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残剑

    灯光遍布的客厅。

    极致刺骨的寒意与滚烫的炎热在不断对持。

    随着宋玉身体那灼热的温度化为一股股热流涌入丹田,整个客厅顿时被刺骨的寒意全部瞬间占据,阳台窗户旁的玻璃甚至于出现了透白寒霜。

    尚未等宋玉回过神来,那没有五官的诡异白袍便漂浮一闪。

    再次浮现时。

    便已赫然来到了宋玉的身前。

    无脸白袍那惨白毫无任何血色可言的双手指甲,犹如根根锋利的尖刺一般,竟然长达数十厘米。

    迅速一抓!

    空中便顿时响起来了一道道刺耳的破空声。

    “好快!”

    宋玉屏气凝神。

    不知为何。

    无脸白袍那极快的一爪,在他如今的眼里竟然变得缓慢了不少,就类似于慢放一般,使他有了足够多的反应时间。

    身子向后倾斜,便顺理成章的躲过了无脸白袍的攻击。

    紧接着。

    反击!

    宋玉不想坐以待毙。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么古怪的变化,但难得的天赐良机,他必不能放过。

    于是乎。

    就乎是凭借本能反应。

    在躲避掉了无脸白袍的攻击后,宋玉右臂一挥,手中握着的锋利苗刀便顿时砍向了眼前的无脸白袍。

    只是……

    在灯光下隐约闪烁寒芒的苗刀竟然诡异的穿过了无脸白袍的躯体,形同虚设。

    “虚化?!”

    宋玉瞳孔一缩。

    攻击落空,但那无脸白袍的攻击却是再次到来,只见那尖刺利爪携带着阵阵寒意在半空中诡异一拐,竟然以一种难以置信的角度袭击而来。

    “不好!”

    千钧一发之际。

    宋玉鬼使神差,下意识挥出了自己左手中握着的残剑。

    下一刻。

    只见半空一道淡淡的红芒闪过。

    旋即。

    嗤!

    一道类似于什么东西被放在滚烫砧板上被烤着的声音响起。

    与此同时。

    “傲哇!!”

    一阵阵极其诡异且刺耳的恐怖声音在偌大的客厅响起,也充斥在了宋玉的耳廓,使后者下意识捂住了耳朵,咬紧了牙关。

    当刺耳的声音渐渐消失后,宋玉这才抬头。

    然而他眼前所看见的一幕,却是让他稍微楞了一下。

    只因为……

    那无脸白袍不知为何,其腰间竟然被割出来了一大道口子,奇怪的是并没有任何鲜血流出,只有被割开的两侧伤口上有着类似于岩浆一般的东西在缓缓燃烧,慢慢的吞噬着无脸白袍的躯体。

    “这剑……”

    宋玉低头稍微看了一眼,便立即抬起了头。

    仅仅一眼。

    他便发现原本满是深沉铁锈的残剑,此刻竟然消散了不少,露出来了原本便雪白透亮的剑身。

    不用多想,宋玉便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于是乎。

    他趁着无脸白袍还在忍受那灼烧痛楚,急忙丢弃掉了右手中的锋利苗刀,转而右手持着那把只有一截的生锈残剑。

    “呼……呼……”

    宋玉大口大口喘息着。

    刚刚他差点又一次死亡了,若不是他发生了变化的身体驱使着他下意识做出了挥剑的动作,否则他又要出现在酒吧喝酒了。

    无脸白袍似乎并不能驱散残剑附带的灼热伤害,因此,它猛然抬头,明明没有任何五官的惨白面孔却给人一种极其恐怖的怒目感觉。

    这让与它正面对持的宋玉身体下意识一颤,忍不住发了下抖。

    呼!

    寒风凛冽!

    那无脸白袍竟然没有任何准备,便猛然冲袭了过来。

    这一举动导致它腰间的伤口加快了被灼热滚烫气息吞噬的速度,已经无限接近于上半身。

    “它想要同归于尽!”

    宋玉顿时便明白了它的打算。

    只是那无脸白袍爆发出来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即使他的身体发生了未知变化,但依然难以捕捉。

    “操!难道又要喝酒了?!”

    宋玉牙关咬紧,青筋暴起,面目涨红。

    他右手做出了挥剑的姿势。

    然而就是在这一短暂的刹那。

    在宋玉的感受中,时间流逝的速度似乎变慢了。

    [该练剑了玉儿。]

    [是是是,父亲大人。]

    同时。

    他脑海再次浮现出来了记忆画面。

    画面中“他”语气无奈,身着学院制服,显然是处于青少年时期。

    [这招流转月牙,玉儿你可要好生练。]

    [我说父亲大人,你中二其实没有问题,但你能不能有点自己的想象力啊?这“流转月牙”不是当下热播动漫中主人公的技能吗?你这样照搬合适吗?]

    记忆画面中,“宋玉”满脸无语的吐槽着,但他持剑的动作却还是做的非常完美。

    [放你他娘的屁!我怎么可能照搬?!这剑术明明本来就有的好不好!]

    [是是是,我知道了。]

    “宋玉”翻了翻白眼,显然不想跟自己的父亲多做争辩。

    [定观!存思!吐纳!]

    严肃充满威压的声音再次响起。

    紧接着。

    “宋玉”挥剑的姿势与当时的吐息方式被宋玉清晰的倒映在了脑海中。

    在他的感受中,时间在这一刻恢复了正常。

    “定观……”

    宋玉凝神静气,心静如水。

    视眼前袭来的无脸白袍如无物。

    “存思……吐纳……”

    然后……

    挥剑!!

    宋玉怒目圆睁,青筋暴起。

    哧!

    他原本恢复正常肤色的身躯突然爆发出来了一股股炙热乳白蒸汽,如炎炎夏日一般,瞬间升高了室内温度。

    而存在于他体内丹田处的道道温暖气流以极快的速度,涌入了他的双臂之中。

    下一秒。

    流转月牙!!

    宋玉因为紧咬牙关的缘故,导致牙龈出血,而他双手持剑对着袭来的无脸白袍就是一斩。

    哗啦!

    清脆的剑鸣声音震响。

    大厅内的半空飞溅出来了左右两道一米左右的刺眼银白月牙光芒。

    紧接着。

    嘶!

    犹如上等布料被什么利物切开的嘶声响起。

    只见无脸白袍的躯体被宋玉一剑斩成了两半,其被斩开的伤口处燃烧起来了灼热烈焰,正迅速吞噬着它的躯体。

    “傲哇啊啊!”

    无脸白袍张牙舞爪在拼命的刺耳嘶叫,然而却无济于事。

    不过区区一两秒。

    它的身躯便被滚烫烈焰燃烧殆尽,彻底消散在了客厅。

    “哈……哈……”

    挥出那一剑后的宋玉半跪在地砖,神色恍惚,在拼命大口大口喘着气,而豆粒般大小的汗珠则是顺着他的脸颊不断滑落。

    这一剑。

    几乎消耗掉了他所有的体力与那股温暖的气流,使他的身体处于一个极度疲累的状态。

    渐渐的。

    宋玉只感觉自己的眼皮如铁石那般沉重,甚至于双手中的残剑因为无力而脱落,掉落在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叮当撞击声音。

    “那是……什么?”

    迷迷糊糊中。

    宋玉只感觉自己的眼前好像浮现出来了什么东西。

    当他虚着眼睛,集中仅剩的精力仔细一看时,才发现那竟然是一块半透明的方框。

    只见上面写着。

    宋玉——

    武学:残缺内法心经(第三层)残缺剑术集(第二层)

    术法:无

    神通:无

    点数: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