了农药味的胡彪还能顶住的话;那么当老瘸腿再一次将酒吧最好的食物,摆在了胡彪眼前的时候,小青年终于是顶不住了。

    借着白天良好的光线,他能看清碟子中昨晚吃过一次,感觉味道还不错的食物,居然没有一样是正常的。

    比如说:拳头大小,不过是用火烧掉了体毛的黑乎乎大蜘蛛。

    晒干了之后全身卷曲了起来,有着腊肉一样奇怪颜色的蜥蜴;它们巴掌大小的一个,三个就能摆满了一碟子。

    一想到昨天晚上,自己在大兔兔的撒娇、卖萌之下,居然是吃了好些碟子这些黑暗的东西。

    胡彪一把推开了身边的琳达和苏珊之后,稀里哗啦的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