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北境魔入侵

    Pia——

    霹雳迟缓地砸在地上,巨大的直径竟把方圆十数丈的土地砸出一个深坑。

    闫子陵一屁股坐在地上,半天都没缓过劲来。

    霹雳的确是冲他来的。

    他笃定正是八阵图下十七天魔妄图睁开禁制,才引起老天暴怒降霹雳警告他。

    要不然,闪电何其快也怎么可能慢吞吞地落下来?

    更何况天空万里无云怎么可能那么快聚集起闪电能量了?

    “修仙之路难道真的被堵死了?”闫子陵既不服也无奈地想。

    他此刻浑身没有一点力气。

    小战士跑了过来,看一眼劈歪了落在院子里的霹雳留下的尘埃泛起的大坑。

    奇怪!

    这小子炁气波动连他都不如,那肯定不是修仙强者。

    不是修仙强者当然不会渡劫啊。

    那怎么会有这么强的霹雳冲他落下?

    小战士挠头有些不太理解。

    主要是霹雳没劈在这人身上。

    闫子陵坐热炕般的坐在地上,看着毫发无损好像被霹雳特意让过的几卡车的魔兽皮毛,他甚至不想再靠近一点。

    有外挂,应该是老头送的那本书钻进体内形成一个诸葛八阵图的外挂。

    可这外挂他没法用,也不是没法用纯粹不敢用。

    稍微有点炁气涌入就会惊醒八阵图,八阵图一惊醒十七天魔就会觉醒。

    这要觉醒一次天劫揍他一次……

    闫子陵很怂地承认自己顶不住。

    巨大的霹雳引起物流公司全体人员注意。

    军士长飞奔着跑了出来,看到地上的黑洞洞的深坑,又看着坐在远处吓得小脸发白的闫子陵,他没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这小子该不会有别的特殊能力吧?!”军士长心里一跳,当即下了决心,把这小子留在运兵站,看他过几天还有什么表现。

    物流公司的人竟没有管别的,先跑过去看了一下魔兽皮毛。

    “还好物资没有损坏,要不然金城市场魔物皮毛短缺的缺口,可能要引起学生家长的投诉了。”看着像个经理的家伙念叨着连忙让人尽快卸货。

    闫子陵紧张地注意着,当他看到那帮人扛着皮子没有发现异常这才放心。

    军士长过来伸手把他拉了起来。

    闫子陵没有发现人家悄然又探察了他下。

    “还是没有炁气,甚至比早上虚弱得多,这不可能引来天劫的啊。”军士长心里奇怪嘴上问,“到底怎么回事?”

    闫子陵没敢全部说谎。

    他靠着军士长站着,注视着车上皮毛,半天才说:“我就是伸手一摸,感觉好像有很细的电流从手上流过,然后就差点被雷劈——魔物皮毛上还有炁气啊?”

    废话。

    “魔物虽然哪怕成长为魔将甚至魔王,智慧也比不过人类,但这玩意儿天生都有先天炁气,不用任何方式就能利用炁气,魔兵自己打造的武器都天然带炁气。对于人类而言能利用的只有魔丹,但魔物身体上带着的炁气,血液中骨头中皮毛上,都会残留很多炁气,这是人类暂时无法吸收的炁气,而且含量也很少,一车魔物皮毛,哪怕是魔将的皮毛也不如一个魔兵的魔丹,所以没人在乎这点,而且制作成皮甲之后,筑基修仙者也能很快化解这些炁气,所以也没人在乎皮毛残留那点炁气。”军士长狐疑,“你小子怎么能主动吸收那点炁气?”

    闫子陵当即一推三不知。

    他很诚恳地跟军士长商量实在不行还是别让他再碰魔物皮毛了。

    闫子陵自嘲道:“天生一个废柴还被老天特殊关照……”

    “那有可能是强行吸收炁气,所以才被偶尔经过……也不对,你小子就算是个中级修仙之人也没实力引来这么强的天劫,奇怪!”军士长挠着头,也只好让闫子陵先站旁边看着,他得打电话汇报一下。

    忽然,运兵站响起尖锐的警报。

    “走!”军士长一把拉起闫子陵撒腿就跑,“三级警报,这是哪里出现时空裂缝了啊!”

    这一下他完全释然了。

    拉着闫子陵一边飞奔他一边说:“时空裂缝才会有强大的炁气泄露,从而引来天罚,看来这事儿跟你小子没关系,只是天罚有点偏了而已,快走,马上会有大队军中强者路过,必须给他们准备好饮食武器,他们得尽快找到时空裂缝堵住大量魔物跑出来的途径,要不然,有三位数的魔物跑出来咱们这得血流成河。”

    难道魔物还有仇恨记忆吗?

    “八百年来魔族与人族鏖战不断,人族看到魔族什么态度,魔族看到人族就是什么态度。”军士长边跑边说。

    两人冲进运兵站,整个办公楼前已经聚集一大批人。

    有军人也有一般的普通人。

    军士长丢开闫子陵让他去跟那些群众站在一起,极快地叮嘱了一声注意那帮人的身份。

    “他们里头有从西域回来的,几天前天山有炁气波动,可能有魔物即将出现。里头也有几个国外回来的,特别注意点那几个人——还有,被你救的人里头,还有几个初级修仙高手,别被他们卖了。哦,你救的是一家三口,女人带着两个孩子。”军士长大概通报了下。

    闫子陵半听不听慢慢地走过去,他感觉身上的力气在极快恢复。

    魔族入侵了?

    时空缝隙出现了?

    他没能想出这个后果会是什么。

    “这边。”有人冲他招手。

    闫子陵还没看清楚是什么样子的人呢,办公楼顶一盏红灯疯狂地转动起来。

    呜——

    那声音很大而且极其尖锐节奏比刚才快了十倍还多。

    整个办公楼前所有人集体变色一起扬起脑袋向楼顶看去。

    这是几级警报?

    闫子陵靠近人群,看了一下刚才招呼他的那人身边只站着几个。

    别人怎么都尽可能远离他们呢?

    外国回来的还是那几个初级修仙之人?

    闫子陵想着军士长的警告,立即远离了那几个人一点。

    他向男女老少都有的几十个人靠近过去。

    “你好,这算几级警报?”闫子陵拉了一下一个“熟人”,刚才他得到的消息里有过,就是领着两个孩子的女人。

    她个头很高,在闫子陵熟悉的时空恐怕能去女排,那个头足足有一米八多,穿着表面看不出有啥科技进步的材料的衣服,倒是肌肤雪白身段苗条,她背着一个巨大的背包,背包上坐着两个两三岁的女孩,看起来是双胞胎呢,模样几乎找不出差别来。

    那女人一回头,闫子陵愣了一下。

    不是被惊艳,而是总感觉这是看一眼还想再看一眼的那种女人。

    她戴着一副金丝边框眼镜,细长的眉毛紧紧皱在一起。

    “闫先生。”她点头打过招呼,“嗯,谢谢。”

    这是感谢他救了人家三口。

    闫子陵讪笑,这是时空穿越的锅。

    “那个,贵姓?”闫子陵觉着既然认识了就应该打个招呼。

    女人道:“叫我萱蕚就好。”

    闫子陵点头:“宣……那个,女士,”他没觉着别扭,虽然明知比这女人大了一千多岁,他就想问,“这几级警报?”

    “七级,”萱蕚尽量控制但声音开始颤抖,“靠近八级的紧急警报。”

    很厉害吗?

    闫子陵奇道:“最高几级?”

    “九级。”萱蕚看了这小子一眼,眼镜下面有点疑惑,但也没隐瞒自己知道的,“只有魔将出现,才会拉响七级警报,”她顿了顿,乌黑的眼眸看着楼顶,无法控制的颤抖的声音说,“北境魔将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