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炼药修行

    一声经典的“啊打”声音出现之后,之后画面当中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背影,裸露精壮上身。
    单单就只是这样一个背影,就让陈希象完全确定是那个前世的“功夫片之神”了。
    那标志性的“蝙蝠肌”太有辨识度了。
    果然,在一阵片头曲出现后,画面中的男人转过了身,露出了面部。
    一双犀利、自信且带着三分杀气的眸光,好似透过屏幕,传达到了观众的面前,令人不自觉心脏一跳,然后赞一声“好惊艳”。
    李小龙归来……
    随着字幕打出这五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在这一刻,于全球至上,不知有多少看见这个预告片的全球华人观众,都鲜血沸腾起来。
    然而,龙虎山正一道观中的陈希象却陷入了沉思。
    他闭上眸子。
    玉碟也映照在了这具化身的意识当中,如同一幅画卷,更似水幕高悬识海。
    陈希象于意识当中询问:
    “我所在地球时空的李小龙不是在七十年代就已经去世,为何,这已经是二十一世纪,还会出现他?”
    并且,预告片中看起来,他才只有三四十岁左右。
    嗡~~
    玉碟显化古拙字迹,若水光流淌:
    “时空长河里每出现一个变数,原来的世界线流向便会改道,从而衍生出新的平行时空,每一个已知外的变数,都会造成一个可能中的平行时空诞生。”
    “时空里有无穷无量之可能,遂就有无穷无量之平行时空存在。”
    “道主所在的此方时空的任何变数,看似于宿主原时空所违背,但在时空变量当中,完全合理。”
    陈希象自语:“那么,影视片中的人物出现在这个地球上,也属于无数种可能中的一种了。”
    玉碟水光荡漾:“道主本身降临此方世界,便已经是最大的变数,从而引发一系列变数,便如许多世界晋升的过程当中,亦会有于幻想中降临的天魔妖孽等等阻止世界晋升,为同理。”
    总而言之,就是存在即合理呗。
    但既然有一部电影剧情可能发生在自己身边某些人身上,这个世界必然不止有一部电影剧情。
    还会有什么呢。
    那要靠自己好好探索了。
    离开之前,他在玉碟上再看了一下自己的状态。
    “道主分身:陈希象”
    “年龄:19岁”
    “修为:无(体弱)”
    “道统:无”
    “前生根脚:地球”
    “今生世界:平行时空地球”
    这是这具分身的状态。
    他的本尊还在青城山藏经阁中打坐呢,只是意识被临摹了一份,占据了这方世界身体的主导,待到功行圆满,大道玉碟可从分身上收回力量,回馈给本尊,如同鸣人的“影分身术”一般。
    分身修炼的效果,也可以叠加在真身的修为里。
    不过。
    这具分身的身体素质实在太差了。
    要开始修炼了。
    他睁开眸子,等待着老姐陈芷薇给自己准备的各种药物。
    五天后。
    他所要的所有草药和动物药,都分批次在五天内送来了龙虎山。
    “要自己做饭?”
    老天师听闻之后,皱眉不允:
    “你要吃什么,我让膳房给你准备便是。”
    “就你这身体,万一直接摔倒在灶台上,别把自己做成了饭。”
    陈希象嘴角一抖,好意他心领了,但那些固本培元的药方用量,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最后好说歹说,让清风道童在一旁帮忙,才争取来了伙房的使用权。
    万事俱备。
    当炊烟从伙房升起的这天起。
    他开始了在这方世界的修行。
    …………
    余一飞今夜正常直播,笑着和直播间的老爷们打招呼,他平常的直播内容很杂,几乎算得上多才多艺,又会唱歌,偶尔也播游戏,每隔几天还打几路天师太极拳,再加上处于龙虎山风景区,山清水秀,沾了不少道家香火气息,人设上营造出了飘渺意味。
    他人长得也帅,所以两三年下来,已经成了鲨鱼平台首屈一指的超级大主播,堪称“门脸”级的人物了。
    正和观众聊着天说着,他鼻子忽然嗅了嗅,然后面容无比恐怖,破音道:
    “我cao,旁边什么味儿?”
    “这味道也太恐怖了!”
    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东张西望,然后把直播换成了手机,道:“兄弟们,我被毒气袭击了……”
    他要出去看看。
    但也觉得这是个直播的看点,想看看是什么,所以换了手机。
    直播间的观众也凑热闹:
    “上次出去,碰见师弟差点猝死。”
    “这次不会是哪个师弟掉茅坑了吧?”
    道观有电灯照亮,味道是从厨房传来的。
    踩着青石板回廊小道,五月份的天气,也微微热起来了,有蚊蝇在电线杆上的灯泡上飞来飞舞。
    走近厨房之后,在余一水看到的同时,直播间的观众们也看见了:
    “嘿,又是上次那个哥们。”
    “这是在厨房做黑暗料理呢吧。”
    “我好奇究竟什么味儿,能让道长这么反应大。”
    余一水回了一下:“想知道的兄弟们,可以试试微波炉热榴莲,就明白了。”
    陈希象人蹲在伙房门槛上,一手端着一个青花瓷大碗,一手拿个勺子,将碗中类似黑泥般的东西,一下一下擓送入嘴中,抬头看见余一水,愣神之后,客气道:
    “余师兄来点?”
    余一水闻到这个味道,连忙摇头:“不不,我就算饿死也不会吃这种东西……”
    “唔唔……”
    他刚说话间,陈希象已经抓起一团黑泥送入了他嘴里。
    他半嘴巴张大,眼睛瞪圆。
    “……”
    整个人都石化了。
    直播间瞬间沸腾,如潮水般刷起了“666”“勇敢”“吃屎第一人”“道长牛比”“今天之后,谁敢说我道长不是鲨鱼第一人”。
    足足愣了三四个呼吸。
    “完了,道长被气傻了吧”
    “不说话了”
    紧接着,在镜头下面,余一水慢慢把嘴合上,眸子里流露出了奇怪的光芒,竟然开始一点点的发亮。
    陈希象问道:“味道怎么样?”
    余一水认真点头:“真香!”
    然后讨求道:“师弟,快,再来一口。”
    陈希象又抓了一把,塞了过去。
    又吃了一口,余一水满脸幸福,一肚子疑惑,激动感叹:
    “师弟,这玩意什么东西,怎么能这么好吃。”
    一瞬间,直播间飘起了无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