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讨公道

    苏梅香听到这话,满脸的惊讶,“你们已经确定了吗?”她从心底里还是觉得传播流言的吕秀兰他们,压根没往冯萍萍身上想。
    宋君佑点头说道:“都已经确定了,我们亲口听到她承认的。”说着就将当时的情况说了一遍,不过也隐去了自己在暗中推波助澜的事情。
    苏梅香听过之后气得胸口起伏。
    “这个冯萍萍实在是太过分了,我们家秋玲对她那么好,她居然能干出这种事来,实在是条白眼狼,我就说她不是个好的,秋玲之前还不听信,好在现在她总算是看明白了。”
    说到最后,苏梅香直接说道:“既然冯萍萍敢做出这种事,就必须给我们秋玲一个交代。”以前面对吴荷花的时候,一只顾虑着她是丈夫的亲生母亲,所以不好说什么,可是面对外人的时候,她就没多少顾虑了。
    只不过以前的她也没和村里人起什么嫌隙,这次要不是冯萍萍太过分,她又怎么会去冯家讨公道。
    看到苏梅香要往外走,宋君佑直接跟上,道:“婶子,我和你一起去。”
    “好。”
    苏梅香气势汹汹的带着宋君佑直接去了冯家。
    冯母见到两人过来还有些疑惑,问道:“忠平家的,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咦……这个后生长得可真俊,他就是秋玲丫头从山上救回来的那个人吧。”说完还仔仔细细打量了宋君佑一眼,只觉得让人移不开眼。
    苏梅香什么话都没说,直接看向冯母问道:“冯萍萍呢,让她赶紧出来。”
    看到苏梅香这态度,冯母就知道这是来者不善了。
    不过苏梅香在她的认知中,一直都是一个有些软弱的人,不然的话也不会被吴荷花以及吕秀兰她们给压了这么多年,所以她完全没在意,直接问道:“忠平家的,你找我们家萍萍有什么事啊,你可以直接和我说。”
    看到冯母敷衍的态度,苏梅香不由挑了挑眉,随即说道:“你还是让你家女儿赶紧出来吧,我有些事情要好好和她说道说道。”
    “忠平家的,你和我说也是一样的。”
    苏梅香见冯母不为所动,直接往里冲了过去,打算将冯萍萍给揪出来。
    “哎……哎……你们这是干什么。”冯母不妨苏梅香会这么横冲直撞的,赶紧跟在后头拦了一拦。
    而冯萍萍早已经听到了前面的声音。
    此刻她心中正恼怒着呢,被秋玲打了两巴掌的脸蛋已经完全肿了起来,看到镜子中自己的样子,她都有些害怕会不会破相,现在苏梅香居然还好意思找上门来,因此直接气冲冲的出来了。
    “婶子,你看看我的脸,都是让秋玲给打的,我还没找你们去说道说道呢,结果你们却找上门来了,秦秋玲呢,让她赶紧出来,我要她给我赔偿。”
    冯母看到女儿的脸倒是悚然一惊,刚刚女儿回来的时候捂着脸,她也没注意看,如今这脸蛋完全肿的像猪头一样。
    这下子她心头的火气也上来了。
    虽然她平时更关注儿子多一点,但女儿也是亲生,哪可能一点都不关心呢,所以看到女儿这样,她满是恼怒的看向苏梅香说道:“忠平家的,你们家这是什么意思,打了我女儿你却还急匆匆的跑上门来找我们算账,这件事你要是不给我说清楚,今天就别给我走了。”
    苏梅香看到冯萍萍这样,只觉得一阵解气。
    “冯萍萍,村里那些污蔑秋玲的流言都是你给传出去的,你这是想要毁了我们家秋玲啊,所以就算秋玲把你打的半死不活,那也是你活该,今天我还想好好的问你,你为何要这么对我们秋玲,秋玲对你掏心掏肺的,结果你却是这么回报她的,还真是让人寒心。”
    冯萍萍听到这话,眸光闪了闪。
    不过她还是一口咬定的说道:“我没有,你们这是在污蔑我,平白无故的把我打了,如今还想往我身上泼脏水,没有这样的道理。”
    看到冯萍萍到现在还否认,苏梅香气的不行。
    “好啊,事到如今你还不想承认,哼……别以为这件事情就能这么算了。”说话间,苏梅香直接开始砸起了东西。
    只要一想到女儿因为流言的关系,以后可能都找不到什么好对象,她就觉得把整个冯家砸了都不能解恨,名声对女人来说太重要了,婚姻更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而那些轻飘飘的话说不定就会毁了一个女人。
    “好你个苏梅香,你快给我住手。”
    冯母看到苏梅香的动作,直接扑了上去。
    宋君佑见状直接上前将冯母给挡开了,随后神色冰冷的看着冯家母女俩。
    冯萍萍看到苏梅香这样,也满是惊讶。
    她没想到苏梅香还有这么彪悍的时候,不过很快她又满是恼恨,这苏梅香在家里的时候只会被婆婆和弟媳妇欺负,结果却到他们家来逞威风来了,因此她也不管不顾的上前去帮忙。
    宋君佑轻轻松松的就将两人给推开了,而且还不着痕迹的戳了戳冯萍萍的后背,不过混乱间,也没人注意。
    等到苏梅香把冯家砸的差不多之后,她才停了手,随后看向冯家母女俩说道:“这件事情不会就这么算了,我要你们当着村里人的面,把话给我澄清了。”
    冯萍萍却是满脸怨恨的看向苏梅香说道:“这有什么好澄清的,难道你们家没有给秦秋玲相看那个叫什么胡存文的男子吗,更何况你身边这男子也和秦秋玲有一腿吧,不然的话他干嘛这么护着你们,秦秋玲自己德行有亏,居然还说我传播流言,就算那话是我说出去的又如何,我只不过是向其他人陈述事实罢了。”
    听到这话,苏梅香冷冷的说道:“你自己思想龌龊,所以把别人也都想的那么龌龊,现在我也懒的和你废话,赶紧和我去村长家,我们把这件事好好的说一说,该解释的你们就给我好好解释。”
    秋玲可不知道她们离开家里之后还发生了这么多事,此刻她正和卫凤一起到了镇上。